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流行语库

官场少妇雪白大腿| t大校花的沉沦记2部分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10-13 16:50:42浏览:0分类:流行语库 宝贝

 唐茜旋即脸上微红,娇声滴滴地道:“第一,有你在,我胆子大一点;第二,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我们可以偷偷尝试一下那种甜蜜的滋味儿!”

  我这小娇妻点子还真不少,说得我怦然心动。

  “什么是甜蜜的滋味儿?”我再次故意地笑问道。

  “哼,明知故问!”娇妻嘟着小嘴儿,哼声道。

  我乐道:“老婆,我真不知道,还请你详解!”

  唐茜的娇脸更红了,屋里虽然只有我们两个人,但她还是附在我的耳边,娇声颤动地低声道:“等到了吴哥的家里,我不是要和他同居么,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偷偷钻到你的房间里,和你做那种事情,在那种陌生的环境里,一定是很刺激的!”

  靠,这的确是很刺激!

  我这个外表很端庄的老婆,原来是一肚子的闷-骚。

  能有这么一个忠心于自己男人的闷-骚型老婆,有哪一个男人不开心呢?

  我迫不及待地伸手就去剥唐茜的裤子,她惊吓地推拒我道:“呀,你……你还想干嘛?”

  “老婆,你说得我心动了,再干一下!”

  “你不怕累坏自己,以后日子长着呢,有你弄的!”

  “不行,我现在忍不住了。”

  “不行……”

  “不行也得行!”

  “——……”

  ……

  云收雨散后,老婆稍作整理,我们吃完了蛋糕,她开始忙着收拾桌子,而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吴天成的电话,告诉他,在我的千劝百磨下,老婆已经同意了这种事情了。

  当然,为了能让唐茜答应这件事情,

 文学

我有意渲染了一下我所下的功夫,意思是借此告诉他,我老婆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亮子,太感谢你了,我知道弟妹有你做工作,她一定会答应的。这样吧,明天是双休日,我在福星大酒店摆个台面,请你们聚一下!”

  听他这么一说,我客气地推让道:“不用了,吴哥,摆台面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不行,我已经将我有女朋友的事告诉家里人了,明天我的小姨妈要来,她要先掌一下眼,看望一下弟妹呢!”吴天气急道。

  我顿时一愣,特么的,这姓吴的是怎么一回事儿,我还没将唐茜同不同意的事情告诉他,他就先斩后奏,将唐茜介绍给他家里人了?

  遇到这种人,我也是无语了。

  我说:“吴哥,你这也太急了吧?”

  吴天成在电话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语气道:“不是我急,是家里催得太紧了,我也是被逼急了!”

  好吧,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那边,吴天成又道:“亮子,你和弟妹多多沟通一下,当着我小姨妈的面,千万别露馅儿,你呢,就装成是弟妹的哥哥,到时我就称呼你为大舅哥!”

  泥马,他都将我的身份给定位了。

  我也是无奈地说:“行,这个没问题!”

  此时,吴天成又提出了一个事情:“亮子,明晚我的小姨妈,要在我家住上一晚,所以,到时弟妹不可能随你一道回家了,她要在我那住一晚!”

 

  什么,让我的唐茜在他那儿住,这不是搞突然袭击吗?一时间,我的心情就像在狂风的袭击下,凌乱了。

  “吴哥,你……这太突然了,恐怕唐茜绝对不会同意的!”我急忙说道。

  吴天成笑道:“我也知道有一点突然,不过,我相信有你做工作,弟妹肯定会同意的!”

  说到这儿,这家伙立即就将手机给挂了。

  刚从厨房忙完出来的唐茜,发现我脸色不对劲,问道:“亮哥,你是怎么了?”

  于是,我不得不将刚才和吴天成通话的内容,和她说了一遍。

  “这……怎么行,让我心理一点准备都没有,这吴哥太不像话了!”唐茜面色有些发白地道。

  我也有些为难地道:“唉,明天他的小姨妈要来,如果你要是随我回家了,就怕他小姨妈会起疑心的!”

  “那你陪着我一道住到吴哥那儿去吧!”唐茜用求助的眼神望着我。

  权衡再三,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叹道:“那他小姨妈会疑心更大了,在这世上,哪有当大舅哥的,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的妹妹后面呢?如果这次我跟你去了吴哥那儿,下一次我就不好再随着你到他老家去了!”

  我听吴天成提起过他这个小姨妈的事情,他的母亲早在几年前患病去逝了,按照他母亲的临终前的遗嘱,她离开后,就让自己家里的最小妹进嫁到吴家,照顾他的父亲吴老大。

  说白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吴家是家大业大,吴天成的母亲是担心自己离世后,丈夫再娶,产业会落到别人的手里,还不如让自己的妹妹进来,控制住吴家的产业。

  豪门人家的水深!

  这次吴天成的小姨妈来这里,显然是专门来对唐茜进行考察的。

  当我将这些事情告诉了唐茜后,她蛾眉微蹙,半晌这才道:“好吧,看在老公的面子上,我答应下来吧!”唉,我的唐茜心地总是这么善良。

  这时,我又给远在皖南宣城乡的父母打了一个电话,说这次春节唐茜单位还有事,不能够回来了,等过完年后,再带她回来拜望二老。父母虽然在语气上显得很失落,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再三叮嘱我,春节后,无论有什么天大的事儿,也要带唐茜回老家,亲戚们都想见一下她呢。

  我信誓旦旦地向父母保证,一定会的;唐茜也抢过我手里的电话,撒娇似的向二老问好,说她连做梦都想着要回老家看望爸妈了。二老在听了唐茜的声音后,乐得不行,乖乖儿媳妇叫个不停。

  第二天傍晚五点左右,我按约带着唐茜去了福星大酒店。因为要见吴天成的小姨妈,临出门前,乖巧懂事的唐茜,也刻意打扮了一下。她上身穿了一件红色的紧身毛衣,下面是一条黑色笔直的长裤,把她优美的曲线愈加显现出来,显得优雅和妩媚。

  自从结婚后,唐茜一直将飘逸的长发高高挽在脑后,显示出她已是少妇,只是这次她要去见吴天成的小姨妈,不得不改换了发型,将长发披散下来,束成了一个马尾。

  她这发型一改,真的,显得比少女还要少女,简直就是一个花季少女,浑身上下散发出青春洋溢的气息。

  因为我的身份变成了唐茜的哥哥,因此,在着装上就显得很是随意了,让人看上去,我们是典型的一对兄妹关系。

  既然为了配合吴天成的演出,我们当然的要尽力做一对优秀的演员。

  赶到福星大酒店那里时,吴天成早在门口等着了,这家伙穿了一件雪白的衬衣,皮鞋打得贼亮,显得十分精神、帅气。

  在第一眼看到唐茜时,这小子顿时两眼一亮,直接窜上前来,伸出一只手,笑道:“哎呀,今天我的女朋友唐茜打扮得太漂亮了,我好喜欢!”

  听他这么一吼嚷,唐茜粉脸通红,杏眼瞪了他一下,可是,她也只得伸出手,蜻蜓点水似的,和他的手碰了一下。

  然后,吴天成这才转身迎向我,笑道:“大舅哥,欢迎你的到来!”

  妈蛋,他倒是挺入戏的,搞得好像唐茜真是他的女朋友,而我是他大舅哥似的,这小子如果不去当演员,简直是好莱坞的损失。

  “你的小姨妈呢?”我横了他一眼儿,质问道。

  吴天成朝楼上呶了呶嘴,道:“在楼上的包厢等着你们呢!”

  在进了电梯里,吴天成嬉皮笑脸的望着唐茜,笑道:“唐茜,今天能够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在我的小姨妈面前,还希望你能够尽量配合我,千万不要让她看出破绽出来,否则,那就前功尽弃了!”

  “放心,吴哥,我既然来了,一定尽量当好这个演员!”唐茜特别将演员二字咬得很重。

  吴天成很是开心地一笑,望向我道:“亮子,你也要配合好哦!”

  我笑着捣了他一拳,道:“当然,谁让我们是好兄弟呢!”

  在进了三楼的一个包厢时,吴天成冲着一个贵妇打抢模样的年轻女人笑道:“小姨妈,我将女朋友接过来了!”

  在我的目光迎向那位贵妇时,顿时不由得一怔!

  我真是怎么也想不到,吴天成的小姨妈竟然是那么年轻。

  这女人看上去也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模样,一头青丝高高盘在脑后,一张完美如画古典型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白皙雪嫩的皮肤,漂亮的锁骨。

  她穿了一件蓝底印花旗袍,脖子上围了一条洁白的羊绒围巾,在她身后的椅子上,搭了一件价格不菲的草皮风衣。蛾眉淡描,朱唇红艳,一双凤眼极具灵气,春水盈盈。

  泥马,这哪是吴天成的小姨妈,如果说是他姐姐还差不多,皖北出来的女人皮肤都稍黑,想不到她长得那么雪嫩,就像久居城市里的一位美少妇似的,浑身散发一种熟透了的苹果气息。

  我早先听吴天成介绍,说他小姨妈长得多么年轻漂亮,以为他是吹牛的,想不到还真如他所言!

  吴天成的小姨妈名叫谢碧婉,也不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在我第一次见到她时,我隐隐约约感觉出她身上有一种狐媚子气,同时,也感觉出在她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很深的心机……

  反正谢碧婉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不简单,可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也顾不得想得太多了!

  谢碧婉两眼上下打量了唐茜半晌,拉过她的手,咯地一声娇笑道:“哎哟,你就是唐茜,在来的路上,我就听天成介绍过你了,说你乖巧漂亮,极是聪明伶俐,你还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此刻一见,果不其然,我的个乖乖肉,连我这个女人见了你,都魂不在身上了。小茜,告诉小姨妈,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小宝宝,让我抱抱?”

  这个女人突如其来的询问,顿时让我和唐茜两人不由得一愣,不明白她怎么问出这句话来了。

  这当口,就听吴天成哈哈一笑,对谢碧婉说道:“小姨妈,虽然我和唐茜同居在一起了,可我们都商量好了,眼下最重要的是以事业为重,孩子的事以后再说!”

  卧槽!

  闻听到吴天成的解释,我差一点儿爆出一句粗口来了,你这家伙真是满嘴胡言,老子的小娇妻唐茜什么时候和你同居在一起了!

  当然,我也能够理解吴天成,他这么说是为了让他的小姨妈相信,自己和唐茜早已“即成事实”了。我倒是无所谓的,这可让唐茜窘迫极了,脸红到耳朵根,她偷偷的狠狠瞪了吴天成一眼,警告他不要再胡说了。

  可是,谢碧成却当真了,说:“这怎么行?我们吴家公司已经够火的了,在几个城市都开了分公司,天成,你眼下最重要的任务给我生下一个小宝宝,要让我们吴家后继有人!”

  “小姨妈,到时还得看我的老婆了!”吴天成丝毫也不顾唐茜的警告,伸手揽过小茜的腰,顺手在她的纤腰上捏了一下。

  我一看也有些发急了,这姓吴的也太不顾我的感受了,当老子是空气么?

 这家伙当着我的面就对唐茜动手动脚的了,如果我不在场的话,还不知道他还能干事出什么来呢。

  算了,我心中暗想,朋友妻,不可欺,这道理他不是不懂,也许是他当着自己小姨妈的面,故意这么做的吧。

  “天成,当着小姨妈的面,别毛手毛脚下的好不好?”显然,唐茜不吃他这一套,真的动怒了。

  “没关系,你们小年轻怎么闹都没关系的,小姨妈开心着呢!”

  谢碧婉说着,从旁边的一只小包里取出一方锦盒,打了开来,取出一串纯金的项链,上面还系着一块玉雕,她将东西塞进唐茜的手里,笑道:“小茜,这是小姨妈送给你的,权当是见面礼,价格一般,十六万元。”

  特么的,十六万还是一般价格,有钱人说话真是舌头大!

  “小姨妈,我不能收你的礼物!”唐茜要将金项链给推回去。

  一旁的吴天成发急了,一把拉住唐茜的手,道:“小姨妈送给你的东西,你就收下来,不要白不要!”

  “就是,如果你不收,我可要生气了!”谢碧婉说。

  唐茜此时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我,意思是她到底收不收。

  反正吴家不缺这些小钱的,正向吴天成所说的,不要白不要,我冲着唐茜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妹,你就收下吧!”

  至始至终,在这张酒桌子上,我就像一个局外人一样,此番我一开口,谢碧婉这才正式打量了一下,她眯着杏眼,笑靥如花地道:“这位是唐茜的哥哥吧?来时我听天成介绍过你了,说你和他是非常好的兄弟,而且还是你将唐茜介绍给我们天成的,是吧?”

  “呃,是……是的。”我点头应着,心理真不是滋味儿,我有那么贱么,会将自己的老婆介绍给吴天成做女朋友?是他求我的好不好,而且是临时女友。

  此时此刻,谢碧婉一双美目再次在我的身上滴溜溜转了一个圈儿,笑道:“有其妹必有其哥,大舅哥长得一表人材,身体真是壮实哦!”

  吴天成立马接着话儿道:“小姨妈,实话告诉你吧,我这位大舅哥可是一位练家子,一般四、五个根本上不了他身的!”

  “是嘛,这么厉害?”谢碧婉闻言,饶有兴趣地笑道。

  吴天成的目光转向我:“大舅哥,你说,我这位小姨妈长得漂亮不,比你们江南女人丝毫也不差吧?”

  我也不知道这小子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怎么提到这个问题上来了,我扫了谢碧婉一眼,竟然发现她挺期待地样子等着我回答。

  说实话,让我当着自己老婆的面,夸别的女人长得漂亮,我还真的说不出口来的。哪个女人漂亮,能比得上我的唐茜呢?

  不过,戏还是要演下去的,我尴尬的扫了谢碧婉一眼儿,干咳了两声,说道:“小姨妈的确漂亮,想不到还如此年轻!”

  闻言,吴天成哈哈大笑,道:“大舅哥,我也搞不清楚我的生母是怎么想的,她死后,竟然将自己的小妹子嫁给了我家老头,这么一朵娇滴滴的鲜花儿,岂不是插在牛粪堆上了么?说实话,如果小姨妈不是老头子的女人,我就将她介绍给你了!”

  “天成,别没大没小的,你是怎么说你父爸和小姨妈了?”谢碧婉冲着吴天成美目瞪了过去,但我却能看得出来,她并不是真的生气,而且在她的神情里还带着几分小得意。

  遇上吴天成这种人,我也是醉了,他那嘴真够大的,什么话也能说得出来的。

  不过,我也发现这吴天成是变相的拍他小姨妈的马屁,这家伙脑子灵活着呢,否则,他也不能将父亲的公司打理得那么红火了。

  接下来开始吃饭,席间,我的唐茜为了配合吴天成演戏,殷勤地给谢碧婉夹菜、陪酒。我发现谢碧婉的酒量很大,自己根本陪不及她。

  几杯酒下肚后,谢碧婉脸现桃花色,看上去的确明艳动人。说话间,她将目光投向了我,突然一本正经地问道:“大舅哥,有一件事情想请问你一下,你有女朋友了么?”

  问这话的时候,她还有意看了唐茜一眼,我不由得心下一怔,难道这个鬼精明的女人发现出了什么破绽?

  在听了谢碧婉的问话后,当时我那一个窝心,心想,特么的,老子不但有女朋友,而且还结婚了,现在坐在吴天成身边的唐茜,就是我的老婆。

  可这种话我能说得出口吗?这一说出来,整个戏就给演砸了,那吴天成肯定对我要恨死了。

  好吧,为了姓吴的,我就“忍辱负重”吧,继续配合他上演这出好戏。

  我笑了笑,冲谢碧婉说道:“还没有呢,像我这样一个穷吊丝,有哪家女孩子脑子里缺了一根筋,会看上我!”

  说着这话儿的时候,我暗中偷偷向唐茜丢了一个眼色,她则偷偷冲我瞪了一眼,继而捂着嘴窃笑,她的意思是说:“难道我嫁给了你,脑子就是缺了一根筋么?”

  岂料,谢碧婉闻言,咯地一声跟小狐狸似的笑了起来,冲我道:“大舅哥,可不能这么埋汰自己的,只要缘分到了,会有女人找上门来的!”

  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谢碧婉是话里有话的,也绝对想不到她所指的那个找上门来的女人,却是她自己……

  不得不说,谢碧婉在酒桌子上是一个高手,一餐饭吃下来,我们四个人一连喝了三瓶茅台,我已经坚持不住了,唐茜更是面如桃花,吴天成显然带了几份醉意,我溜到卫生间一连大吐了几下,脑子里总算清醒了一些。

  这里,吴天成的公司来了一位秘书,本来我要就此别过,可是走的时候秘书扶着谢碧婉,唐茜和马腾互相搀扶,而我正要发作,自己的老婆不搀老公,居然扶别人,马上又意识到,自己现在必须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唐茜现在是吴天成的女朋友,而我还是一个单身汉。

  再说,事先已经约好了的,吃饭结束后,唐茜得跟着吴天成回到他那儿去住的。

  看得出来,唐茜在扶着吴天成的时候,心里很时别扭,不时的回头向我这边张望。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当然不好反悔,为了不在谢碧婉面前露出破绽,我还大度地冲着唐茜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小妹,好好扶着妹夫,我走了!”

  其实,看着自己的爱妻依偎在别人的怀里,我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吴天成这小子平时本来就色,我发现他揽着唐茜的手,不知道是喝多了手发软还是故意的,慢慢滑到腰上,现在又不动声色的放在她丰满的屁股上。

  唐茜的屁股很敏感,这是我知道的。眼见得她被吴天成拉在怀里,我使劲甩甩脑袋,确认不是幻觉,仔仔细细地回忆昨天晚上和吴天成的约定,心里似乎隐隐约约的发疼。

  谢碧婉临上车前,回首向我挥了挥手,笑语盈盈地道:“大舅哥,春节那天,我邀请你和天成、唐茜一道到我们家去做客!”

  “好,谢谢小姨妈!”谢碧婉的话,正中我下怀,我答应得非常利索。让我的老婆一人跟吴天成到皖北乡下去,我还真的不放心呢。

  看着他们一行几人上了吴天成的宝马,呼啸而去,而我突然变得孤零零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失落。

  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我一头栽倒在了床上,心想,希望吴天成能不失君子风范,在这一夜最好不要有什么伤害我小娇妻的事情发生。

  想像着自己的小娇妻有可能躺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像一对亲蜜的情人生活在一起,我的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涩和痛苦。

  转而又想,平时吴天成和我关系好得像兄弟一般,今天他虽然有些举止过于出格,也不过是做给他小姨妈看的,我不应该将他想得那么不堪的,否则,我怎么能当得起是他的好兄弟呢?

  如果我再胡思乱想的话,说明我的人品有问题了。

  这么想了一通,我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儿,又想,说不定唐茜趁着谢碧婉睡着了时候,还会给我打电话的。

  于是,我又眼巴巴的等着唐茜的电话。

  我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眼看时间进入凌晨时候了,也没有接到唐茜的电话,不知不觉间,我睡着了。

  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三点多,唐茜这才回到了家里。回来时,她没有空着手,两手提着大包小包,她说,这都是吴天成的小姨妈给她买的衣服。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谢碧婉也顺便给我买了一套名牌服装。

  唐茜说,她原本推拒不要的,可谢碧婉硬是说,她身上穿的衣服质量不是太好,作为吴家未来的儿媳妇,怎么穿这种低档次的服装呢。

  吴天成也在暗中劝她,他吴家不缺钱,不管是谁送她什么礼物,不收白不收,就算是她做他“临时女友”的报酬吧。

  看来这吴天成也真够朋友的。

  我最关注的问题,当然不是这些服装了,问:“小茜,昨夜你是和谁睡在一起的?”

  虽然我知道唐茜即使和吴天成在一个房间,根本发生不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忍不住要问,毕竟唐茜是我的小娇妻,在心理上还是越不那个坎儿。

  我觉得自己真是很可笑,明明我已经答应了吴天成的事情,而且也知道,春节时唐茜随他回到老家乡下,可能要与他同居在一起,为什么总要在这一方面上计较呢。

  唐茜在听了我这一问话后,展颜笑道:“这也是我昨天到了吴天成那儿,最为担心的问题,没有你在身边,我哪敢和姓吴的睡一个房间。好在到了那儿后,吴天成的小姨妈拉着我和她睡在了一起。”

  听她这么一说,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笑道:“吴哥的那个小姨妈,一看就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她让你和她睡一起,一定和你说了什么吧?”

  “是,”

  唐茜旋即俏脸生红,道,“我真是想不到,吴哥的小姨妈什么话都能问得出来,她问我和吴哥什么时候发生关系的,还问吴哥在床上那……那东西怎么样,我有什么感觉……”

  靠,连这些问题,谢碧婉都能问得出来。

  显然,这姓谢的女人是故意在试探我的唐茜。

  “你是怎么回答的?”我对这一问题倒是挺感兴趣的。

  唐茜一张俏脸更显得羞红欲滴,娇羞地道:“我能怎么回答,后来被他逼得没办法了,我只得移花接木,将你和我在床上发生的事情,说给她听了。可我怎么也想不到,吴哥的这个小姨妈,竟然是那么浪……”

  “浪什么了?”我连忙追问道。

  唐茜顿了一下,道:“我半夜醒来,想到卫生间方便一下,却发现吴哥小姨妈不在床上,待我到了卫生间门口,却听到从里面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

  “是什么声音?”我问。

  唐茜说:“当时我也好奇,卫生间门掩了一半,我朝里面一瞧,却发现吴哥小姨妈身上的衣服全脱了,手在身上乱摸着,咿咿呀呀的哼着,面色潮红,嘴里还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汗,八成这谢碧婉在听了唐茜所说的事情后,自己忍受不了啦,独自跑到卫生间浪去了。

  看来这女人是欲求不满!

  “她在叫谁的叫名字?”这女人太有意思了,我不由得好奇地笑着问道。

  此时,唐茜扔了我一个白眼,粉唇微噘地道:“哼,我想不到她叫的竟是你的名字,王亮!”

  什么,这谢碧婉在干那事儿的时候,竟然叫的是我的名字?

  听了唐茜的话,我的脑袋一下子胀大了。

  这事情也太不合常理了吧,我和谢碧婉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她还是吴天成的小姨妈,他老爸的女人,我和吴天成是好兄弟,她在卫生间里干那种事儿时,怎么可能会叫我的名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官场少妇雪白大腿| t大校花的沉沦记2部分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