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词汇

说着手已经探了下去 54岁副局长与34岁副处长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29:18浏览:0分类:热门词汇 宝贝

    大家是来考大学的没错,也更关心学习,但学习之外,总需要点什么来点缀调剂,比如看看热闹。

    今天这场热闹,陈慧明完全不是王京京的对手,她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几个回合,只剩哭,大家对双方都不够了解也谈不上对谁有偏见,但依旧觉得可惜,那种当看客不过瘾的可惜。

    陈慧明哭哭啼啼,不再跟两人说话。

    军训结束的时候,江渡的红眼病逐渐好转。她在任何场所都很小心,而且相信所谓对视几眼就会传染人的鬼话,所以,她跟王京京说话时,都盯着地面。

    小许重新给大家按高矮次序排了位置,两周一次平移。

    周末的时候,江渡回了一次家。

    先冲个澡,外婆做饭时,她在自己卧室里写日记。日记是什么呢?是补白青春期寂寞的东西,记着日常里的琐碎,记着不一样的风景,或者,承载一些不为人知隐蔽的念想。

    江渡的作文很好,不是非常有文采的好,而是特别质朴的那种,所谓大巧若拙。无论写什么,都有种大地敦厚温柔之感。她的日记乍看也比较流水账,春风怎么吹,秋雾怎么弥漫,操场上的阳光如何晒得头皮滚烫,树林下的沙堆却是温的……还有还有,有个男生成绩特别好,眉毛黑黑的,个子高高的,衣服穿X号,看人总是居高临下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可是,他并没有要和我相处。

    每写一行,江渡就抬起头盯着窗外的桂花树发几秒怔,桂花树香的发腻,她打个激灵,继续埋头写。

    吃饭的时候,外婆过来喊她。

    外公拎着小马扎也进了家门,老两口都退休了,外婆热衷于拿着布口袋起早去菜市场转悠,外公则喜欢跟老头下棋,江渡一回来,外婆就会烧一桌子的菜。

    有荤有素,颜色搭配鲜艳。

    “眼睛好了吧?宝宝?”外婆给她盛大骨头汤。

    外公早把江渡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说:“我看孩子差不多了。”

    江渡属于报喜不报忧的性格,她说起军训趣事,学班主任说话的语气,学教官的严厉,把外婆逗的直笑。

    只有江渡回来时,家才更有家的样子,热闹的,有说有笑的,连陈旧的家具都跟着焕然一新。

    饭吃差不多,外婆下意识往桌子上的日历瞄了一眼,江渡知道这意味什么,中秋节是哪天,她早留意过了。

    那个人,一年之中回来两次,中秋和除夕,合家团圆的日子,也是她必须呆表姨家的日子。

    江渡很多年没和外公外婆一起过中秋了。

    显然,今年也不例外。

    两个老人默默对视一眼,外婆满脸愧疚地开口:“宝宝,今年中秋还跟以前一样,行吧?”

    有什么行不行的呢?江渡照例黯淡了瞬间,她笑笑:“行,学校放假我约王京京去书店。”

    外婆欲言又止,眼神里的情绪万般复杂,根本无法用言辞形容。

    江渡只知道那个人是妈妈,妈妈回家,她就必须走,否则,妈妈永远都不会回来。

    有一年,她实在是好奇,也实在是渴望,她觉得妈妈应该会喜欢自己,她从不闯祸,爱学习,爱劳动,像头温顺的小羊羔。王京京跟人骂架打男生,被人找上家门,她妈妈都偏向她。江渡觉得妈妈要是多了解了解她,一定会喜欢她。她就在这种心理下,又偷偷回来,还没瞧清楚什么,被外婆发现,老人大惊失色地把她往表姨家方向赶。

    江渡觉得太委屈了,忍着泪,频频回头,只能看见外婆不断起落的手势:快走。

    她哭了一路,到表姨家门口时把眼泪擦干净才进去。

    就算是这样,江渡也没问过大人包括表姨一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觉得,如果一件事别人想说,不用问就会告诉你,如果不想说,问了也不会说,何必为难别人呢?这个别人如果是家人,更不能为难了。

    像是补偿,外婆又照例多给她零花钱,江渡不爱乱花钱,但这次,她准备花掉。梅中竞争残酷,江渡进校是中等水平,没什么存在感,老师们眼里只有两个事,清北和一本率,江渡非常担心自己最终只能读一个普通大学。

    她没什么好方法,搞题海战术,多做卷子好像是唯一的出路,反正她不怕吃苦。

    但在梅中一本达线率非常高,除非是倒数,江渡每每焦虑时想到这又会轻松点。

    外婆收拾碗筷时,她听见两个老人在厨房悄声说着什么,江渡没凑上去,她默默回到卧室,打开日记本,弯弯的月亮就在窗户外面,清透透的,有点像苍白的人面。

    江渡觉得日记应该收个尾,但最终,只写了个“他”,光秃秃的,连名字都没有。

    一字一段,一个句号。

    军训完了最讨厌的就是写心得,这种感觉,完全跟小学春游回来写作文一样令人心梗。作文本还没发,大家甚至都吝啬交个日记本上去,唯恐语文老师直接给当垃圾卖了,得不偿失,索性从本子上撕下一张纸,开始千篇一律地鬼扯。

    所以,收上来的一沓纸参差不齐,挺寒碜。江渡按大小次序整理好,王京京一边抱怨,一边帮她忙,说江渡这个人就是喜欢做这种默默无闻又麻烦地要死的好事。

    “我是语文课代表,有义务把同学们的作业收拾整齐给老师。”江渡微笑时会露一排细细的小米牙,眼睛也弯弯的。

    王京京一副老道口吻:“我怀疑,语文老师压根不看,就是个□□的任务,你这是多此一举。”

    江渡轻声说:“我做我该做的,不觉得多此一举。”

    “死脑筋。”王京京嬉皮笑脸地点了下她的额头。

    送作文时,照例从一班门口过,走廊那,魏清越正在给张晓蔷讲题,一手插着裤兜,一手在张晓蔷的资料上指点江山,他这个人做什么都显得很随性,江渡看见他时,心里跟着微微一抖,说不出是高兴还是紧张。

    三分归元气。

    江渡不知道怎么就往《风云雄霸天下》上想去了,那是她跟王京京童年时的最爱。

    魏清越就很步惊云的感觉……江渡在短短的几秒里,脑子里已经出演了一部可歌可泣的电视剧。

    谁都没看见她,可她脸红了,余光小心翼翼地快速瞥着那两个标准的优等生,像怀揣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人一走神,就容易出糗,江渡浑身的注意力都在走廊边上那两个人身上,被从后门跑出的男生撞了一下,作文纸便跟着散满地。

    “对不起,真对不起啊!”伴随着男生的道歉,张晓蔷循声看过来,她把资料一夹,跑过来帮江渡捡拾作文。

    江渡觉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手忙脚乱一阵忙活,身子僵硬,四肢都跟着不协调,好像自己全身上下都在某人无所不在的目光包围之下,而事实是,魏清越只淡淡瞥过来一眼,认出江渡,并没什么兴趣,他扭过头,看向窗外。

    秋风乍起,吹得枝头半黄不绿的叶子摇摇欲坠。

    魏清越出了片刻的神。

    留一个背影给已经投望过来的江渡,他和她,连一眼的对视都没有,他也没有帮忙,显然,魏清越做事相当自我,开学典礼上的发言并不是他有多热心体谅同学们被太阳晒,纯粹是觉得校领导的讲话无聊,他也深知老师随后的批评并不会太严重,无他,他是这个学校成绩最好的学生,只要不是做出太离谱违反纪律的事,没人会真的追究他怎么样。他纯粹时很纯粹,但又很懂世故。

    江渡眼睛微酸,她小声地跟张晓蔷说谢谢,随后,沉默地收回目光,几乎是小跑着下楼。

    风很大,瞬间把头发吹乱,却吹不走那股深深的怅然。

    她在他隔壁班级,没有什么交集。

    江渡忽然很希望自己能再吐他一身,这样的话,她可以再还一次衣服。

    这样也不太好,少女紧紧搂住作文纸仿佛搂住了青春期所有的心事。


当前tag:

以上就是说着手已经探了下去 54岁副局长与34岁副处长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