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词汇

做完后下面撑的好开 发了狠的往里撞小说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56:59浏览:0分类:热门词汇 宝贝

    秦恪到了三清宫,长袖舒展,没有寒暄便直入主题:“萧天尊,你找我何事?”

    萧陵颇有些无奈,他们俩人已共事千年,萧陵自认合作还算愉快,然而秦恪见了他,永远这样疏离冷漠。萧陵笑道:“秦天尊,既已离了公堂,便可以清闲一二了罢。你这样,不像是和朋友说话,倒像是审问犯人一样。”

    秦恪坐在萧陵对面,问:“是须弥镜有动静了?”

    萧陵挑眉,彻底放弃和秦恪谈感情。萧陵收敛了笑脸,很快进入正题:“是。西奎天尊闭关已一百年,今日须弥三千镜生变,位主西方。我给西奎天尊算了一卦,这一次,他恐怕闯不过去了。”

    秦恪听到皱眉。他们四人虽然同是天尊,但是权力、职责、任务截然不同,北宸主刑名,南极预未来,东阳领农耕,而西奎天尊,掌管的是杀戮。

    东南西北四位天尊尊号、职责不变,但是坐在天尊位置上的人,却是时时变化的。西奎因为主杀,被全天下的杀戮、戾气侵袭,历来容易走火入魔。玄墨在西奎天尊的位置上坐了两千年,算是历代西奎天尊中坚持时间最长的了。然而,他也不行。

    天地分四极,每个方位必须有人镇守,不然天倾地斜,山海崩塌,将会引发大乱。如果玄墨这一劫渡不过去,那么寻找下一位西奎天尊人选,将迫在眉睫。

    秦恪问:“须弥镜可有其他指引?”

    萧陵摇头:“没有。不过西方杀气重,能镇压得住全天下杀气的,天庭中就那么几个人,无需须弥镜指示。原本太白星君是最好的人选,可惜,他失踪了。”

    太白星主战,太白星君周长庚是天庭出了名的战斗狂魔。据说周长庚成仙前,是凡间的一个武林高手,练武练到极致忽然打通了灵窍,以武入道,修炼多年后飞升成仙。

    但周长庚飞升后,却不服管教,惹出不少乱子。几年前,他因喝酒触犯天规,拒不受罚,打伤天兵后跑了。天庭一直在通缉他,可惜,至今没有抓回来。

    秦恪问:“可有周长庚线索?”

    “没有。”萧陵说,“就算把周长庚抓回来,他也要去天牢受罚,不能解燃眉之急。而且以他的性子,不适合高位。他当星君时都带头违反天规,若让他当了天尊,该如何服众?”

    秦恪明白了,直接道:“那你有了新的人选?”

    “不敢当,只是有几个推荐而已。”萧陵说着调出须臾镜,镜面停留在一个男子身上,“最适合的,当数贪狼星君季安。”

    萧陵的人选和秦恪想的一样。贪狼主权柄财富,贪狼星转世到人间,一般不是权臣名将便是开国皇帝。这样的人放在西方镇压杀气,刚刚好。

    不过,秦恪想了想,道:“季安似乎在人间历劫,今日,他该历劫回来了。”

    “这正是我找你来的目的。”萧陵长袖轻挥,须臾镜中景象变幻,呈现出人间皇宫的景象,“他历劫失败了。”

    秦恪微微震惊,他看着须臾镜中血流满地的“盛况”,顿了一下,说:“他主贪狼位,转世之后,莫非成了文人?”

    “不是,他文武兼修,按照本来命数,是出将入相之才。”萧陵长长叹了口气,将镜面调到另一个女子身上,“要怪,就怪这个女子吧。”

    秦恪将目光落到镜面中的女子身上。女子容貌极盛,身上穿着帝王冕服,但是却倒在血泊中,已失去了气息。秦恪只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说:“他历劫失败是他的事,与女人何干?”

    “并非我推脱责任,这事,还真和她有关系。”萧陵收起须弥镜,给秦恪倒了盏茶,说,“季安在人间化名裴纪安,他本来历劫可以成功,按照司命写好的命数,他出身尊贵,少年得志,但是在成年时家逢大变,跌入谷底。他所在的王朝会迎来女帝主政,裴家失去圣心,全家流放,他和广宁公主的婚事也被取消。后来他在边疆磨炼心志,履立战功,从微末升为节度使,多年后以拨乱反正之名攻入京城,废除女帝,拥立太子,同时和公主再续前缘。他和公主的女儿会成为王朝下一任皇后,他的儿子也会迎娶新皇公主,成就一段功成名就、出将入相的不世佳话。但是现在,方才那个女子横插一脚,不仅阻断了裴纪安的仕途,也妨碍了他和广宁公主的姻缘。导致裴纪安没能勘破情劫,历劫失败。”

    秦恪听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看在同僚的面子上,尽量委婉地说:“他似乎有些太无用了。”

    “不是他无用,他已经尽力了。”这一点萧陵须得站出来给贪狼说句公道话,“他一直在抗争,但是他的外祖和舅舅被斩首,堂弟被贬谪致死,未婚妻被夺,妹妹和外甥被谋杀,母亲被气得重病,祖母也在愤懑中撒手人寰。这些事,全是一人所为。他气不过,最终选择和那个女子同归于尽,也在情理之中。”

    秦恪尚不了解情况,不予置评。不过依萧陵的描述,裴纪安确实有些惨,而那个女子,也未免太狠了。

    萧陵继续说道:“按道理这一世不成,安排他再投胎转世就好。但是天庭情况危急,已经等不了他再轮回了。所以,我想让他带着记忆,重回此世。”

    “可。”秦恪说,“但是因果有律,他若是重生,他的仇家也该带着记忆重生。若不然以有心算无心,与理不公。”

    萧陵就知道秦恪会这样说。都说天庭法度严,可是秦恪比冷冰冰的天规还要冷硬,指望他同意给贪狼开小灶,绝无可能。

    萧陵知道说不动秦恪,干脆顺势转了口风,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这个女人真的太狠了,不给贪狼记忆,贪狼赢不了,给贪狼记忆,就必须给李朝歌记忆。我在须弥大千镜中推衍了几百种可能,绝大多数,又是失败的。”

    秦恪问:“李朝歌是……”

    “那位差点逼疯贪狼的女子。”

    秦恪了然,他问:“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萧陵笑了笑,亲手把茶放到秦恪手边,说:“所以,依我之薄见,最好有人下凡,辅助贪狼度劫。”

    秦恪终年不化的脸上,难得露出些许惊讶。萧陵生怕秦恪不同意,连忙说道:“贪狼主财权,除了你,一般人压不住他。而且,秦天尊这些年虽然主司刑名,不再打打杀杀,但最初时,亦是以战功飞升。唯有你去,才能拨乱反正,保护贪狼顺利渡劫,化解天庭存亡危机。”

    秦恪沉默,他自然不会中萧陵的语言陷阱,可是他自己亦清楚,他未必是辅助贪狼的唯一人选,却是最省时省力的人选。千年来秦恪遵守天规、维护秩序已成了本能,如果这符合天庭的利益,即便有违秦恪意愿,他也别无二话。

    秦恪很快便点头:“好。”

    萧陵大喜,忙道:“天尊心怀大义,以天下苍生为重,在下佩服。秦天尊放心,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不会耽误天尊太多时间的。不过,以秦天尊的神力,你在凡间随随便便甩下袖子,恐怕下界便山崩海啸了。为了天下生灵着想,秦天尊最好压制修为,封印法力。”

    “这是自然。”秦恪估算了一下,说,“我这些年疏于修炼,压制到三分之一,应该够了。”

    萧陵一时没接上话。他顿了一会,说:“秦天尊未免太低估你自己了。依我看,至少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秦恪本能皱眉,十分之一连法术都放不出几个,他与凡人何异?但是秦恪想到这是天宫的安排,为了天下苍生,他还是同意了:“好。”

    “多谢天尊。我已查过,裴家有一位寄居的表公子,姓顾,名明恪,比裴纪安大一岁,正适合天尊。这是顾明恪的相关信息,请天尊收好。”

    顾明恪的身份信息都准备好了,从一开始,萧陵就打算好了吧。秦恪没有拆穿萧陵的算计,收好折子,转身往外走。他离开时,萧陵的声音从背后追上来:“秦天尊,你下界是为了任务,一切以贪狼历劫为要,请勿沾染凡尘。尤其要防备李朝歌那个女子。”

    秦恪没有理会,倏忽间便从三清宫消失。


当前tag:

以上就是做完后下面撑的好开 发了狠的往里撞小说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