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词榜单

手从衣服下摆探去 手来到两人结合的地方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10:14浏览:0分类:热词榜单 宝贝

    陈灿灿被送去医院那一日,天色铅灰,风雨交加,救护车上,少女脸色呈尸体的灰,惨烈无色,她睁着眼看着车顶,血从额头一路往下淌,流过眼球往下形成干涸的血迹,血迹爬满了巴掌小脸,如果不是医生每隔三十秒便探一次脉搏,还以为她没有了呼吸。

    二十分钟后,救护车到达医院,少女被匆忙抬进抢救室。

    手术室灯光瞬亮,人已经危在旦夕,一刻也不能耽误。

    凌晨冰凉的手术室外坐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男人双退微微岔开,手肘支撑在双膝上,双手并拢,将脸埋在手心里,掩盖住痛苦的神情。

    只要稍加观察就会发现,这男人就是国际各大商业杂志和福布斯名人榜上经常出现,年仅34岁便富可敌市的雾杳集团的老总周以司。

    男人不顾助理的劝阻,不吃不喝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定不定数小时。

    六七个小时后,手术室灯牌熄灭。

    经助理提醒,男人抬起头,神情是来不及整理的颓废和痛苦,他起身,抢救室门缓缓打开,一群穿白大褂的人从里头出来,神情晦涩。

    周以司腿软,被身侧的助理扶住,好不容易站稳了,却觉得身心俱寒,由脚底生出冰凉的感觉,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哀迅速将他吞没,大名鼎鼎的老总,年轻有为的青年企业家,却在生死面前感到了万般无奈,嗓音由于长久没喝水导致非常干涩,声音飘渺,苍白无力,“我有钱的,多少钱都可以,求你们救她,救她……”

    突然,一个救护人员边冲出来边惊喜地喊,“呼吸机生命线有起伏了!郑医生,你快进来看看!!”

    -

    两年后。

    辛辛那提大学,全世界知名的心理学博士都由这里产出。

    北美时间下午3点,最难预约的德国籍教授菲力普什教授的心理咨询室,但有些人有免预约通道,这些人就是菲力教授的长期治疗对象。

    咨询室里灯光全闭,只有头顶一盏暖黄色的吊灯在极力营造一种温馨舒适的氛围。

    菲利教授第一次遇见这么疾手的病患。

    眼前少女那双眼睛好看,琉璃珠子似的瞳仁里明明清澈透亮,明明年纪不大,身上却总是有层让人看不懂的东西,周遭又有种清冷孤寂感。

    德国教授操持一口德味英语口音,“别看了,一遍遍地回忆过去不是好事。”

    泛黄的黄皮日记本已经被翻得边角留下痕迹,事发两年来,少女就在翻阅这本日记本,明明就那么一点的内容,她却翻了无数次。

    她姿态自如地窝在柔软舒服的单人沙发里,垂着眼睫,从容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眼睫轻颤,眼底情绪不明。

    突然,她念出里面一段话。

    “我去找老师,老师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个巴掌拍不响!’,从那之后,他们变本加厉地欺负,我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我有错,我有原罪……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那些欺负有个学名,叫校园暴力。”

    菲利教授很苦恼。

    这是一年来少女到这里找他治疗的第九个周期了,都不见成效。

    少女很语速很慢地念完了这段话,最终合上那本日记本,抬眸看向菲利教授。

    日记本被合上之时,从里头掉了张东西到地毯上,就在菲力教授脚边。

    好像是一张照片!

    菲力教授捡起那张照片看清楚照片中的人那一刻,眼皮猛地跳动。

    照片应该是在中国一个湿地公园拍的,一个身型瘦小羸弱的女生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女生一件深蓝色学院风校服,一头齐耳短发,看起来年纪不大,她的动作十分拘谨,放在腿上的双手无处安放般揪了起来,正在看着镜头的脸色苍白,目光无神,眼角下的泪痣透着股颓废感,一种毫无生机的颓废感。

    而那张脸,竟然和眼前这个少女高重合!!

    除了……神态不一样。

    照片里的女孩子皮肤干枯如草,眼神带着溢出照片的自卑,嘴角苦相地瞥向下,可以看出那是她经年累月的习惯神态,宛若枯败的,垂危的曼珠沙华。

    菲力教授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少女。

    尽管非常像,菲力教授还是不敢相信,觉得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眼前的少女虽然目光平和,但不像照片里的人那样黯然失色,包括她微微往后靠的姿态,其实在心理学上都是一种捕猎者的从容姿态。

    “谢谢。”她微敛眸,伸手。

    菲力教授犹疑着把照片递过去,微笑着点头,“不用谢。”

    少女接过照片,菲力教授无意看见照片背后一角印着个几个字,字下有时间。

    陈灿灿。

    时间显示是两年前。

    菲力教授心中很诧异。

    不过两年时间,便能做到形同两人,由内而外地做出改变吗。

    “你以前叫陈灿灿吗?”菲力教授还是问出了口。

    少女把照片夹回日记本里,她掀起眼皮望向菲力教授,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唇,不答发问,“病例本上不是写了吗。”

    菲力教授低头朝手边茶几看了过去。

    病例上写着她的名字和资料——

    周杳。

    十八岁。

    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在读学生。

    -

    几个月后,正是地中海丰收季节,葡萄梅子,漫天的灿芒铺了一路,隔绝的别墅外和平鸽回旋,拉远了看像是地平线那头,东方春回时期南飞的燕。

    期间周以司带着少女去了一趟罕莫德的当地教堂,教堂庄重严肃,无论是不是信徒,都让所到者油然升起一种对万物和生命的敬畏,离开时,她数着台阶一阶一阶而下,身后钟声经久回荡。

    钟声惊动了外头枯枝上两行乌鸦,大鸟扑棱棱振翅与天空中白鸽一同盘旋远去。

    北大西洋海岸的风吹动裙摆,少女身姿绰约,影子却孤傲,单薄的背挺直,下楼梯时嘴里轻声默念着——loveispatient,loveiskind.

    爱是恒久忍耐,

    又有恩慈。

    周杳忽而停住脚步,转身往教堂看一眼。

    她的心底有道声音在说——去一趟吧周杳。

    回去吧。

    那里还有尚未解决的事,和必须要接受惩罚的人。

    周以司一开始不同意,她的导师瑞克教授也不同意,说周杳,你是我最喜欢的学生,难得一见的犯罪心理学研习天才,你不要钻牛角尖,这世间不是每一件事都公平和正义可言的。

    周杳沉默了良久,缓声开口,“曾经有个学生问你,为什么我们要学这个,你说这并不能让你所向披靡,日进斗金……”

    而是——

    为了能保护自己和所爱的人。

    周杳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

    周杳还是回去了——

    圣斯兰私立高中开学开得比普通寻常高中要晚,开学已经是三月末了。

    天公不作美,西城区下起了雨,天空好似被捅了个窟窿。

    西城区作为本市早就开发的富人区,多年来经久不衰。

    周杳坐在车后看着外头淅淅沥沥哗哗啦啦,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烦。

    她最讨厌下雨天,可回西城这半个月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在下雨。

    周杳摘了MP3,跟司机说,“老秦,就这停吧。”

    司机老秦回头,知道她想低调,但今天天公不作美,纠结道,“小姐,这雨那么大,我还是送您到门口吧,何况今天新生开学,前面门口人多车多,您还有哮喘,周总知道了扣我工资。”

    周杳笑了笑,反驳,“没那么娇气。”

    下车前,她告诉老秦,“晚上不用来接我了。”

    她清亮的声音混在雨声里,却格外的清晰。

    雨劈里啪啦掉落在脚边,周杳穿了双运动鞋,白T束进黑色小裙子里,背着中号的北极狐书包,她踩在沥青地上,鞋尖难免被打湿,她注意到了却浑不在意,直接往前。

    此时,身后传来摩托机车轰鸣的声音。

    身后不断地鸣喇叭,嚣张至极,宽大的马路不走,要周杳让路。

    分明就是在戏耍路人。

    周杳戴上了挂在衣服领口的耳机,当没听见,徐徐往前走。

    开机车的人嬉耍不成恼羞成怒,擦着少女的裙摆而过,然后一路飞驰,冲了出去。

    周杳的球鞋,以及黑色裙子下的腿全然被溅湿,她低头瞧了眼,站住脚步,微抬高伞沿,朝那几个飞驰而去嘻嘻嚷嚷的机车少年看去。

    ——

    “老李,你他妈欺负人家女生干什么?!”

    那人单手控车,叼着根没点燃的烟,“我他妈可没欺负她,老子响了多少声了,她也不让,不是故意的干什么?”

    另外一个人戏虐地说,“傻逼,人家带着MP3,真没有绅士风度,陈少,是吧?”

    三个人一同朝陈笳域看过去。

    四辆改装过的机车,陈笳域开的是最贵的,因为陈笳域家里最有钱,他的车子换个零部件就动辄五位数,陈笳域连头盔都没带,就这么穿行在街流,唇角一勾,没说话。

    有人回过头看见刚刚少女的脸,“卧槽,居然不是背影杀手,那女生长得还挺漂亮。”

    “嘁,多漂亮?”

    “眼睛下面有颗泪痣,跟咱们域哥长一模一样的地方。”

    “傻逼你说什么呢,这么远你都看得见哈哈哈。”

    不知道是哪句话让陈笳域回头看了一眼。

    雨水淅淅落落飘飘荡荡,也只一眼,陈邪的目光压逼,眯着的狭长眼眸里深凉深凉地,直接急刹车,长腿一迈,落地,往回走。

    另外三个飙车少年愣了下,在身后喊,“域哥?!你去哪?”

    “什么意思啊?域哥跟那女生认识?”

    “不可能吧?”

    雨滴依旧淅淅沥沥哗哗啦啦,身材颀长的少年扔下机车径直往这边走,周杳顿住脚步站在原地,微微抬高伞沿,目光平静地望着他。

    有个人好像穿梭了重重雨幕,由远及近,逐渐清晰,直到站在周杳的面前,捉住少女拿MP3的手腕,粗粝的声音带着暴躁,介乎是少年和成年男人之间,与落珠声一并,混合着进入少女的耳朵,格外地清。

    “你叫什么名字。”他颤抖拽紧周杳的手颤抖着。

    两年之久,足以让少年人的轮廓变得更加硬朗,此刻头发被淋湿,几缕细碎黑发散落额前,不见丝毫狼狈,隐约几分淡淡的让这个年纪女生欲罢不能的邪气。

    周杳不懂,并且觉得有趣,他怎么会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这张和陈灿灿相像的脸。

    不是厌恶吗?

    周杳略一歪头,似是不解,不一会儿反应过来,清澈地笑了下,“你在跟我搭讪吗?”

    少女一手虽然被他抓着,另外一只手却依然稳稳当当地抓着伞柄,没有任何惊慌,她甚至把伞往他那边移了移,好心道,“你身上湿了。”

    陈笳域抓着她手腕的力道加深,幽深的目光像是要将她看穿,钉死,语气凶狠至极,“你叫什么名字?!”

    他重复一遍。

    “我叫周杳。”少女干脆利落,有穿透力的声音穿过雨丝,很好听。

    这个名字仿佛有震慑力般,陈笳域怔在原地,“你不是她。”

    周杳知道,这不是他想要的名字。

    周杳脑袋一歪,唇角弯了一下,一副以为他要搭讪的神情,“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知道,这样问他会露出毫不掩藏的厌恶。

    毕竟。

    他对别人的喜欢弃之如履,从不放在眼里,甚至可以放在泥地里践踏,严重到要夺取他人生命的地步。

    这就是高高在上的陈家大少爷。

    果不其然,他干脆地松开她的手,眼睛里显露出一丝的厌恶,而后干脆地转身,单手抄袋。

    周杳又将伞抬高了几分,将他离去的背影完全纳入眼底。

    那道颀长的身影,又由近及远,穿过重重雨幕,越来越远,只留下一道影,周


当前tag:

以上就是手从衣服下摆探去 手来到两人结合的地方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