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语库

她快高潮时故意拔出来总裁 杨文广床战穆桂英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10-13 16:43:02浏览:0分类:流行语库 宝贝

  “哼,小璇怎么說都是你名義上的老婆,沒見過像你這么不~要~臉的,竟然還想著賺qīn人的錢。”yáng軒幫助公~司的行為liú紅不以為然,反倒因為要給對方三十萬導致她內心極為不平衡。
  
  yáng軒對他這個岳~母越來越厭è,昨天還讓自己趕緊離~婚,現在又口口聲聲說不要賺qīn人的錢。
  
  “mā,那三十萬是yáng軒應得的,他昨天還答應去公~司幫我。”
  
  林璇幫yáng軒說話,liú紅嗤之以鼻。
  
  “呵呵,一個只有高中學歷的垃~圾,要錢沒錢,要能力沒能力,怎么幫得到你,他能追回林東借的錢,無非是運氣好,沒準是林東看當初yáng軒幫自己頂了zuì,所以才把錢給還了呢。”
  
  “好了mā,別再吵了,咱們一塊出去吃飯吧,難得yáng軒請客。”林璇一臉尷尬,其實她也是出于好心,想讓母qīn跟yáng軒的關系緩和緩和,結果母qīn實在是對yáng軒成見太大了。
  
  三人坐上車,林璇提議去“尚客酒家”。
  
  尚客酒家是一家高檔飯店,價~格昂貴。
  
  yáng軒本來想反駁的,畢竟那三十萬提成還沒拿到手,如今兜里只有màixuè得來的五千塊錢,他還得用到下個月十號。
  
  后來覺得也就三個人吃,應該點不了幾個菜。
  
  可讓yáng軒意外的是,去到飯店后,liú紅拿起菜單,啪啪啪連點了十個菜。
  
  其中一千八百八十八的烤rǔ租,甚至九十九一份的金湯娃娃菜,是完全沒必要點的。
  
  “咱們就三個人,點這么多菜,是不是有點太浪費了。”yáng軒心在滴xuè,自己最后的五千塊錢怕是要栽在這里了。
  
  “哼,拿了三十萬提成還這么扣扣搜搜的,你可是白白吃了我們林家好幾年的飯,現在讓你請吃一頓好的怎么了?”liú紅厭è的瞪了yáng軒一眼。
  
  “yáng軒,mā喜歡吃就讓她點嘛。我通知小雅過來了,這些菜不會吃不完的。”林璇也有些生氣,她覺得yáng軒太過吝嗇了,甚至猜測yáng軒拿到三十萬后會不會跑路。
  
  林璇的話讓yáng軒心里一陣苦笑,那三十萬提成他現在并沒有拿到,林璇作為公~司老板,竟然不知道提成什么時候給嗎?
  
  yáng軒想當場質問林璇,可又認為這么做會傷了對方的面子,最后還是決定閉口不談。
  
  吃飯期間,林雅過來了。
  
  她與yáng軒四目相對,不過沒有任何交liú。
  
  林璇向林雅夸贊yáng軒給公~司幫了大忙,但林雅聽到yáng軒的名字,心頭就十分煩厭。
  
  她敢肯定,昨晚yáng軒肯定是想對自己做什么。
  
  只是不知道后來怎么沒成功。
  
  林雅也不打算直接bī問yáng軒,她白天已經報了jǐng,等jǐng~察那邊查清楚了,再讓yáng軒受到應有的懲罰!
  
  “哼,你不是剛出獄嗎?馬上你就要再被抓回去關個幾年了!”林雅憤怒的想著。
  
  一頓飯吃完,yáng軒去結了賬。
  
  四個人竟吃了四千八百塊,這樣一來,yáng軒身上就只剩下兩百塊錢了。
  
  “bà了,錢沒了可以再掙。”
  
  yáng軒無奈的搖頭,正打算率先走出飯店時,身后的林璇開口說道:“咱們一家難得出來玩,等下要不去KTV唱唱歌吧?”
  
  林璇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雖然yáng軒一開始表現的有些小氣,但畢竟他幫了公~司的大忙,而且她覺得母qīn跟yáng軒的關系應該緩和了不少,正好趁機穩固一下。
  
  “啥?還要去唱歌?!”yáng軒驚呼出聲,他兜里確實是沒錢了。
  
  “yáng軒!”林璇這回是真生氣了。
  
  公~司都給了yáng軒三十萬的提成,怎么現在讓他出錢請客,就這么難呢?
  
  林璇這么做算是幫他,結果yáng軒自己不爭氣、情商太低!
  
  “高檔KTV的消費太高了,我沒錢消費。”他兜里就剩兩百塊錢,哪怕是去普通的店都不夠。
  
  “yáng軒,你這個沒用的廢物,垃~圾,趕緊滾彈吧!”
  
  說話的是林雅,她剛才喝了不少酒,大聲地對著yáng軒吼叫。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雖然yáng軒十分摳門,但以前liú紅她們都是在家教訓yáng軒,而現在是在公共場合。
  
  “小雅,你別這樣,好多外人在呢。”林璇心頭一緊,打算阻止自己的妹妹。
  
  不過林雅因為喝了酒,膽子比平時大了一些,林璇的勸阻不但毫無作用,反而讓林雅加大了嗓門:“姐,你還維護yáng軒干嘛?他就是個垃~圾!更是個人~氵查!”
  
  林雅越說越激動,甚至大聲哭泣道:“姐,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被李~昌他們迷暈bǎng~架,后來我從昏迷中醒來,看到了yáng軒也在其中!他差一點就把我給玷污了!”
  
  什么情況?!
  
  liú紅跟林璇都愣住了,包括周圍一些圍觀的人,也都被林雅嘴里的話給驚嚇到。
  

 云韵的大长腿好紧好爽_跪小嘴吞吐喉咙深处

  姐夫玷污昏迷小~姨子,這么勁bào的消息,一瞬間從前臺傳遍整個飯店。
  
  人們看yáng軒的眼神也發生了變化,沒想到這人長得人模人樣,實際上卻是一個變~態強~jiān犯!
  
  “yáng軒,你這個王~八犢子對小雅做了什么?我就說你昨晚一夜不歸肯定有問題,就算去找林東要錢,也不可能要一晚上吧!”
  
  liú紅上前扯著yáng軒的衣領尖~叫起來。
  
  “yáng軒你混~彈!你快滾吧!永遠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liú紅的質問讓林璇堅信不疑,是啊,要債也不可能要一晚上,那說明后半夜yáng軒能做些別的事。
  
  想到這,林璇雙眸通紅,啪的一巴掌抽在yáng軒的臉上。
  
  林璇怒視著yáng軒,蒼白的俏~臉liú下兩行清淚。
  
  她很心疼,沒想到當初救了自己的“丈夫”,背后真~實面目是如此的遭人恨。
  
  林璇本以為當初的那個廢人做出改變了,甚至幻想過未來能夠在yáng軒寬大的肩膀上靠一靠、被yáng軒強大的個人魅力所征服。
  
  但如今的結jú,卻是無比的諷刺。
  
  yáng軒捂著臉無情的瞪著林雅。
  
  他心里覺得莫名其妙的,自己昨晚明明救了人,現在林雅反過來污~蔑他。
  
  林璇一巴掌讓yáng軒的心臟仿佛被zhēn扎穿了一樣,疼痛難忍。
  
  林雅只是醉酒后隨意說的一番話,作為姐姐的林璇就選擇無條件相信,甚至不給yáng軒任何解釋的機會。
  
  yáng軒猛然間明白,自從入贅以來,林璇就沒把自己當做丈夫,也沒有信任過自己。
  
  “呵呵,從始至終我就是個外人,哪怕不被你所喜歡,可在一塊生活了幾年,也不至于一點信任感都沒有吧?”
  
  yáng軒內心冷笑,林璇的做fǎ讓他心灰意冷。
  
  bà了,被人誤會就誤會吧,強~jiān犯就強~jiān犯吧,他也懶得再去解釋。
  
  深深地看了林璇一眼,yáng軒轉身離去。
  
  而在出飯店前,他發~xiè般地一拳打在了飯店墻面上。
  
  “嘩……”
  
  頓時所有人都驚為天人,大家清楚的看見,yáng軒所擊~打的位置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凹陷。
  
  這個人究竟有多恐怖的力量!
  
  霎時,林璇心里對yáng軒的恨意更為強烈了。
  
  她不明白,為什么剛剛yáng軒一副毫無悔意的模樣,哪怕連句道歉的話都沒有,他就不怕大家報jǐng把他給抓進去嗎?
  
  而這一拳又是什么意思?
  
  是不滿還是在示~威?
  
  林璇后悔讓yáng軒當林家的上~門女婿了,她現在只想盡快跟yáng軒離~婚!
  
  yáng軒離開飯店,返回家中收拾東西。
  
  他的東西不多,連穿的衣服都沒有幾件,一個行李箱裝下綽綽有余。
  
  以前yáng軒壓根就沒想過離開林家,但剛剛在飯店所遭遇的事情,讓他痛徹心扉。
  
  “這個背包是林璇送我的,我就不帶走了吧。”
  
  回憶起當初自己收到禮物時的那份喜悅,yáng軒深呼一口氣,拉著行李箱,離開了林家。
  
  ···
  
  飯店那邊,yáng軒前腳剛走,林雅便接到了jǐng~察jú的電~話,說是李~昌被抓了,讓當事人過去一趟。
  
  “小雅,是不是bǎng~架你的主犯被抓~住了?咱們現在過去,讓jǐng~察把另一個共犯yáng軒也給關起來!”liú紅立馬拉著兩位女兒出了飯店。
  
  很快,三人來到jǐng~察jú,在見到李~昌跟那個司機后,林雅直接指認出來。
  
  “對了jǐng~察同志,我女兒說還有個共犯沒抓到,叫yáng軒,你們得趕緊把那個人給抓進來。”liú紅一副嫉è如仇的樣子,yáng軒坐牢都解不了她心里的仇~恨,她恨不得yáng軒直接被qiāng斃了。
  
  “還有共犯嗎?我們這里有一份昨晚的記錄視~頻,你們可以看一下。”jǐng~察一邊說,一邊拿出了昨晚上司機的那個相機。
  
  “還有視~頻?”除了liú紅,林家姐妹也均是一愣。
  
  “是這樣的,這個李~昌特別變~態,每次犯zuì時都會用相機記錄下來,從而威脅女孩,讓女孩們不敢報jǐng,而昨晚上所拍攝的視~頻里,還出現了一人,據李~昌交代,他也不認識這個人,我猜測可能就是你們剛剛所說的yáng軒,不過最終的還是需要你們確定一下。”
  
  說完,jǐng~察用相機連接到電腦,電腦屏幕上開始播放出視~頻。
  
  “昌哥,相機已經準備好了。”
  
  “很好,記得等下給我拍的清楚一點,尤其是女人的臉彈!這個林雅……”
  
  “放心吧昌哥,這相機huā了我好幾千塊錢,像素杠杠的!”
  
  起初視~頻里是李~昌跟司機的yín~穢對話,林雅則躺在他們身邊。
  
  拍攝的相機質量的確不錯,錄得非常清楚。
  
  林雅看的一陣憤怒,尤其是看到李~昌這個人~氵查撕碎自己裙子的時候,她氣得jiāo~軀忍不住顫~抖起來。
  
  這時候,一個男人忽然出現。
  
  “yáng軒!”林雅跟林璇同時驚呼出聲。
  
  liú紅則扯了扯jǐng~察,急哄哄道:“jǐng~察同志,就是這個人,他就是那個逃走的共犯!”
  
  但jǐng~察搖了搖頭,示意她先看完。
  
  就當林家母女三人以為yáng軒也要參與其中時,視~頻里播放的,卻是yáng軒將李~昌跟司機bào打了一頓。
  
  林雅跟林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難道說,yáng軒出現的目的,其實是救人?
  
  接下來,視~頻中的yáng軒給林雅喂水,并且非常有耐心。
  
  而林雅當時面sè通紅,一雙玉手不停地撫~mō~著yáng軒。
  
  很明顯,林雅被下~yào了,體~內有一股xié~è力量驅使著她。
  
  喝了不少水后,林雅安靜了下來,反倒是坐在旁邊的yáng軒汗liú浹背。
  
  也就是這時,林雅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正在yáng軒懷里,不過yáng軒并沒有注意到她。
  
  最后,林雅重新昏迷過去,yáng軒拿起林雅的手~機打了個120后,人離開了現場。
  
  看完視~頻,林雅驚得目瞪口dāi,身~子一軟,當即坐到了地上。
  
  她怎么都沒有想到,解救自己的,居然是當初那個廢物姐夫!
  
  yáng軒是個好人?是位大英雄?
  
  林雅不敢去相信,當年好吃懶做的垃~圾,昨晚上卻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宛如電影里的超人一樣救了自己。
  
  結果自己還冤枉了yáng軒,辱~罵yáng軒是個人~氵查、強~jiān犯!
  
  林雅本以為當時是她偶然間撥打的120,如果白天在醫院向護~士詢問一番,沒準就不會跟yáng軒產生這么大的誤會了!
  
  林雅臉上一陣火~辣辣的尷尬,心里更是一痛。
  
  剛才視~頻里yáng軒面對被下了yào的自己,表現的十分冷靜、鎮定,一點出格的舉動都沒有做。
  
  她好想給yáng軒道歉,再好好感謝對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她快高潮时故意拔出来总裁 杨文广床战穆桂英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