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词榜单

车超多的校园甜宠文 奶一压在玻璃窗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0 15:21:47浏览:0分类:热词榜单 宝贝

    “这传单是只发给孩子和家长的?”范轻乐保持自己的好耐心问,她也说不上自己今天耐心怎么那么好。明明平时是连个善心都懒得发的人。

    但等她抬头透过玩偶的“嘴”那看到一双眼睛的时候,她算是明白了什么。

    兜兜转转,让她有耐心的还是那么几个原因。

    看着穿着笨重的玩偶服的人朝她点头,范轻乐提着自己的东西说了一句,“辛苦了,别中暑。”她没再多留,朝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走。

    陈梓柠忍住不让额头上的汗水落在眼里,但还是打湿了睫毛模糊了视线。大中午闷在玩偶服里不是件好做的兼职,但工资不错,一天两百。陈梓柠咬咬牙也能忍过去,这几天一直这样下来的。

    她没想到会遇到范轻乐。幸好她今天的这套是店里最严实的,只有在玩偶咧开的微笑那设置了透气和往外看的地方。躲在这样一层皮下,以她那种对什么人都漠不关心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发现?

    陈梓柠喘了口气,脸上闷得通红,但心里刚才那种慌乱已经随着她呼出的气息消散了。

    一连两天都在碰到一个八年没见的人,她都不知道这算有缘还是没缘了?

    范轻乐在咖啡馆里挑了个能看见陈梓柠的位置。

    是的,陈梓柠。

    她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

    范轻乐觉得自己有些生气,但那气又不知道往哪撒。她把买的大包小包随便扔在空座上,看到不远处那个还在发传单的背影,她连一口咖啡都喝不下。

    “这几年,你到底遇上什么事了?”范轻乐舍不得挪开目光,穿过玻璃折下来的阳光刚好在那道笨拙的身影上烙下一个光圈,模糊了轮廓。

    范轻乐印象里班上的小班长特别怕热。夏天要是停电没了风扇,她能为了贪凉把头搭在窗沿那听课。到了夏天,她还会自觉地接一盆冷水在教室里泼,在自己的座位附近泼得格外多。夏天上体育课,她都是要磨到最后一刻才出教室。

    说到体育课,范轻乐请假请的勤,体育课更是如此。有时候她临时才发现是体育课,连假条都懒得写,直接口头上编个理由在陈梓柠那请个假。一般来说陈梓柠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那么一次出了点小插曲。

    “班长,下节体育课我不去了啊。”范轻乐坐在风扇底下,说完就往桌上一趴,贴着桌面惬意地玩着手机。

    陈梓柠已经走到教室门口了,手上还拿了个羽毛球拍,看到范轻乐这副样子皱了眉头,“你怎么老请假,今天还有体质健康测试,不能请。”

    范轻乐不以为然,放下手机趴着看着陈梓柠,“哎,那测试能补测不?”

    “……可以。”陈梓柠万分不情愿地点头。

    “那跟老师说我下次一定去。”看着陈梓柠那副为难的样子,她轻笑了声放缓了语气,“真的,班长,我大姨妈来了,你不想看我血崩吧。”

    “……可你上周也是这个理由请的。一周了,你大姨妈还没走?”陈梓柠咬了咬唇,鼓起一边的腮帮子,显然有点生气了。

    “嗯。”范轻乐都忘了上回请假胡诌的理由了,轻笑一声,“那怎么办?班长你要去厕所检查一下吗?”

    她前几天贪凉,吃了不少雪糕。这次大姨妈就好像来“复仇”的,让她的小腹那阵阵隐痛。相应的,脾气也大了不少。范轻乐可是强忍着脾气在这掰扯的。实话实说,她连逃课都不怕,请不成假又怎么样。

    “你很疼啊?”陈梓柠放下手中的羽毛球拍朝范轻乐走过来,“要不要接点热水,我那有暖宝宝……”

    广播里的正式铃响了。

    范轻乐抬起眼皮看着想拿她桌子上的空杯子接水的陈梓柠,心那软了下,“班长,你迟到了,快去上课吧,记得帮我请个假。”

    她的手在桌底下用力地揉了揉小腹才若无其事的站起来把自己的杯子拿回来,“我自己来。”

    陈梓柠不自在地收回了手,“好吧,你再趴会吧,我去帮你请假。”说完就提着自己的羽毛球拍跑了。

    范轻乐看她走了又趴回去了。还是睡觉省事,睡着了就不疼了。

    十几分钟后,痛得睡不着的范轻乐烦躁地坐起来,一手揉着小腹,一手拿过自己的空杯子。正当她准备自食其力站起来去接热水的时候,教室前门口映上道纤细的身影。她顺着影子过去,看到了流着满头大汗的陈梓柠。

    “班长?”范轻乐惊讶,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时间,她往教室正前方上挂的钟看了一眼,是还没下课,才上课二十分钟不到,“还没下课呀?”

    “我……”陈梓柠喘了口粗气,“今天只测八百,测完就解散,我就回来休息了。”说着她看了一眼范轻乐还空着的杯子,叹了口气,“你还没接水?”

    “困了会。”范轻乐很坦然,看了眼陈梓柠身上的汗,出于同学关爱之心问了句,“八百那么累?”

    陈梓柠想翻白眼但忍住了,“今天外面30℃,热死了。”她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拿走范轻乐的水杯,“我帮你接。”

    “谢了。”范轻乐心想,班长挺负责的,生活委员、安全委员都没她那么关心同学。

    “没事。”

    范轻乐看着陈梓柠去接了水,又看着她在自己的座位翻翻找找,两分钟后回来。

    “给你。”陈梓柠把水杯放到范轻乐面前,又将三个橘色的像装膏药的袋子放到范轻乐手里,“这是暖宝宝,可以暖宫的。”

    没等范轻乐再道一声谢,她就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范轻乐的指尖碰到杯壁,温热的。她看了眼跟她隔着一个教室的陈梓柠。正好看到她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圆盒子,从里面沾了点膏药往太阳穴上抹。

    教室前排开着的窗户吹进带着热度的风,一起一伏,将熟悉的清凉油的气味吹到了后门。

    范轻乐笑了笑,轻轻地说了句,“别中暑了。”除了她自己没有谁能听到。

    “诶,刚才那姐姐朝你要传单你怎么不给人家啊。”挨着陈梓柠发传单的姑娘趁着人少的时候问了句。

    杨婷婷是个大一的学生,做这个发传单的兼职不是第一次了。说来也巧,她几次发传单都能遇上陈梓柠,一来二去算是结下了打工人的工友情。她长得眉清目秀,发传单的时候笑眼盈盈地,传单发的也快。

    哪怕陈梓柠是套在玩偶服里也没她能发。

    “这不是宣传亲子活动的嘛。”陈梓柠的嘴唇因为缺水显得苍白,怀里压着大大的玩偶头套和一沓没发完的传单,“我就没给她。”

    杨婷婷递给她水,“少说了,我才不信。谁不巴望着早点把传单发完早点走人?谁主动要我巴不得多给几张。”

    “那,那天几个大妈主动找你要,你给得不情不愿的。”陈梓柠没接那瓶水,“谢谢,我不用。”

    杨婷婷只带了一瓶水,递给她的是已经喝过了的。虽然说同性直接喝同一瓶水不算什么事,但陈梓柠觉得很膈应。

    唯一一次和别人共饮还是在体育课上拿错了矿泉水瓶。而且,她直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和她买了一个牌子的矿泉水,做了同样的标记,喝了差不多的水的人是谁。

    “那大妈要传单还不是卖废品想多加点称。”杨婷婷把水拿了回来也没多想,“真不喝?你真能忍啊,待那里头肯定很闷吧。佩服。”

    “还行。对的起工钱。”陈梓柠轻笑,看着剩下的传单,运气好的话两个小时就能搞定。搞完她还得赶回“归零”上班。

    “唉,姐啊,我们都是苦命的打工人啊。”杨婷婷感叹一句,转头拍拍陈梓柠的肩膀,“我下午还有事,就先走了啊。陈姐,加油!”

    “嗯,你去吧,好好学习。”陈梓柠淡淡地点头,在她走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去自助售卖机买了瓶最便宜的矿泉水。

    范轻乐一直在咖啡厅坐着,她看着陈梓柠在树荫下坐着吃面包当午饭。看着她站在路口,顶着烈日,发了将近两个小时的传单。

    范轻乐什么也没做,就那样看了一下午。直到陈梓柠已经走了,她才结账走人。

    本来想回家的,但走路过去太远了。范轻乐现在又只想走路,好像把精力落在脚上就可以放空大脑,不用理已经乱成一团的情绪。

    既然这样。

    范轻乐看了眼时间,现在走路过去,“归零”差不多也开门了。

    去还是不去?

    去了应该能看到陈梓柠,就是头绪可能更乱。不去,头绪一样是乱的。

    “算了。”范轻乐叹了口气,她看了眼自己脚下的高跟。用这双鞋走一两个小时过去,也不知道是她的脚先废了还是鞋先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车超多的校园甜宠文 奶一压在玻璃窗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