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语库

酒吧怎么睡女营销 男人最敏感的部位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19:07浏览:0分类:流行语库 宝贝

    江心头一次坐公务舱,比经济舱贵两千,候机室明亮干净,有免费的饮料水果,机上提供的餐食更好吃,座位一米七的个子也可以伸直腿。

    有钱就是好。

    江心趁着落地还没下飞机,自拍两张,喜滋滋地发小红书。

    这是她的特意开的账号,为了记录新生活。

    知道她从首都搬到余安的不超过三个,一方面是朋友太少,微博和朋友圈都不是她的法外之地。

    一方面是流言蜚语会太多,老胡同串子里的人,大多像她爸那样,对住在这里有自豪感,打死不离开。

    江心没有这种情感,她觉得自己首先得快乐地生活下去。

    陈秋云——她的好朋友之一建议她在二环买套小户型,装修后手里的钱还够还六年贷款。

    只要她按照这个趋势996下去,不到六年自己就能还上贷款,到时候小房换大房,完美。

    而这个的前提,是要再996个几十年。

    江心听了就连连做噩梦,手摆得比陀螺还快,第二天就忙不迭撤离。

    此刻她站在余安的土地上,多少有点迷茫和不知所措。

    贸贸然换一个城市生活真的是对的吗?

    她的余生真的可以在这里找到安稳吗?

    江心找不到答案,她拉着箱子去打车。

    路程有大半都是走机场高速,司机可能以为自己开的是飞机,时速快到车轮都要飞起来。

    她默默拉住扶手,以为自己第一天就要命丧余安。

    下车的时候胃里翻滚,吐了。

    幸好她即时扯了个袋子,否则只会更尴尬。

    江心带着狼狈在酒店办理入住,顺便问一下包月的价格。

    国庆刚过,旺季消退,她在网上定的江景房每晚只要四百多,包月的话打完折只要八千。

    只。

    江心飘了,她觉得还是克制一下自己,礼貌回复:“好的,我再考虑一下。”

    她的房间在四楼,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江。

    作为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江心对江河湖海等都有强烈的好感,可能和她本人的姓氏也有关。

    她坐在飘窗上欣赏了一会,对着镜子补妆,把针织衫脱掉。

    两地的温度差了五六度,一个已经靠近秋天,一个还在夏天尾巴徘徊。

    江心下楼先买杯奶茶,咬着吸管,路过每家房产中介都停下来对着玻璃上的传单扫视。

    来之前她也查过,余安虽然是省会,房价总体来说不是很高,郊区一万,市区两万,学区三万的水平。

    她的打算是全款买套市区小户型,买辆车,装修好能剩个小一百万,再找份双休朝九晚五的工作,工资低点不要紧,收入加理财就够她生活的了,她的消费一向也很低。

    街头晃到街尾,江心对这座城市有初步的印象。

    她随便进家街边小店,点一份牛肉米粉,一边吃一边刷手机——房租买卖租赁App。

    吃到一半,她把手机搁在桌上,掀开辣椒粉盖子预备再来一勺。

    一直被她忽视的拼桌男突然发言:“你找房啊?”

    江心看了一眼亮着的手机屏幕上,app的页面格外明显,点点头。

    不想跟陌生人做太多交谈。

    谁知拼桌男掏出工牌晃两下:“找我啊找我啊,我给你推。”

    中介做到这份上,吃饭也不忘业务,还怪敬业的。

    江心这才认真打量他,刚成年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天天在外面跑,皮肤有些黝黑,一张嘴一口大白牙,右脸有个酒窝,笑起来像邻家弟弟,让人想薅一把他的杂毛。

    长得好看的人有优待,江心辣椒粉倒进碗里搅两下:“我还没资格呢。”

    她还没办落户,本地政策,本科毕业可以办户口,有户口马上能买房,不然就要交两年社保,她等不起。

    说实话,在放弃首都户口这件事上,陈秋云一直劝她。

    但江心自己看自己很清楚,她的人生目标就是做条咸鱼,还不如快速离开竞争圈。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

    一个合格的中介,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姐,你是要办户口吗?我这有代办,很快的,一个礼拜就能下来。”

    江心自己了解过,代办适合那些在外地生活的人,花几千块解决事情,但她人都到余安了,显然没必要。

    摇摇头:“不用,我自己办。”

    中介:“那咱们加个微信行吗?你要买房的时候可以联系我,余安就没有我不知道的小区。”

    一般中介都爱这么讲,江心随口问:“合家欢你知道吗?”

    她的想法是买新一点的小区、小户型、高层,最好带学位,在三手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

    本来江心对学区是没什么执念的,但她卖过一次房,整个人都被市场重塑了。

    有这几点要求在,她可选的小区其实不太多,合家欢就是其中之一。

    中介:“姐,你想买小户型吧?合家欢的一室一厅户型都比较正,我现在手上好几套都是明厨明卫,缺点就是三梯十六户,一层楼住的人太多,租客也多,自住的买家都不太喜欢。”

    还真知道。

    江心来了兴趣,点开二维码:“你扫一下吧,晚点我把要求发给你。”

    中介:“好嘞姐,您怎么称呼?”

    江心:“别管我叫姐了,你多大年纪?我姓江。”

    中介:“二十五。”

    江心:“我比你小。”

    她今年才二十二。

    中介尬笑两下,其实叫“姐”主要为了称呼,总不能上来就管人叫妹妹,多少有点轻浮。

    江心看手机。

    【XX地产——程文东请求添加你为朋友】

    她按通过,扫墙上的码付款:“先走啦,再见。”

    程文东马上改口:“好,江小姐慢走。”

    江心走得也不远,面馆出来拐过红绿灯,就是她看中的小区之一。

    保安管理不严格,不用刷卡就可以进。

    考虑到独身居住,江心在它后面打叉,但还是进去看了一下。

    六栋楼,有三栋的门禁都是坏的,再打叉。

    从小区出来,江心在小卖部买了根烤肠,顺便跟阿姨唠了一会。

    得知去年小区发生过火灾,消防通道被堵差点出大事。

    这下三个叉,没什么好说的了。

    人无完人,房子也没有完美的。

    江心可以接受小缺点,但这种坚决不行。

    如果说她早上出机场的时候还顾得上茫然,那么一天下来已经逐渐胸有成竹。

    从另一方面来说,她今天巧遇的程文东也是一大助力。


当前tag:

以上就是酒吧怎么睡女营销 男人最敏感的部位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