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门词汇

花式睡你1∨1 用塞子堵住里面的液体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29:44浏览:0分类:热门词汇 宝贝

    赶紧拿钱。

    楚祈喘了口气,头疼地捂住脑门。

    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松了口,“两个星期后。”

    “行吧。”男人终于心满意足地答应,他清了清嗓子,从粗壮的喉咙管里啐出一口黄色粘稠的口水,沿街叫骂了一声,让人别在这儿停电动车。

    电动车靠在这儿,会被抓走的。

    连人带车,一块抓走。

    他挂断电话。

    她的心却仍在砰砰狂跳,太阳穴上的青筋暴立。

    汗水也依附在青筋上,一点一点流下来。

    面前的红灯,不知何时跳到了最后的界限。

    三,二,一。

    “Surprise!”

    后座突然像炸锅了一样蹦坐起两个女人,范诗诗和柳花鱼扮着鬼脸一下惊叫,没吓到前座的楚祈,反倒搞到彼此,两个人四目相对哇哇乱叫,差点没被吓死。

    楚祈迷失之中,却伸手关掉了收音机。

    “我去,楚大,你是不是都不会有表情的!”范诗诗拍着胸口抱怨,“我们可是在这儿埋伏了好久好久的!”

    “刚刚在和谁打电话呀!”柳花鱼笑嘻嘻地问,“新男友咩?”

    “……不是。”楚祈打了个转弯灯往这俩的小区开去。

    范诗诗和柳花鱼是四楼财务部的两个小组长,不过两个人负责的小组不一样而已。他们俩是大学同学,关系极好,好到合租在一块,在四楼也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除了楚祈本人和楚祈关系最好的同事。

    只是两个人都不爱开车,所以几乎天天蹭楚祈的车。

    “你们刚刚有听到什么吗?”楚祈旁敲侧击地问。

    “能听到什么啊?您的收音机开这么大。”柳花鱼扁了扁嘴。

    她和范诗诗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两个人的八卦之心犹如野草烧不尽。

    她们刚刚坐在后座坐了很久,如若没看错,刚才是一个男人,男人,男人,在和楚大说话。

    而且楚大的表情非常不自然,不自然,不自然。

    这当中肯定有鬼。

    柳花鱼阴笑着,没再去问那个插曲,倒是主动凑向跟前,“楚大,刚刚那个小男生是谁啊?”

    “不会是你新钓的吧?”

    “钓?”楚祈非常土鳖地反问,“什么意思?”

    “钓鱼钓凯子啊。”柳花鱼笑嘻嘻地说,“我看那个小帅哥长得还不错诶,丹凤眼小翘鼻爱心嘴的,好帅好可爱!”

    “是我的菜。”

    “去去去,谁都是你的菜。”范诗诗一把推开柳花鱼,比柳花鱼还要直接的问,“楚大,那是你新买的鸭子吗?”

    “我去?楚大以前还喊过鸭子???”

    “中国的还是外国的?”

    “尺寸如何?有20厘米吗?”

    “活好吗!好的话介绍给我呗!”

    “……”这一连串的问题,简直像FBI新成立的捉鸭大队。

    队长除她无二。

    专业爆炸。

    “……不是。”楚祈的眼尾终于动了一丝微不可闻的弧度,面前的红灯数秒结束,她也重新踩下油门。

    “以前出差时不小心认识的。”

    “出差认识的鸭子?”

    “你怎么哪儿哪儿都想着鸭子啊!”柳花鱼爆锤范诗诗,“好好听人家楚大说啦!”

    “行行行。”范诗诗满口答应,倒是奸笑起来,“楚大,我看那个小帅哥对你有点意思哦~”

    “……这你都看得出来?”

    “嗐,这不简单!”范诗诗充分发挥起“看别人谈恋爱老子就是恋爱专家,老子自己谈恋爱就是傻缺”的间歇性专门坑大家的专家精神,孜孜不倦地教诲,“他看你的时候,那叫一个深情哦~”

    “现在小奶狗很吃香的哦~”

    楚祈单手打转方向盘,视线全部放在面前的路上,她微掀眼皮,露出一丝藏匿许久的肯定。

    “我不搞姐弟恋。”

    “为啥!”柳花鱼跳了起来,“楚大这是嫌弃他开的桑塔纳吗?”

    “不是。”楚祈淡漠地说,“只要是自己挣到的车都没法可比。”

    “陈志飞不是工作了这么些年也没辆车吗?”

    “我只是更习惯坐我自己的车。”

    “操!”柳花鱼应声倒下,像个死鱼一样瘫倒在座位上,翻起白肚皮,“我还以为楚大终于开窍了呢嘤嘤嘤……”

    “是啊,是啊,楚大啊楚大,姐弟恋有什么不好的啊,老了他还身强力壮能好好伺候你,这不香咩?”

    楚祈勾起嘴角,裸色的唇如果冻一般轻轻弹动,“搞姐弟恋还要身兼数职,又要当对象又要当妈当保姆,我人老珠黄了他还意气风发,我有这精力还不如多花点心思在工作上,至少事业还不会背叛我。”

    “再说了。”楚祈自信满满地说,“我老了能照顾自己。”

    “哎哟,人生得意须尽欢,楚大你这么说可就太悲观了,这俗话说啊,女人老的快,男人死的早,什么人老珠黄呀……”

    柳花鱼和范诗诗二人在后面跟说相声似的,一个捧一个逗,列出很多条姐弟恋的好处,她却始终无动于衷。

    别人都在提醒她,她的年龄,她快三十了,这个年龄段该干嘛干嘛了,楚祈却始终自信地认为,自己的人生轨迹异于常人,没必要按照世俗的看法过下去。

    说寂寞嘛,确实有点,一个独居住一大屋,连条可以说话的狗都没有,平时还老要被人谑,真是有够烦人的。

    她今天也是鬼迷心窍了才上那种网站。

    也是鬼迷心窍了才躲他背后。

    也是鬼迷心窍了才陪他扮娇花。

    ……

    傻逼死了。

    很快,便抵达目的地,送完两人后她也该回去。

    拢到家门口,假意揿了揿门铃,准备输了密码进入时,她才想起刚刚被傻逼刘帆打断的事。

    她坐在门口的玄关处,高跟鞋一蹬,直接累瘫。

    从皮包里翻出手机,果然收件箱里已经静静地躺着两条短信。

    一条是个“:)”,冒号加右括号,看不懂。

    一条是:

    -姐姐,你到家了吗?

    她手指翻飞。

    -嗯。

    手机很快又响了一下。

    -哦那早点休息哦。


当前tag:

以上就是花式睡你1∨1 用塞子堵住里面的液体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