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语库

局长揉搓少妇人妻_男人和女人晚上污污的app_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15 08:01:49浏览:0分类:流行语库 局长,人妻,少妇

本文是关于局长揉搓少妇人妻的最新文章以及我把寡妇日出水好爽精彩内容充分展示局长,人妻,少妇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搓粉抟朱,痴云腻雨不乏春风一度的情感往事

自从他的腿瘸了后,这是他第一次正式参加校运会。

开幕式到了后期,江酌前面的男生都已经看倦了,疲疲地撑着脑袋打呵欠。

江酌仍一脸兴致勃勃地仰着头看后面班级的表演。

文学

原来开幕式是这样的,真的那么热闹,每个班级都有表演。

他反复回味了几遍,忽然又紧张起来,也不知道走得好不好,会不会有人在底下偷偷笑他?

评委老师会觉得奇怪吗,会影响他们班的评分吗?

江酌心里七上八下的,他那时确实有点紧张,毕竟面对着主席台,抬头的时候,他似乎看到台上的其中一个老师对他笑了一下。

他摸不清,那笑容没有异样感,像是鼓励。

在江酌忐忑不安时,姜灵来到了他身边。

一个圆滚滚的胖壶滑进了他怀里,抬头一看,姜灵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放在他眼前。

【我要去检录了,帮我保管一下,可以吗?】

不等江酌开口,她转身下了台阶。

.....他还没答应呢。

江酌有些无奈地抱着怀里的水壶,壶身是淡蓝色的,上面印着一只小熊,壶上还连着一条用来挂脖子的绳。

女子八百米要开始了吗。

江酌第一时间想到了孙温怡。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开跑,江酌四处张望了一下,没看见孙温怡的身影。

孙温怡站在检录处,等会儿就要上跑道,她是第一场开跑的,和她同班的姜灵也在检录,不过她是第二场。

姜灵看上去似乎一点都不紧张,周围有不少路过的男生偷偷回头看她。

一群女生走过来给孙温怡打气,她牵牵嘴角,心里只觉得烦人。

不就是个八百米吗,好歹她中考体考也是满分的人,这群人也太小瞧她了吧?

孙温怡的目光越这群女生,在检录处附近荡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看见魏青天。

她假装俯下身系鞋带,没让大家看见她脸上的沮丧。

那家伙,还在生气吗。

比赛开始了。

孙温怡收拾了一下情绪,走到第三跑道,忽然,她听到旁边有人大喊。

孙温怡,好好跑!”

她回头,看见了站在人群最前端的魏青天,怔了一下,随后露出平日里的自信笑容。

一场跑完,孙温怡拿了第二,她冲到终点,一大群人围上来替她贺喜,帮她顺气。

孙温怡大口喘气,没想到将近半年没跑体力就差成这个样子。

周围人声嘈杂,她拨开眼前的一行人,有预感似地抬头,果不其然看见了前方的魏青天。

他走上来,旁边一群人知趣地散开,走时脸上挂着八卦的笑。

孙温怡原本红彤彤的脸蛋又添了几抹红晕。

魏青天挠挠头,似乎不知道怎么说开场白,最后皓齿一露,递给她一瓶水。

还挺不赖的。”

哼。”孙温怡接过水,嘴角偷偷上扬。

*

第二场轮到姜灵,她一脸淡定地走到相应的跑道上,见她细胳膊细腿的来参加长跑,有几人面露诧色。

姜灵浑然不闻外界的杂音。

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终点。

枪响后,惊呼声掀起一波,姜灵起跑速度比大部分人快,保持在第二,大半圈之后,第一那人有些懈力,身后的人渐渐追上来。

姜灵降速跑在第三,大本营里由蓝山带头,众人嘶声力竭地在喊加油。

一圈跑完。

姜灵一直保持在前三,忽然她开始提速,没一会儿超了第二。

姜灵牛逼!!”蓝山激动起来,猿猴似的捶胸顿足。

和第一僵持了一会儿,拐弯后,姜灵终于甩开了她。

二班全体起立,瞪大眼睛。

姜灵最后半圈,几乎是以领跑者的姿态,撂开第二名一大截,直奔终点。

第一名!

二班集体欢呼鼓掌。

姜灵踏着有些虚软的步子慢慢往前走,八百米对她不算是挑战,毕竟她可是参加过省里比赛还拿了奖的人。

大本营的人正在陆续往终点这边赶。

姜灵看见了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江酌站在最边缘,似乎马上就要和旁边的小树合二为一,他手里抱着姜灵的水壶,面对来往的人群,眼神越发畏缩,看上去像个没人要的小孩。

姜灵穿过无数人向他走去。

她以为江酌不会来,上一场是孙温怡,她觉得江酌应该会留在大本营。

一双白紫相交的运动鞋进入他眼帘,江酌抬头,看见一脸红扑扑的姜灵。

配上脑袋上那两颗丸子,真的挺像小哪吒。

她接过水壶咕嘟咕嘟喝了几口,嘴唇红又润,双眼亮盈盈地看着他。

跑步不方便带本子,但姜灵还是揣了根笔在袋子里,她索性写在手背上。

【你怎么来啦?】

她歪着脑袋,满脸笑意。

江酌被她看得不自在,眼神无处可躲,最后用不确定的语气回答她。

不是你说......给你加油吗。”

姜灵转转眼珠。

【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

你开跑前。”江酌回答得很老实。

【第一场没来吗?】

姜灵轻轻磨着鞋尖,笑容浅浅的。

......没。”江酌眼神困惑。

姜灵心情无比舒畅,朝他粲然一笑。

身后蓝山带领一群人跑来,他一把捏住姜灵的肩膀疯狂摇晃,语气激昂:姜灵!你是第一诶!第一第一!”

看着班级的人不断涌上来,江酌慢慢抽回视线,沿着边缘一跛一跛地离开。

姜灵跟一群人笑着应付了一会儿,回头发现江酌不见了。

她接过田淼淼给她送来的小包包,翻出本子。

【我去上个厕所。】

姜灵远远地看见江酌瘦薄的身子晃来晃去地走出田径场,她一路小跑,跟上了他。

江酌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下意识避开身准备让行,没想到是姜灵,她像个小兔子似的忽然凑到他的肩旁。

他一下站不稳,姜灵手快地扶了他一把。

见江酌站定她又迅速收回手,乖巧地走在他身畔。

江酌没抗拒,瘦削的肩膀一摇一晃。

姜灵眨眨眼,悄悄靠近了点。

俩人的肩膀猝不及防撞了一下,江酌反应迅速,往旁边挪了一步。

没一会儿,他感觉姜灵又凑上来了。

江酌皱着眉,默默往旁边移了移。

……

江酌心里有些苦闷,他怀疑姜灵是不是螃蟹吃多了,怎么走路都是横着走的?

*

夜晚,江酌缩在被窝里,手机屏幕的光打在他的脸上,明暗交错。

和麻雀”的聊天界面还停留在上次喜欢谁”的话题上。

已经好几天没有和麻雀”联系过了,也不知道她最近过得好不好。

他转了一个身,脑袋躺在枕上。

说起麻雀”,算是比较奇妙的缘分。

小升初后的那个暑假,一个巨大的意外导致江酌的右腿轻残。

往日阳光开朗的性格一去不返。

几乎是一瞬间,他整个人枯萎了。

很长时间,江酌都不爱说话,见到尖锐的东西就拿着往手臂上割,被制止了只是哭,小声地啜泣,然后就是整宿整宿地失眠。

江酌四年级时,江寓林在家里装了台电脑,平时用来查资料,江酌也会拿来打游戏。

一个月后,已经意识到自己永远没办法恢复的江酌慢慢冷静了下来。

十二岁的少年脸上挂着两条泪痕,操纵鼠标划拉着列表,把小学同学一个个删除,最后,他发现有个陌生号静静躺在他联系人里面。

这个昵称叫麻雀”的用户,头像却是用粉色的卡通兔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加的,也没备注,他一点印象都没。

江酌点开这个卡通动漫头像,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既然不认识,是不是可以把他的烦恼告诉这个人?

也不管账号对面的人是男是女,有多大,在做什么工作,账号是否还在使用,江酌敲着键盘,把自己心中的郁结变成一个个字符,通通发了出去。

过了一个星期,对面都没有回他。

江酌想着,或许这个号已经被遗弃了。

这下他更加放心,每天都对着这个空号”发一大段文字,他把麻雀”当成了树洞,发泄自己心中的压抑,倾泻日常生活中遭遇的不快。

又过了一个星期。

对面忽然回复了。

【你好,我叫麻雀,你叫什么呢?】

江酌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给自己编了一个代号似的名。

【我叫……豹。】

对方打字很快。

【我十三岁,在读初一,很高兴认识你,你呢?】

【我十二岁,马上就要上初中了。】

就这样,江酌和这个比自己大了一岁的女孩成了网友,他们越聊越熟络,分享彼此生活日常。

靠着和麻雀聊天,他捱过了那段最痛苦的日子。

他们没有发过语音,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姓名,却无话不谈,无所不分享。

两颗幼小的心灵跨越千山万水,隔着电子屏相互取暖。

一来一去,就这样持续了三年。

*

江酌的手指在输入法上徘徊了一下。

【豹】:你呢,你在学校有喜欢的人吗。

发完后,江酌又觉得自己太唐突了,有些后悔。

没想到对方很快回复。

很简短的一个字——【有。】

江酌好奇了,事实上麻雀很少跟他讲过感情方面的事,平时她都是以一个姐姐的姿态,热衷开导他。

虽然偶尔也会有小女生的抱怨,例如讨厌下雨,讨厌英语课。

【豹】:你喜欢他多久了?

【麻雀】:六年了喔,但他是个笨蛋。

六年,江酌吃惊,心算一下,岂不是从五年级就开始了。

【豹】:从来没听你说过,那你跟他告白了吗?

【麻雀】: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不记得我了。

江酌抠着手机边沿,觉得麻雀和他在感情方面可悲的相似。

都是看不到尽头的暗恋。

【麻雀】:但没关系,我迟早会让他喜欢我的。

麻雀比他性子直,更外向,看着她的宣言,屏幕外的江酌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他也有这种勇气?

*

大课间,姜灵学累了趴在桌上小憩,江酌还在旁边写题。

不远处传来几个女生的调笑声。

温怡,下周你生日,想好请我们去哪儿吃饭了没?”

一群讨厌鬼,礼物拿来再说。”

礼物当然会有的啦,不过你期待的应该不是我们的吧?”

烦不烦啊你们,快走开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局长揉搓少妇人妻_男人和女人晚上污污的app_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