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语库

生产队里的偷人事 乳夹 震动 走绳play 调教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10-13 16:46:04浏览:0分类:流行语库 宝贝

  我心里哼笑一下,决定先解除对方的防备心理:“网络认识,自然就是虚拟世界的朋友,不见面不视频不通话不发短信不看照片的朋友!”

  “好,那就做这样的朋友。”

  我接着问她:“你做什么职业吗?”

  “我在一家经营单位做管理,你呢?”

  我的虚荣心涌上来:“我也是做企业管理的。”

  “哪方面的管理?”

  我犹豫了一下:“营销!”

  “新手?”

  “好几年了。”

  “老手,太好了!我是新手,正想找个师傅学习,你一定很有经验,今后望不吝赐教!”

  “赐教不敢当,互相交流!”

  “你还挺谦虚的,以后我会经常麻烦你,别嫌烦。”

  “既然是朋友,就应该互相帮助。”

  “嗯。”

  停了下,我问她:“本地人?”

  “不,老家在丹城鸭绿江边。你呢?”

  我心中一动,不由想起了那次在鸭绿江游船上和秋彤的邂逅,片刻回复:“我浙江明州人,刚来这里几天。”

  “浙商啊,佩服。”

  我一阵汗颜,自己这个曾经的浙商现在不过是个赝品。

  她又说:“两个异客在对话窗口里,看花眼了。”

  “那我改个名字好了!”

  “别,你是新异客,老异客不能欺负新异客啊,还是我改个名字好了。”

  “你倒是挺仗义!”

  “必须的。我想想,改个什么新名字好呢?帮我参谋下吧。”

  我看着对话窗口她的签名,不假思索冒出一句话:“浮生如梦!”

  “为何叫这个名字?”

  “人生虚浮如梦,算算能有多少欢乐的时光?何为人生?不过一场大梦。碌碌世人,所为者何?唯有欢乐。天地光阴,皆无可左右,梦中轨迹,却是自己走过。”

  对方发过来一个大拇指表情:“挺有文才的,看来你是个儒商哦,好,就采纳你的提议。”

  接着,她真的就改了,女异客成了浮生如梦。

  浮生如梦:“好了,谢谢异客老师给俺取的新名字!”

  我笑了:“别叫我老师,咱们是互相学习!”

  “嘻嘻……”

  “看你挺开心的,你的性格挺活泼吧?”

  “今晚我开心了吗?我自己都还没有觉察到,许久没有这样了,我的性格小时候确实是挺活泼的,唉……”

  我仿佛听见了浮生如梦一声轻轻的叹息,感觉到对方的话里带着一丝忧郁。

  初次相识,我对浮生如梦感觉挺好,而且,直觉她对我感觉也应该不坏。

  随后几天,我投递完报纸后并不急着回去,而是向元朵讨教报纸营销的问题。元朵虽然理论不多,但是实战的东西却委实不少,对我的提问耐心给予详尽的回答。

  这几天,我没见到秋彤来站里视察工作,听元朵无意中说起,她到外地考察去了。

  我放心了,不管她去哪里,只要不让我们碰面就行,希望在自己赚到钱走人之前不要见到她。

  这几天晚上我上网时,没有见到浮生如梦在线,正好我也利用这个时间研读相关报纸营销的资料。

  一周过后,我的脑子里基本有了成型的思路,准备捣鼓点事。

  在我没有开始捣鼓之前,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这天中午,投递完报纸,我直接去了站上,准备找元朵要订报收据。

  走进站里,外间的大屋没有人,里面办公室虚掩着门,隐隐约约传来谈话声。我没有出动静,坐在门口不远的地方随手摸起一张报纸。

  屋里的谈话传进我的耳朵。

  “元朵,作为分管发行的老总,公司这么多站长,我最器重的就是你……”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原来是公司分管发行的副总来了。

  “谢谢赵总厚爱。”

  “不要客气,做发行,还是需要懂行的,外行做只能让内行人耻笑。我看咱们公司目前就有门外汉,不懂装懂……上面派下来的又怎么样?集团领导也是有眼无珠,弄个不懂经营的娘们来发行公司折腾,女人当家,墙倒屋塌。”赵总愤愤的声音。

  我心里一动,赵总这不是在说秋彤吗?

  “赵总,您——”元朵一时说不出话来。

  “哼,我早就对她不满了,说了又怎么样?元朵,你该不会去打我的小报告吧?”

  “赵总,你刚才说的话,我什么都没听见!”元朵很聪明。

  “这就对了,到底你是我最中意的人。她做老大又怎么样,公司的发行业务是我分管,把我惹烦了,我让她成孤家寡人!”

  “赵总,您这么大的火气?是不是喝酒多了?”

  “我是喝酒了,不过没醉,妈的,今天在经理办公会上,这个黄毛丫头对我乱发威,拐弯抹角说我的观念跟不上新形势下的发行形势。靠,老子这么多年的老发行了,还需要她来教训?”赵总又气愤地说。

  元朵没有说话。

  “元朵,我对你好不好?”沉默了一会儿,赵总说。

  “好!感谢领导一直以来的关心和照顾!”元朵小心翼翼的声音。

  “感谢?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呢?”赵总的声音突然有些暧昧:“元朵,自打你进公司那天起,我就喜欢上你了,你真可爱,水灵灵的……”

  “赵总,您不要这么说,我一直拿你当领导对待的。”元朵的声音有些慌张。

  我觉得不大妙。

  “元朵,以后只有我们一起的时候,叫哥就好。”赵总的声音愈发暧昧:“今后,你就听哥的,哥保证让你舒舒服服,来,让哥抱一下。”

  接着,屋里传来一阵响动,传来元朵惊慌的声音:“赵总,你要干嘛?别这样!”

  “听话,过来,小乖乖。”赵总邪恶的本性暴露无遗。

  我站起来猛地推开门,直挺挺站在门口。

  屋里一股酒气,元朵被赵总摁在沙发上正在惶急挣扎。

  听见声音,赵总吓了一跳,放开元朵,转过身来。

  此人大约40岁左右的样子,身材中等,很干瘦。

  元朵头发凌乱满脸惊惶地跑到门口,站在我身后。

  赵总看到我身着发行员马甲,放心下来,咳嗽一声,用威严的口气说:“你——叫什么名字?”

  “亦克!”我沉稳地说,同时握紧了拳头,准备一拳将他击倒。

  元朵紧紧抓住我的手腕,不让我动。

  我突然意识到,如果痛打赵总一顿,对自己来说倒无所谓,大不了走人。但是,对元朵可是很不利,她毕竟还要在这里长期干下去。

  想到这里,我慢慢松开了拳头。

  赵总用蔑视的目光看着我,傲慢地说:“混账,不懂规矩,我和你们站长谈工作,谁让你进来的?报纸都送完了吗?来这里干什么?”

  “送完了,来找站长请示工作!”我不卑不亢地看着赵总。

  赵总从鼻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突然吼了一声:“不识好歹的东西,给老子闪开——”

  元朵忙从背后拉我的胳膊,我犹豫了下,往后退了一步。

  赵总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赵总走后,元朵趴在桌上嘤嘤地哭了起来,哭声里饱含着无助和无奈。

  看着她泪眼涟涟的样子,我油然生出一种同情疼怜的感觉,不由抚摸着她的肩膀和头发安慰着她。

  等元朵情绪稳定了,告诉了我关于赵总的情况。他叫赵达剑,担任分管发行的副总,秋彤之前的公司总经理性格比较懦弱,公司大权一直在他手里掌控着。

  赵达剑呼风唤雨习惯了,原总经理调走,他本以为自己能当上名副其实的一把手,没想到来了秋彤,让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也让他对秋彤极为不满,经常在公开场合发牢骚。

  同时,这个赵达剑还很花,今天喝了酒,跑到站上来发泄对秋彤的不满,还趁机想占元朵的便宜,幸亏我来了。

  我听完叹了口气,这个社会,仗势欺人的事情哪里都会发生。公司里有这么一个又臭又硬的石头,秋彤的工作开展肯定不会那么顺畅。

  “对了,你这会儿来站上有事吗?”元朵问我。

  “我想要10本订报收据!”

  元朵吓了一跳,伸出手摸摸我的额头:“大哥,你没发烧吧?10本收据最少可以订500份报纸,你要那么多干嘛?”

  “订报纸啊!”

  元朵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你难道想一下子订500份报纸?你有这么大的订户?”

  我摇摇头:“暂时还没有!”

  元朵抿嘴笑了下:“我猜也没有,你一个初来乍到的外地人……这样,我先给你一本,用完了再给你,行不?”

  我不再坚持,点点头。

  元朵拿出一本收据登记完递给我:“大哥,你刚来,现在还没有给你下任务,订不到也不要紧,不要有压力。”

  我点点头:“好!”

  “那好,你去吧,我下午去公司开会,秋总昨晚昨晚出差回来了。”元朵边说边收拾东西。

  我一听秋彤出差回来了,没有再说话,接着就出去了。

  我直接去了城郊一家楼盘的售楼处,我观察这里一周了,知道他们销售很不景气。

  我直接去了销售部经理办公室,经理是一个30左右的平头小伙,正在无聊地看报纸。

  我自报家门:“我是海州晚报的发行员,一个亲戚想买这里的房子,委托我来咨询一下。”

  经理一听,忙热情地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把楼盘的相关资料递给我。

  看了一会儿,我对经理说:“你们的楼盘从设计到外观,从户型到价格,都挺不错,怪不得我那亲戚想买你们的房子呢?不过,经理,怎么售楼处人不多?”

  经理叹了口气:“老弟,酒香也怕巷子深,我们资金紧张,做不起广告,自然销售也就不景气了。不瞒你说,我正发愁呢,再卖不动楼盘,老板就要炒我鱿鱼了。”

  “也就是说,宣传力度不够,是目前销售不景气的主要原因?”

  经理点点头。

  “你们何不弄一些优惠措施来吸引市民看房呢,比如看房送礼品之类的。”

  经理苦笑:“试过了,买了一些百儿八十的实物做赠品,但效果不好。”

  “这些肯定不行,但凡能买起房子的人,百儿八十的东西,不会放在眼里。”

  “有道理,但贵的我们买不起!”

  我微微一笑:“这些人百儿八十的实物他们不会在乎,但和这相同价值甚至还要低廉的文化消费品,说不定会勾起他们的兴趣。”

  经理用专注的目光看着我:“说下去!”

  “就拿我每天投递的海州晚报举个例子吧,这份报纸在海州深受市民喜爱,如果你们发布一个简短的公告,凡是在规定时间内前来看房的市民均赠送一份全年海州晚报,你想想,大家会不会感兴趣呢?”

  经理眼前一亮,思索起来。

  我不慌不忙地端起水杯。

  “你不是来替你亲戚看房子的,是来推销报纸的。”经理突然冒出一句。

  我不慌不忙:“是的,我不说来替亲戚看房子,你就不会接待我,我们之间也就没有这些谈话。我这个建议,既发行了我们的报纸,又能为你们楼盘的销售带来人气,也为你这个经理走出困境提供了良机,大家的利益是相互的。我刚才说的如果你觉得没道理,那我现在就告辞。”

  说着我站起身来。

  “等等——”经理冲我说:“晚报全年多少钱?”

  “180。”我又坐下。

  “有点贵,如果量大,我们出不起这个钱,老板现在可是精打细算很抠的。”经理愁眉苦展。

  “那可以赠送半年的,90,不贵吧,”我说:“客户每天只要一看到报纸,首先就会想到这是你们赠送的,你想想,他们对你们的好感会不会与日俱增?你们的知名度会不会急速上升?社会效应有了,经济效应自然就会。还有,你这个经理会不会更能得到老板的赏识,老板会夸你足智多谋呢?”

  经理听得两眼直发光,舔舔嘴唇:“你等下,我这就去给老板汇报。”

  经理就出去了,我摸过桌子上的香烟,悠然抽起来。

  10分钟后经理回来了,兴奋地搓着双手:“老弟,老板答应了,我们搞一个月的活动,从明天就开始,赠送半年的。”

  我心里一阵狂喜,但是面不改色:“那好,我先给你一本收据,用完了你和我联系,这是我的名片。”

  事情就这么谈成了,从售楼处出来,我看着正午火辣辣的太阳,狠狠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手臂。

  妈的,一个人,如果不逼自己一把,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晚上,我犒劳了下自己,买了两瓶海州啤酒半斤牛肉,在宿舍美美打了一次牙祭。

  酒足饭饱,打开电脑,带上耳机,在扣扣音乐里听着忧郁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开始上网。

  我之所以戴耳机是为了避免听到那帮学生回来后例行活动的动静,长期这么骚扰,荷尔蒙分泌会失调的。

  浮生如梦在线。

  我主动给她发过去一个握手的表情,她随即回复了一个微笑。

  “好几天没见你了!”我说。

  “有事出去了,今天刚回来!”

  “哦。”

  “看到你在听《阿根廷别为我哭泣》,喜欢这首歌吗?”

  “是的,其实我喜欢它,是因为这首歌的忧郁。”

  “此刻,你的心情是忧郁的吗?”

  “或许,可能,差不多,不过,在忧郁的日子里,偶尔也还能寻找到一丝光亮。”

  “这么说,你今天是找到了一丝光亮了?”

  “白天刚谈成了一笔生意,多少心里感到一些安慰。”

  “祝贺你,你一定是一个优秀的企业管理者。”

  我心里一阵惭愧,不错,曾经自己是一个自信而小有成就的企业主,但现在却什么都不是。

  我说:“我其实是一个垃圾的企业管理者。”

  “别这么作践自己,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怎么样,这几天忙不?”

  “一般,你呢?”

  “忙啊,刚接手新工作,很多东西需要熟悉,有压力,也有动力,阻力也不小。”

  “有信心吗?”

  “必须有!办法总比困难多嘛。人生就是奋斗,我可以接受失败,但是不能接受未曾奋斗过的自己。”

  我心里一震,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为了理想、事业和爱情而充满高昂的斗志,只是经历了双重打击的我现在变得心灰意冷。虽然自己现在也在做事,但心中没有了曾经的豪情壮志,现在的努力,只不过是为了度过眼前的危机混口饭吃而已。

  其时,我带有一种自虐倾向,不想让自己有思想。

  一会儿我说:“你心态很好,一定会成功的!”

  浮生如梦:“谢谢你的鼓励,我相信一句话:一个人的生命中有很多事情足以把你打倒,但真正能把你打倒的是自己的心态,所以,我觉得心态很重要。”

  我心中一动。

  浮生如梦:“你的忧郁是来自于烦恼吗?”

  “不知道,唉。”

  “不要叹息,我觉得,或许你应该是一个执着的人。”

  “何以见得?”

  “因为,人的一切烦恼来自于执着。”

  我心里一动,半晌没有说话。

  接着她问我有关营销的问题,我给予了详细的回答,她不时发过来大拇指表情,显然很满意。

  我然后问她:“你们营销的商品是什么?”

  “一种文化产品。”

  “太笼统,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你猜猜?”

  我今天刚推销完自己的文化产品,于是下意识打出两个字:“报纸!”

  浮生如梦发过来一个呆呆的表情:“啊——恭喜你,答对了。”

  我一楞,这个浮生如梦的原来营销的是报纸,那自然就是和我同行了,不同的是她是高高的管理者,我是低低的推销员。

  我不由问:“你哪家报社的?”

  海州有大大小小十几家报纸,竞争相当激烈,每年都有发行大战。

  “对不起,暂时保密好吗?要是告诉你了,你就能知道我是谁了,那这网络就木有神秘感了。别忘了我们做网络朋友的初衷。”

  我明白她的意思,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浮生如梦该不会是秋彤吧?

  元朵早上无意中说过一句话,秋彤出去考察刚回来,而这个浮生如梦也是出去刚回来。

  一想到这里,我又开始了剧烈的蛋疼,世界真的这么小?现实中避不开秋彤,在虚拟世界里难道也无法摆脱她?

  既然她不愿意说,我决定在不询问她底细的情况下试探一下她的真实身份。

  从谈报纸营销入手。

  我:“做报纸营销,宏观的我搞不来,不过微观的一些东西,倒可以给你提供一下思路,比如,实用见效快的实战策略。”

  对方果然很感兴趣:“快说。”

  “比如,可以搞报商合作……”我侃侃而谈,抛出了诱饵。

  对方沉默片刻,接着回复:“你说的对我的思路很有启发,我会认真考虑。”

  鱼儿上钩了,我静观鱼儿咬钩后的表现。

  我就看海州哪家报社会在最近推出这个举措来。哪家搞这个,浮生如梦就是哪家报社发行的掌门人。

  我暗暗祈祷浮生如梦千万不要是秋彤,却又有些心不由衷。

  人在很多时候都是自相矛盾的。

  之后连续两天,投递完报纸,我就在站里帮元朵干活,等着验证自己那晚抛出的诱饵。

  我似乎有一丝不详的预感,浮生如梦弄不好就是让我胆战心惊的秋彤。

  这天等到下午4点多,什么迹象都没等到,倒是等来了房产公司那销售部经理的电话。

  现在,该给这经理一个名字了:张晓天。

  张晓天在电话上很兴奋,说我的办法效果很好,这两天涌上门来的客户比以前1个月加起来还多,还有5个当场就决定买房子,只是订报收据太少,要到站上来取收据。

  放下电话,我和元朵说了下,元朵快乐地蹦起来:“亦克大哥,真看不出,你竟然能耐这么大!”

  我不动声色地说:“不是我有能耐,赶巧了,我去人家门上订报纸,正好那销售部经理有这个营销计划……”

  我感觉出那张晓天是个好大喜功之人,也就干脆顺水推舟送个人情。同时我不想木秀于林,以免引起秋彤的注意,也不想招来同行的嫉妒。

  元朵目光里闪过一丝遗憾:“那销售部经理真牛,你够幸运的。”

  一会张晓天来了,我介绍元朵和张晓天认识,元朵和他握手:“张经理,刚才听我大哥说了,这个营销策划出自你之手,你可真有水平,以后多多指导。”

  张晓天有些意外地看了我一眼,接着打个哈哈:“这个……小意思,吃这碗饭,就得干这事,本职工作而已。”

  说完,张晓天又赞许地看了我一眼,随即又看着元朵,眼神有些闪烁。

  元朵给张晓天拿了10本收据,张晓天看看表:“到下班时间了,不知道元站长能否赏光共进晚餐呢,我请二位一起吃个便饭。”

  张晓天很聪明,知道初次见面单独邀请元朵未必能成,就把我拉上了。

  元朵看着我:“亦克大哥,你有空吗?”

  我正好想借这个机会开开荤打打牙祭,点点头。

  于是,大家一起去了附近的餐馆。

  吃饭时,张晓天兴致很高,毫无愧色地给元朵大谈营销的技巧和经验,显得深喑此道。

  看得出,这家伙初次见面就对元朵很有好感。

  元朵用敬佩的目光看着张晓天。

  酒足饭饱,张晓天主动提出要送元朵回家,元朵有些迟疑,看着我,我冲张晓天说:“我喝多了,那就有劳张经理了。”

  元朵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我挥挥手径自离去。

  回到宿舍,登陆扣扣,浮生如梦在线。

  浮生如梦说:“我这两天一直在琢磨你上次和我说的事,打算在10月份大征订开始前成立大客户开发服务部,采取包括报商联盟等多种方式,搞集团作战,向规模要效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生产队里的偷人事 乳夹 震动 走绳play 调教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