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词汇

下周我回来检查若若 被男朋友做到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56:25浏览:0分类:热门词汇 宝贝

    洞府名曰“云川”,以云为川,直上九重天,是重虚宫掌门的洞府。

    但如今在这气派非凡洞府住着的,却非掌门本人,而是掌门的夫人。

    现下,虞南棠正满眼愕然地站在镜壁前,衣襟褪到腰际,露出大片雪白肌肤印在透亮的镜壁上。

    白皙无瑕的肌肤上不见一丝儿伤痕。

    确认再三,她的伤消失了。

    “奇怪。”她喃喃道。

    这种致命的重伤,就算用师门最好的伤药,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她恢复到毫发无伤的地步。

    莫非是她错觉?

    她努力回忆着受伤时的情况,可那时情势太危急,异兽仿佛凭空出现,她压根来不及思考,只能仓皇逃命。如今回想,异兽的出现就透着几分古怪。首先青髓笋虽然罕见,但也算不上特别高阶的灵物,纵然有妖兽守护,其修为断不会超过金丹;其次她去冰窟之前就做了万全准备,确认近期那里没有高阶妖兽才前往的。

    从她进入冰窟到她剥髓时,冰窟都风平浪静,那只她见都没见过的异兽,从哪里冒出来的?

    南棠揉揉眉心,正百思不解之际,殿外忽然传来声音。

    “掌门师尊有令,若五师叔醒转后需要什么仙药灵草,只管往掌门库房去取,不必过问他。”

    温润的声音传来,南棠一下子就认出来人。

    虽然她身为掌门道侣,但因她又是掌门的五师妹,所以山门中小辈都称她五师叔。眼下来传话的,应该是她掌门师兄前几年刚收的大弟子聂隐。

    ————

    聂隐正站在云川大殿的殿门外交代守殿的小道童,只是未等小道童回应,殿门忽被一阵风扫开。

    敞开的门中,隐约可见素衣的女修。

    “聂隐,你师父人在何处?”女修的声音,似风扣环佩,玉音清脆。

    聂隐朝她施礼道:“回五师叔话,师父现下人在璩灵洞。萤雪师叔受了重伤,如今几峰的峰主都聚在璩灵洞为萤雪师叔疗伤。”

    南棠闻言眉头顿蹙,她想起自己昏迷时听到的交谈和那枚青髓笋。

    “璩灵洞发生了何事?”

    “镇在门派内的邪兽赤幽挣脱禁锢逃遁,萤雪师叔带人前往追捕。如今虽然赤幽虽被抓回,可萤雪师叔却被赤幽重伤,危在旦夕。”聂隐道。

    “我的青髓笋可是被你师父拿去给萤雪配药了?”南棠又问道。

    聂隐应声“是”,南棠忽然不语,殿上气氛有些凝滞,聂隐也不敢离去。五师叔的修为虽然十年如一日的进展缓慢,如今连山门内几个资质出众的晚辈也比不过,他这个掌门大弟子也早在数年前超过了她,但辈分就是辈分,又是掌门夫人,维持着面上的尊敬是必需的。

    过了片刻,聂隐才又听到她的声音。

    “待他忙完,请他来云川一趟。”

    除此之外,南棠别无他话。

    ————

    聂隐离开后,南棠当即便叫来守殿的道童,让他把第一个发现她昏迷在山门的人找来。

    发现她的是重虚宫守山门的外门弟子,修为才到炼气初期,十五、六岁的年纪,还有些稚气,见到她就拜倒,激动地唤她:“见过五师叔。”

    这年月,也只有这些刚入门不久,不明就里的弟子,才会发自内心地敬她。

    南棠将人虚扶而起,问起他如何发现自己的。

    “昨日弟子在西山门当值守门,正午时分有传送符阵现于门前,师叔浑身是血从阵中乱叔而出,一头栽倒地上,把弟子吓了一大跳。”这弟子虽还稚嫩,但回起话来有条不紊。

    “那你见我之时,可曾发现什么异状?”

    他认真想了想,回道:“符阵打开时,有寒气传出,弟子似乎听两声兽吼,法阵关闭后就都消失了。弟子见师叔昏迷不醒又浑身浴血,不敢怠慢,立刻将师叔送回云川。”

    “我身上穿的血衣可在?”南棠问向守殿童子,她醒来时身上已经换成干净的衣裳了。

    “禀师叔,在的。”道童回了句,很快就将血衣取来呈予南棠。

    南棠边将血衣展开摊在莲榻上,边问:“我昏睡了多久?”

    “师叔已昏睡了两天。”童子回道。

    南棠点点头,目光落在血衣上。

    她昨日所穿的是御寒最佳的浅橘色火鳞纱裙,如今这裙子被鲜血染透,胸背处是大片干涸发暗的血渍,前后各有几处撕裂。她将残裙提起,这几个破损处恰好重叠成五个破洞。

    南棠手作爪形在破洞处比了比。

    不是她的幻觉,她的确被异兽锐爪洞穿过身体。

    ————

    遣退道童与守门弟子,南棠方踏出云川的殿门。

    时值寒冬,凡间大多已是大雪寒沉,但云川四周仍旧春光明媚。重虚宫的老祖在踏山任君之时,将宝珠华璃留在云川之上,从此掌门的洞府只剩春和景明,不见夏炎秋萧冬寒。

    云川的一切,都与三十年前,她和大师兄结修之时一般无二。

    可如此盛景却只她一人独享——自二人结修起,师兄便将云川留给她,他则挪去青霄峰另一头的穹海修行。

    这一去,就是三十年。

    若非殿后供着的那对浸过他二人精血,留有他们各自魂神的小石像,她都要忘记,她与江止已是结过生死契的道侣。

    漫长仙途,除非寿元自然而终,否则便是同生共死不离不弃,这是玉昆修仙界关于情爱最沉重的承诺。

    用在他们身上,未免有些可笑荒谬,但又无可奈何。

    谁让,她中了锁情蛊。

    以生死契结修,是让她活下去的唯一办法。

    南棠甩甩头,不知自己为何突然作此感慨,莫非是心魔又起?

    锁情蛊虽然因为她与师兄结下生死契而蜇伏,却从未消失,它会在宿主无法感知的情况下无限催发宿主负面情绪,因爱生痴,由痴生恨,再得嗔怨妒……这些情绪日积月累,慢慢沉积于心,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她,渐渐成了心魔。

    有心魔之人,都易走火入魔。她取青髓笋就是因为此物有凝心静气压制心魔之功效,能够助她在结丹时摒弃外物,专心突破。

    心魔若起,她无法自控,因而只能设法压抑,这些年已经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

    但抑久必扬,心魔反噬尤其可怕,她害怕终有一日她控制不住自己,所以每每情绪稍有波动,她必要想办法平息,今日也不例外。

    可待要默运静心的功法,南棠却又觉得心绪识海平静无波,昔日种种虽然在脑中浮现,却只如残片碎影,让她生出几分旁观的错觉来。

    她在殿门处站了片刻,确认自己的感慨就只是感慨后,方祭起传送灵宝。

    ————

    聂隐已经离开许久,但大师兄还是没到云川。

    他既不来,只能她去找他。青髓笋的事,他得给她个说法,东西没了就没了,她得想个找补的办法。除此之外,她还得去找找二师兄夏淮。夏淮是个丹修,医术了得,她想问问自己那平白无故消失的五个血窟窿。

    在门派里转了小半圈,她才问到这两人的下落。

    今日她的四位师兄都在璩灵洞。

    璩灵洞位于青霄峰南面的白眉峰上,是整个重虚宫灵气第二大的地方。璩灵洞虽然称洞,实际却是个清幽雅致的地方,有一方飞瀑清潭,潭畔建有竹屋轩廊,潭面之上有五色虹经年不散,四周奇花不败,异香阵阵。

    一看这地方,就是仙女的住处。

    南棠落在璩灵洞前的草地上,还没上前就被守在竹屋外的人拦下。

    “五师叔。”聂隐行个礼道。

    他大概猜到南棠来此为甚,主动道:”掌门师尊正在替萤雪师叔疗伤,夏师叔、宋师叔与程师叔护法,如今已到重要关头,不能打断。五师叔交代之事,弟子记在心间,待此间事了就禀呈师尊。”

    一句话堵了南棠的嘴。

    她抬眼望去,只见整个飞瀑清潭都被半透明的霜白光圈笼罩在内,其中有修士分坐三位,护着悬于清潭正中的两个人。

    隔着段距离,她只能隐约看到那两人面对面盘膝浮空,四掌掌心相对,不时有青色灵光自二人掌心间冲天而起。

    “五师叔,您请先回吧……”聂隐见她怔怔的模样,无声叹息。

    南棠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

    白眉峰比青霄峰要大,南棠离开璩灵洞后并未回云川,而是在白眉峰上逛起来。

    说是逛,其实也是漫无目的的瞎走。

    边走,边想。

    她的掌心贴着心房,感受着心脏跳动的平缓节奏,觉得自己平静得有些不对劲。

    平时她只要听到”璩灵洞”这三个字,就已经不痛快了,可刚刚她瞧见那一幕,除了些微怅惘之外,心头竟连一丝起伏都没有。

    这委实不对劲。

    再怎么说,她也暗慕过大师兄,这么多年来浑浑噩噩地等着江止。可他们虽是结过生死契的道侣,却只为保她不死,并不能让大师兄爱上她。她的心魔受蛊所催,却因情而起,求而不得的嗔痴怨恨累积了三十年,她见不得他对萤雪好,受不了他的疏离漠视,心头有痛却只能压抑,常常是有苦难言。


当前tag:

以上就是下周我回来检查若若 被男朋友做到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