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语库

不要吸哪里了不要塞小说,是不是没搞你又痒了吧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14 14:46:27浏览:0分类:流行语库 宝贝

    上菜的丫头们却显然有些喜出望外,一个一个笑得比花儿更灿烂,很快就把这话传到小厨房里,玉枝激动地捏勺子的手都在颤抖。

    李元歌是没瞧见她们喜极而泣,原地转圈儿的模样,不然一定觉得自己从此以后就是没人疼爱的小可怜了。

    两个人对面而坐,玉露规规矩矩地站在陆绪身后,举手投足间皆是小心谨慎。

    玉珠虽在她身后,紧张更甚,话都没敢说一句,只顾低头布菜。

    想起往日吃饭时有说有笑的场面,眼前这要命的拘束,尴尬,让李元歌食之无味,用了一些就放下了筷子。

    两个丫头是知道她的,就这么几口肯定吃不饱的。

    只当她是当着陆绪的面儿矜持些,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彼此,微微别开身子心照不宣地笑了。

    陆绪也用得不多,他吃饭时慢条斯理的,也不说要吃哪个,碗里有什么就吃个干净。

    瞧她不吃了,也就叫玉露停了。

    丫头们很快进来,将桌上饭菜撤了下去,两个丫头奉了茶来,李元歌只好陪着他坐着喝茶。

    陆绪也不说话,也不提要走的事儿。

    李元歌等得心里着急,却又不能直接开口撵他走人,只能转着手中茶盏,暗搓搓磨牙:这人跟这儿玩一二三木头人呢?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屋里静得出奇,桌上香炉里袅袅起着淡紫色的烟雾,萦绕在李元歌周身。

    这香本就有安神的作用,再加上她一直习惯午睡,吃了饭到了平常的点儿就睁不开眼睛。

    这两天忙忙活活的,昨儿更是为了看话本子很晚才睡,早起又慌里慌张去了账房,更是精力跟不上,这会儿已经有点儿迷糊。

    她坐在桌前,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搭在茶杯沿儿上,渐渐地就要睡着,脑袋有一搭没一搭得点着,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陆绪将她这模样看在眼里,只觉得莫名可怜,见她脑袋越来越低,就要磕在桌沿儿上,沉沉地说了句:“困了?”

    “啊?没……夫君喝茶。”听见声音,李元歌这才清醒了一些,下意识摇了摇头。

    见她如此,陆绪只是轻轻一笑,放下手中茶盏站起身来:“困了就往里间去睡,我书房去了。”

    李元歌原本还不清醒,听他说要走,立马精神了,作势就要起身送他。

    “没那么多规矩,你是我明媒正娶之妻,往后里里外外都是你做主,你要如何就如何,随你高兴。”陆绪制止了她起身行礼的动作,走到她面前郑重其事地说了一句。

    李元歌不妨,对上他满是真诚的目光,一时愣住:我是谁,我在哪儿,他在说什么?

    原地凌乱的李元歌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过着他刚才的话,好半天才回过味儿来。

    他是说,只要我高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我要是一把火点了这太傅府,是不是也行?”脑袋一时转不过弯儿来,李元歌直愣愣问出这么一句来。

    问完了,才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我他么在说什么啊?他不会以为我是个傻子吧?

    本着不能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傻子的宗旨,李元歌呵呵一笑赶紧给自己找补:“呵呵……开玩笑,开玩笑。”

    “你若觉得这宅子不如意,换一处你喜欢的也未尝不可。”陆绪却丝毫不意外,面不改色地接了一句。

    这莫名其妙跑偏的剧情是什么鬼?

    还有这突如其来的宠溺感,是怎么回事儿,这男人本来就长得好看,这笑容,这语气,妈妈呀,谁来救救我!

    “如意,特别如意。”李元歌觉得情况不太妙,只好装模作样地打个哈欠,“那啥,我困了,先睡了,睡了。”

    也不管他如何,李元歌站起来就往內间跑,好像身后有头狼追着一般,掀得珠帘刷拉拉一阵响。

    陆绪转身看她一溜烟儿就没了人影,又不觉想起书页上画着的脚下踩着两团火的小人儿,强压着笑意转身朝着条案走过去。

    李元歌却顾不上管他走不走,进了內间扑倒在床上,反手拿锦被将自己蒙着头装鸵鸟。

    直到玉珠进屋来叫她,锦被仍未从头上取下来,闷闷地应了一声:“这儿呢!”

    “咱们该往账房去了,不然姨娘回来,还要罚的。”玉珠上前来抱走了锦被,见她脑门儿上细密密的汗珠儿,有些不明白,“天儿也不冷,怎么还蒙着头睡着呢?”

    想起刚才的丢脸事儿,李元歌忙摇了摇头,翻过身坐起来就岔开了话题:“快走快走!”

    来时玉珠已做足了心理准备,谁知道这人却一反常态,叫都叫不住,心里头别提多纳闷儿了:怪了,怪了!

    玉露也没料到她出来的这样快,见她发丝有些凌乱,笑着上前来为她整理着:“夫人守得云开,福气都在后头呢。”

    “什么都没有,你别瞎说!”李元歌总觉得这话听上去怪怪的,又见她笑得一脸暧昧,这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忙打断她这危险的念头。

    无奈,不止她不信,还加了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玉珠,两个人嘴上虽然顺着她,可那眼神儿分明实在脑补什么。

    李元歌只觉得一口老血梗在喉间,也懒得搭理她们,抱着手走得飞快,远远地将两个人甩在身后。

    两个丫头紧赶慢赶到了账房,见她已坐在案前闷头写写画画,又是相视一笑,意味分明。

    后晌,李元歌的效率格外高,老老实实的,倒是叫两个丫头很不习惯。

    “夫人,歇一歇吧,茶点都搁在桌上了。”一个多时辰她都没动窝,玉露有点儿着急了,茶水点心摆了很久都不见她抬头看一眼,只好上前去笑着请她。

    玉珠哪里见过她这么用功的时候,也忙跟着帮腔:“有夫人最爱吃的桂花糖糕呢!”

    其实李元歌早就不气了,不过是想吓唬吓唬这两个小丫头,又听说有桂花糖糕,更是心生动摇。

    可又想叫她们往后长个记性,不然可有得笑话呢!

    所以面儿上却不为所动,头也不抬只顾翻账本儿,两个丫头只好暂且作罢。

    又是小半个时辰,玉露开始着急了,重又烹了茶来请,说话时语气更软了几分:“都是奴婢们不是,无端胡说,夫人若是当真生气了,要打要罚,奴婢们都心甘情愿的。”

    “奴婢们认罚,夫人就歇一歇吧,这样下去是要累坏的。”玉珠也忙停了手中墨条儿,赶紧表态。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要当真要跪,李元歌装不下去了,抬眸看着她二人一脸严肃地问:“往后我说的话,信不信了?”

    总算是有了反应,两个丫头心中一喜,双双点头:“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奴婢们往后再也不敢胡来了。”

    “哼,那就饶了你俩这一回,要是下次再不听我说话,自己脑补些有的没的,看我不挠你俩痒痒!”两个丫头竟不约而同地举起手来做发誓模样,李元歌没忍住笑了。

    她一笑,两个丫头心中的大石头就落下了,齐齐保证往后绝不再犯。

    玉露忙叫她去用点心,见她摇头,一张小脸又皱了起来:“夫人还是生着气呢!”

    “没……就剩一点儿,等我弄完了再吃。”怕她不信,李元歌赶紧提起所剩不多的账本儿来让她瞧。

    这才让她打消了心中担忧,乖乖点头又将点心收起来,扭头瞧见院子里的樱桃树上结满了红红的果子,招呼一旁捧着脸发呆的玉珠,两个人一同起身去瞧。

    最后一页最后一列最后一个,核对无误后,李元歌两手将账本儿轻轻合上,在上头拍了拍,两手交叉背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两个丫头正巧摘了满捧的樱桃回来,玉珠献宝一样拎着裙子跑到她跟前去:“夫人瞧瞧,这樱桃好不好看。”

    “晌午我就盯上了这树樱桃,倒是叫你们两个捷足先登了,我尝尝甜不甜。”瞧她欢快的模样,李元歌笑着捏了两颗丢进了嘴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不要吸哪里了不要塞小说,是不是没搞你又痒了吧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