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语库

一只小手握住了他的命根_总裁被烫命根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10-13 16:40:50浏览:0分类:流行语库 宝贝

 “早知道欧洲玫瑰索菲雅那么骚,老子宁愿去日狗,也不鸟她。”

  兔子般从绿化带内蹦出来的沈岳,抬手擦了擦汗水时,好像又看到索菲娅用一双大长腿拼命缠住他,要把他榨干的疯狂眼神了。

  身体素质再好的人,也受不了夜夜笙歌,沈岳只能逃。

  于是,玫瑰就开始追,

  从欧洲追到亚洲,从沿海追到青山,让沈岳比丧家之犬还丧家,男人尊严丧失殆尽。

  可没办法,谁让他舍不得拧断那娘们白嫩的脖子呢?

  沈岳刚喘了口气,就听背后传来叫嚷声,低声骂了句,泥鳅般从车流中穿行而过,冲过了公路。

  对面,就是青山市有名的金伯爵会所。

  这里号称有着全市最美的腿,和各种商圈儿的大老板们,绝对是白富美的聚集地,高富帅的狩猎场。

  还是丧家之犬的藏身最佳所在。

  只是沈岳刚冲上会所大厅台阶,就被两个保安挡住道路:“站住,干啥的?”

  “把妹,泡妞!难道是找你们聊天的?一个个的长那么丑。”

  沈岳横横的骂了句,就听保安问:“门票呢?”

  “门票?就这种破会所,也好意思要门票?”

  口袋比脸都干净的沈岳,有些懵比。

  “赶紧滚,一看就是个穷比样。不呆在家对着墙皮撸,跑这儿来丢人现眼。”

  听他这样说后,保安立即冷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电棍,威胁气质十足。

  沈岳回头看了眼,就看到几个黑影从小树林里跑了出来,正在向这边看。

  很明显,追兵已经发现他了。

  沈岳来不及再去别处,刚要动粗硬闯,突觉背后有风声袭来,刚要躲闪,却又停住了。

  啪!

  一只手重重拍在了他的屁股上。

  沈岳这才回头,只见一个穿着黑丝的少妇,烫着当下最流行的波浪卷儿,深V的普拉达衣领,完全诠释了女人的成功跟事业线深不深,有很大的关系。

  要不是及时嗅到香水味儿,迅速判断出这是女人的手,沈岳能让她拍到才奇怪。

  女人那勾魂的媚眼,瞅了沈岳片刻,嘴里喷着酒气的说:“呦,弟弟新来的吧?正好,今天今晚贵客多,缺人呢。”

  还没等沈岳反应过来,女人就拉起他的手,走向了大厅门口。

  看到女人后,那俩保安满脸的嚣张立即消失,点头哈腰谄媚的说:“薛姐,您来了。”

  薛姐眼皮子都没抬起,只是淡淡的嗯了声。

  沈岳不认识薛姐是干嘛的,又为啥拉他进来,却知道这是进会所的天赐良机,当然不会说什么。

  直到他被迈着猫步的薛姐拽着,走到某豪华包厢门口,看到两个帅哥后,这才明白。

  你说一个人得有多倒霉?

  穿件衣服都能跟夜场的少爷撞衫,唉。

  “算了,撞衫就撞衫吧,反正清者自清。先躲过玫瑰派来的猎狗,才是王道。”

  沈岳刚想到这儿,薛姐忽然伸手挑起他的下巴,嘻嘻笑道:“小子,这里面来的可有个新客户,你们几个可得把她陪好。不然,有你好看的。”

  我好看,我哪有你好看?

  沈岳歪头摆开手指时,顺势往薛姐衣领内看了眼,偷偷咽了口口水,点头说好。

  在薛姐的带领下,沈岳几个人走进了包厢内。

  刚进去,他那双阅尽花丛的钛合金狗眼,就落在了一个女孩子脸上,随即一愣:“我去,青山还有这种极品?”

  女孩子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穿着倒没什么出奇,但长相特别的清纯,让人看一眼,就能联想到冰山雪莲啥的。

  “长相如此清纯,却来这种鬼地方点嘎嘎。这世界究竟怎么了?”

  沈岳心中感慨时,却又发现女孩子拧起的秀眉中,带着让人心疼的忧愁。

  “哦,原来是个借酒消愁的。傻瓜,有什么烦恼找哥们啊。每小时八百块的陪聊费,也比跑这鬼地方买醉好很多。”

  沈岳刚想到这儿,喝多了的女孩子,指着他:“薛姐,就他了,出台!”

 文学

  出台?

  老子耳朵出问题了咋的,还是误会了小美女的意思?

  沈岳满脸懵逼样,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薛姐。

  薛姐却吃吃笑着说:“展总,这弟弟是新货,还没伺候过别人呢。呵呵,还是您眼光毒,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好好玩。”

  薛姐转身出去时,低声对沈岳说道:“伺候好展总,不然老娘做了你。”

  做了我?

  哪种做,床上还是断头台上?

  沈岳暗中撇嘴,表面上讨好的笑了下,走到展总身边,故作新来的样子,神色拘谨,眼盯着脚尖。

  沈岳最拿手的本事,就是杀人和造人,可真不怎么熟悉少爷这行。

  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夜场鸭子的高台跟公主一样,职责就是先陪客人喝酒,被客人摸爽后,带走给办了。

  要想混饱肚子,就必须先不要脸的讨好金主。

  看到其他两个少爷和客人勾肩搭背了,沈岳只好端起酒杯,含蓄的笑着:“展总,我们走一个?”

  展总却没说话,只是用双眸看着他,丝毫不掩饰浓浓的鄙夷。

  这让沈岳感觉特没面子,真想问她:“既然不让老子陪酒,那干嘛点我出台?害的老子白激动一场,还想看看你浪起来是什么样子呢。”

  “在这乖乖呆着。少不了你的钱。”

  看出沈岳很尴尬后,展总忽然拿出一叠钞票,放在了桌子上。

  沈岳忽然发现,展总说这句话时,眼神清明的很,没有一点点酒意。

  “这妞儿在装醉,也是在假装点我出台。特么的,究竟咋回事?”

  满头雾水的沈岳,很快就放弃了追问结果……看在那叠钞票的份上。

  这时候,旁边过来个娘们,举着酒杯:“展总,你也别不好意思。呵呵,人活着嘛,也就那么一回事。及时行乐,方为王道。”

  展总再抬起头来时,已经是醉眼惺忪了:“霞姐说的对。来,我们换白酒。红酒,没多大意思。”

  霞姐立即答应了声,回头冲另外一个娘们使了个眼色。

  那娘们从沙发旁边拿出了一瓶洋酒,笑嘻嘻的走过来,用屁股把沈岳抗到旁边时,门外隐隐传来叽里咕噜的洋鸟叫声。

  靠,真是没完没了。

  要不是老子不想和玫瑰闹得太僵,早就送你们去上帝了。

  沈岳暗中骂了句,顺势站起来快步走进了卫生间。

  他还不信,会所安保能让索菲娅的猎犬们,挨个仔细搜包厢。

  果然,躲在门后的沈岳,听到外面一阵争吵后,很快就没动静了。

  看来,猎犬们被赶走了。

  为安全起见,沈岳在卫生间内墨迹了老大会,才走了出来。

  包厢里,那俩娘们和少爷都不见了,只剩下了展总。

  她斜斜躺在沙发上,小脸上酡红,闭着眼,酥胸剧烈起伏着,脸上洋溢着和她相貌不匹配的荡意,小嘴吐出来的气息中,带有某种甜甜的味道。

  沈岳一楞,凑过脑袋在展总脸前闻了闻,明白了:“你装醉,却没想到人家给你喝加了春、药的酒。”

  他刚搞清楚这点,门开了。

  薛姐从外面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身高马大的老外。

  薛姐回头,看向俩老外的眼神里带着惧意,强笑着问:“两位,我可以走了吧?”

  “滚吧。”

  额头有个疤的老外,看都没看薛姐一眼,只是死死盯着展总,解开了衬衣扣子,露出了毛茸茸的胸口。

  薛姐立即如蒙大赦,转身刚要走,却被另外一个老外抓住了头发。

  疼的薛姐尖叫声未落,就被老外按跪在了地上,淫笑:“杰夫,那个妞是你看到的,你拔头筹。我就吃点亏,先玩这个娘们好了。”

  老外说着,刺啦撕开了薛姐的上衣,雪白饱满的胸膛,立即暴露在了灯光下。

  “放开我。你们不是只想玩她吗?”

  薛姐挣扎着,刚哭到这儿,一把雪亮的军刀,搁在了她脖子上,切断了她的声音。

  “彼得,好兄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一只小手握住了他的命根_总裁被烫命根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