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词榜单

情侣间的姿势|小东西我干的你怎么样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09:20浏览:0分类:热词榜单 宝贝

    刘强摆了摆手,脸上却毫无歉意,苦哈哈的像头烂黄瓜,“张嘉轩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那老娘们脾气之爆,宾客名单全是她一个人在定,我连插句话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安排咱们班的同学啊?”

    “什么?”张嘉轩听笑了,“刘强你特喵地被一女人控制了?”

    “什么出息哇?”

    “你结个婚试试?”刘强摇了摇头,“我家那口子三十饿如虎,老子一天三次都喂不饱她。”

    “那是你太菜了看看我……”

    “诶诶诶诶,你们能不能别在班长面前说这事?”蓝冬突然窃笑着爆出,“班长都快三十了还没谈过恋爱。你们在这儿大张旗鼓地说这事儿,有意思?”

    “……”

    “?”

    楚祈懵了一下。

    自己什么都没做火也能烧上来?

    “什么??”孟凡惊呆了,拉起楚祈的手臂夹在自己的大波浪里摇啊摇,“班长,你你你……”

    “还没谈过恋爱??”

    全班人屏息凝神地看着楚祈亟待她的回答,眼里冒着幽幽的绿光,比上学那会还要求知若渴。

    楚祈扬了扬眉,干干脆脆地点个了头。

    全班一片哗然。

    男男女女们都在窃窃私语,尤其是当初在班上被楚祈“制裁”得最严重的那几个男人,捂着嘴贴到对方耳朵上大吼:“我操……牛逼……三十了还能是个剩斗士也不多了……”

    “你妈的滚远点……你这是说悄悄话吗?老子耳朵都要震聋了。”

    “行吧行吧,我小声点。”

    “咳咳咳!其实啊!我就是想说!这怎么会啊,班长长得也挺好看啊,有钱有颜有胸有屁股的,怎么会……”

    “嘿,那是你们不知道。”蓝冬坐在台上摇着腿忍笑,“咱们班长可是高岭之花,难摘得很。”

    “谁动的了她啊。”

    “你说是吧,班长?”

    楚祈半挑高眉毛,理了理外套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

    她两手闲闲地垂在西装裤的中线褶皱边,真丝白衬衫的下摆在震耳欲聋的音波里稍晃,米白色的穆勒鞋微微挪动来到这几个男生的跟前。

    昏暗的灯光下,她高翘的黑色马尾像睡美人触碰的纺锤针,还没触碰到他们分毫他们便早早闭嘴,几个男生感受到她身上独特的绝对压迫感,浑身不符气质地颤抖起来,忙用手指攥住一个虚无的拉链,从左往右拉,做个闭嘴的手势。

    可是,晚了。

    “我想说明两件事。”

    楚祈抱着双臂,简明扼要地竖起第一根手指。

    “第一,低质量的恋爱不如单身自由。”

    “我觉得我这么单着,也挺好的。”

    她竖起第二根手指。

    “第二,我不可怜,我有工作有同事,它们都能给我解闷,我非常,非常,不需要专门找个人干这事。”

    楚祈扣住大拇指和食指,环成一个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眼神却慵懒如猫,“ok?”

    “……okkkkk!”

    她心满意足地点头,往台上走去。

    楚祈很礼貌地和盛子玉说了下情况,盛子玉是她当年在高中的男闺蜜,非常懂她这么个工作狂把工作看得比命还重要,但还是不舍地抱着她哭了老久老久。

    末了,还不忘在她的袖口擦擦鼻涕。

    楚祈嫌弃地皱起了眉,可看在他是今晚的主角又下不去手,只好非常“温柔”,无奈地,一掌把他推回DJ的屁股上。

    “嗷草!”黑人老哥爆出一腔纯正的中文,“给老子屁都打出来了!”

    “……?”

    -=-=

    班上有的人也因为今天还要上班要先走,几个和楚祈比较熟的同学便提议一块送楚祈到停车场。

    顺道蹭蹭她的车。

    萧瑟的冷风微微作响,像加了醒酒汤似的吹得人瞬间清醒,门口的榉树上停歇了不少鸟雀,因为一行因为醉酒说话声音也忍不住大了些的人而惊飞。

    身上混杂的烟味和酒味浓烈不堪,阴魂不散,始终横贯保存在针织之间。

    跟谁家的舔狗似的。

    看着自己湿哒哒的袖口,她稍稍嫌弃地脱下西装廓形外套,搭在小臂上。

    站在黑色大别摸我前,楚祈也非常礼貌,主动邀请他们一块上车,她送大家回去。

    大家纷纷点头,几个狗腿子甚至抢过楚祈的衣服要帮她拿,她拒绝几番还是无果,倒是有个过分殷勤的男人拿到以后,疑惑地长“咦”了声,“班长,你刚刚喝酒洒袖口上啦?”

    “嗯。”

    “哎哟没事,我帮你擦擦。”

    说罢,那男的边对着那滩鼻涕渍开始又哈气又擦拭。

    “班长,你这酒还怪黏的哈哈。”

    “……嗯。”

    可能还有点咸。

    车上的大家,热络地聊着从前,其中一人连了她车内的蓝牙,开始放起摇滚和放克继续嗨。

    窗外,是莱东的璀璨夜景。

    呛鼻的烟圈从后座升起,伴有一阵接一阵的灰雾,她不动声色地偷偷多开了点窗,一只手架在车窗上,一只手悠哉悠哉地开着车。

    看上去竟有种莫名慵懒的矜贵。

    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蹦这么久实在蹦不动了,同学们气息奄奄地躺在座位上休息。

    准备换个话题。

    聊八卦。

    有人忍不住先开口:“班长,蓝冬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您到现在都没谈过恋爱?”

    楚祈没说话,算是默认,拉下指示灯,左转弯过去。

    “天!为什么啊班长!今年下半年您就30了,没几年好霍霍了还不赶紧随便找个小鲜肉爽爽?”

    楚祈神秘地笑笑,“鸭子店里的小鲜肉可比男人好找。”

    “……”

    “……”

    班长还是班长。

    永远那么……精力四射。

    送完车里的一大半人,剩下最后两个人,车里的温度却格外高涨。

    楚祈调低了点温度,礼貌地问了下他们各自的地址。

    结果其中一个女生一开口,就是娇喘连连,“班长~班长~”

    “在。”

    “温度~温度调高点好嘛……啊……”

    “哦。”她磨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楚祈从内后视镜里看不到,还以为她这是在现场看起了AV居然自我高潮起来,便扭头过去。

    却,被雷击到。

    “……”

    挺牛逼的,是在表演。

    楚祈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转过头去假装无事发生,重新问:“所以,你们住哪儿?”

    “班长,我和他住一块呢。”

    “我们都住在桂圆小区呢。”

    “……哦。”

    还是窝边草好啃。

    楚祈的车也调了个头往城市的另一边开去。

    城市的霓虹灯明媚跳跃,微醺的灯光下,她的食指像秒针一样点点敲击钟盘,无意间地抬起疲惫的眸,却窥见左后视镜里,两个小年轻激情运动。

    女生□□半露,眼神迷离,男的裤子都脱了,露出大半边的屁股。

    她眼底的火花也在其中忽明忽暗。

    忍不住脸红了下。

    却默默地在心里计时。

    生活好像是这样。

    又好像,不该是这样。

    她似乎,在这方面垫底了。


当前tag:

以上就是情侣间的姿势|小东西我干的你怎么样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