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语库

篡改常识的系统txt_文枫干柔佳君雅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10-13 16:40:14浏览:0分类:流行语库 宝贝


  “怎么会?我们才重逢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我让顾念给你输了血。不用谢她,这是她欠你的,你就好好休息吧。”沈钦寒见他的小瑾这副虚弱的样子简直心疼的心都要碎了,恨不得能替她受了这苦。

  “啊!这怎么行,顾小姐不是原本就受伤了吗?怎么能让她给我输血呢?钦寒,顾小姐没事吧!不行,我要去看看她!”说话间,宋瑾挣扎着就要下床。可是撑到了腹部的伤口,又吃痛的跌坐回了病床上,脸色霎时变得苍白无比。

  沈钦寒看她这副模样简直心疼的不行,自己的小瑾怎么可以那么善良。那个贱人都这样对她了,她还那么关心她,顾念那个贱人何德何能!

  连忙扶着宋瑾躺下,又柔声安抚着,“你别着急,我带你去看她。你放心,那个贱人命大着呢,死不了。”

  宋瑾见状,在心里得意一笑。面上却丝毫不显,焦急的催促着沈钦寒带自己去看望顾念,那模样还真是让人觉得她把顾念当作了救命恩人!

  沈钦寒无法,只得把宋瑾从病床上抱起,放在轮椅上,把她送到顾念的病房里。

  “沈先生,你来的正好。这是顾小姐的检查报告,她怀孕五周了。还有之前顾小姐失血过多,胎像不稳,流产的风险较大。我们已经给顾小姐打了保胎针,需要多留院休养几天。”顾念的主治医生看到沈钦寒,赶紧来给他汇报了顾念的身体状况。

  沈钦寒听到医生说顾念怀孕了,眼里闪过一丝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欣喜。

  这一幕却被一直观察着他神色的宋瑾看个正着,宋瑾握紧了双拳,面色却镇定如常没有丝毫的异样。

  沈钦寒有些忐忑的看着宋瑾,生怕她会因为这个再次离开自己,有些慌乱的开口向她保证着,“小瑾,我马上就让她把孩子打掉!你要相信我,我爱的人是你!”

  宋瑾闻言,心里闪过一丝不屑。沈钦寒,你怕是已经爱上顾念那个贱人了却还不自知罢了。哼,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对顾念狠心了!

  “钦寒,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不要这样对顾小姐,这也是你的孩子呀!”宋瑾说到这里停顿了下,随后脸上浮现了一抹娇羞的笑意,“再说了,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爱我。这是你的孩子,把他留下来好不好,我会把他当作亲生孩子对待的。钦寒,你放心,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也爱你呀!”

  宋瑾最后对沈钦寒的那一句表白声音小若蚊吟,活脱脱一副为了爱人可以包容一切的无私模样。

  顾念早在他们两人踏进病房的那一刻就幽幽转醒了,听到医生对沈钦寒说自己怀孕了的消息,心里闪过一丝喜悦。可是,在听到沈钦寒绝情的要把自己的孩子杀死的时候,顾念的心都要碎了。一个人怎么可以残忍到这种地步,难道因为自己爱他就要被他这样践踏吗?!

  听到宋瑾假惺惺的向沈钦寒求情和告白时,顾念再也忍受不了了!

  “宋瑾!你给我滚出去!孩子是我的,你休想打他的主意!”顾念蹭的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宋瑾,这是一个母亲保护自己孩子的本能。

  “顾小姐,你别担心。我是来感谢你的,如果不是你给我输血,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钦寒了。”宋瑾说到这里,望着沈钦寒,露出了一个娇羞的笑容。

  顾念觉得自己要被眼前的二人逼疯了,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老天要这样惩罚自己?深爱的人为了救另一个女人让自己给她输血,现在竟然要为了这个女人打掉他们的孩子!这样的爱太痛了,自己真的快要承受不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你给我滚,用不着你假好心。如果不是沈钦寒逼我,你以为我会让我的血在你这个肮脏的女人体内流淌吗,啊!你把我的血还给我!”

  顾念在宋瑾接二连三的刺激下失去了理智,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还要夺走自己的孩子,顾念就不受控制的把触手可及的东西全部向宋瑾砸去,不想让她靠近自己分毫。

 文学



  宋瑾吓得尖叫起来,沈钦寒怕宋瑾被东西砸伤,挡在了宋瑾身前,却不妨被顾念扔过来的花瓶擦伤了额角,顿时额头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宋瑾惊恐的叫着,“啊!钦寒你流血了,没事吧!”

  顾念此时哪里还顾得上沈钦寒,她只想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不让这两个想要伤害自己孩子的人靠近自己分毫。

  “还不快让人把她按住,你们都是废物吗!”沈钦寒对着身后愣住的保镖怒吼着,厌恶的看了一眼顾念,转过头去安慰宋瑾自己没事。

  “钦寒,顾小姐不会是疯了吧,她这样好可怕啊!”宋瑾假意关怀顾念,对着沈钦寒挑拨离间着。

  “她是真疯了!之前让她给你输血就有些不对劲了,也怪我,没有早些发现,差点让她伤到你!”沈钦寒怜惜的对着宋瑾说着,温柔的抚摸着宋瑾因为害怕而埋在他怀里的头。

  “派人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吩咐里面的医护人员,不要让她乱跑,免得出来伤人!”沈钦寒冷冷的对着手下吩咐着,就这样草率的认定顾念疯了。”小瑾别怕,我不会让她再有机会伤害你!你不是喜欢孩子吗?我会让人好好照顾她肚子里的孩子的,等她把孩子生下来就抱给你养好不好?“沈钦寒对着宋瑾轻哄着,语气温柔,是顾念从未见过的模样。

  顾念的理智再一次被击垮,对着沈钦寒歇斯底里道,“沈钦寒,你还是不是人?这是你的孩子,他不是个玩具!宋瑾,你休想,我是不会把孩子给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的!”

  顾念听到二人还在打孩子的主意,恶狠狠的盯着二人,眼里的恨意惊人!

  “顾念,你真是个疯子!就冲这一点我也不会让我的孩子由你这个疯女人带大!”沈钦寒随后不耐烦的摆摆手,丝毫不想再见到这个疯女人一眼。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她送走!”

  顾念绝望的被沈钦寒粗壮的保镖们架出了病房,无论她如何哭喊都不能唤回那个男人的丝毫怜悯,顾念的心再一次被狠狠的伤害······

 

  A市城郊的精神病院——

  顾念无助的窝在院子的衣角,紧紧的护住自己的肚子,身旁全是流着口水的眼神或癫狂或呆滞的精神病患者。

  一旁的看护人员就这么冷漠的看着这一幕,嗑着瓜子聊着天。

  “诶,真不管?沈先生可是交代了好好护着她的肚子的。”一个护工有些忐忑的问着。

  “管什么?你真以为沈先生在乎她?宋小姐吩咐了,怎么折磨怎么来。你以为沈先生在乎孩子?孩子也是给宋小姐玩的。你不会真以为宋小姐那么大方会给别人养孩子吧!怕什么,反正出了事也有宋小姐兜着。”另一个长相市侩的护工满不在乎的对着那个解释着,随后两人又说说笑笑的开始了娱乐,丝毫不在关注顾念那边的情况。

  顾念绝望的护着肚子,一动也不敢动。

  可周遭的精神病们可不会管她动不动,好不容易来了个新玩物,当然要好好的玩玩。

  没错,顾念在他们眼里可不是什么人类,就是一个新玩具罢了。这些人都是真正的疯子,自然不会对顾念有什么别的情绪。

  “嘿嘿嘿,这个好玩!”突然,一个流着鼻涕的疯女人靠近了顾念,对着她做着鬼脸。

  顾念强忍着厌恶,也假装配合她的动作。

  突然,她的头发被人抓住了,那人根本不知道轻重,疯狂的撕扯着。顾念只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被扯掉了,可是却还是紧咬牙关,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肚子,不敢反抗。

  又有人往她的脸上吐了口水,顾念胃里不住的翻滚着。当她伸手去擦脸时,又有人扑上来撕扯着她的衣服······

  各种折磨、玩弄,乐此不疲,循环往复······

  顾念只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了了,被和这些精神病关在一起这么多天,自己也快要神经了吧!

  就在顾念绝望的哀悼时,一个疯子突然冲上来对着她一阵拳打脚踢。顾念被袭击的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后,出于求生的本能开始反击。

  一大波疯子见状都围了上来,全部开始攻击顾念。

  终究是一拳难敌四手,顾念只能死死的护住肚子,承受着他们不知轻重的殴打。

  很快,顾念感受到肚子一阵紧缩的疼痛,她躺的地上开始被大片鲜血染红。

  顾念疯了一般的嘶吼着,“快来人呐!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拼了命的向外爬去,血迹不断蔓延······

  很快,顾念就因为剧痛躺在了地上,不在动弹。护工们照样谈笑风生,对着一切冷眼旁观。疯子们见顾念失去了生气,也无聊的走开了。

  顾念感受到孩子正在离自己而去,绝望的躺在地上。眼角不断流着泪,自己的孩子啊,昨天自己还在给他讲故事呢,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妈妈呢?

  顾念此刻没有任何别的想法,只觉得自己爱的太痛了,竟然连孩子也丢掉了自己离自己远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躺着的顾念突然拼尽全力站了起来。

  “嘭!”——

  院子里的墙壁上留下了大片的血迹,而顾念的身子也顺着墙角软软滑落······

  一时间,茂盛的银杏树下,阳关昏黄的傍晚,残阳似血······

  顾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她打量着白色的墙壁,处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不是在医院还会在哪里?

  只是,她记不得是谁把她送来了医院,只是耳边里依稀传来秦奕轩的声音,

  “顾念,不要睡,睁开眼睛,……”然后没有了。

  顾念摇了摇头,脑袋还有些许疼。

  对了,孩子。

  这个孩子终究来的不是时候,顾念摸了摸她空落落的肚子,想起沈钦寒和宋谨对自己做的种种,她为自己伤心,也为沈钦寒悲伤。

  宋谨背地里给他戴绿帽子,他却毫不知情,还一往情深的痴情种子的模样。

  顾念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咎由自取的。

  人家把你当做绿茶婊,心机婊,现在还为他的担心。

  要是说爱情这个东西可以控制就好了,关键就是谁也说不清楚,就像沈钦寒,对宋谨一往情深,就算有很多证据可以证明宋谨是不爱她的,可还是不愿意去相信,始终是坚持自己所以为的。

  譬如她自己又何尝不是,明明知道一切都没有结果,却还是义无反顾的爱着沈钦寒。这大概就是那纵使你虐我千遍,我任待你如初恋。

  顾念想的越多,头越疼,大抵是刚小产,脸色苍白,毫无血色,闭目养神的时候,竟给人一种快要一碰就会碎掉地洋娃娃。

  这个时候,秦奕轩刚好从外面回来,他把手上提的水果和一些补品放在了病床上旁边的桌子上。

  秦奕轩是神经病病院的院长,他和顾念很早就认识了,那会还在上大学,本来两个人都是学的金融,因为,他需要帮忙管理他爸爸的医院,久而久之,也就从医了。秦奕轩本身就很聪明,学什么都快,加上是他爸爸的教导,发展的潜力自然是很容易的。

  秦奕轩倒也没有打扰顾念休息,只是静静的坐在她的旁边,似乎躺在床上的顾念并不是很放松,一向不喜欢皱眉头的她在梦中一直在紧锁着眉头,手也渐渐的开始紧握,秦奕轩用他温暖的手握着顾念的手掌,他开始轻轻的呼喊着顾念,他的声音就像是他这个人一般,如沐春风,温暖入心。

  许是秦奕轩的的温暖,开始让顾念展开了眉头,手指间也不是那么用力了,额头上的徐徐细汗终究还是没能逃出秦奕轩的“法眼”,他轻轻的拂去了顾念额头上的细汗,顾念的连很精致,秦奕轩竟不知不觉的靠近她.

  落下一吻过后,也没做什么过格的。

  顾念的眼眸有睁开的现象,秦奕轩不觉的脸红起来,毕竟偷吻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搁在谁身上都是一样的的不好意思。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篡改常识的系统txt_文枫干柔佳君雅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