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博热搜

江停说严峫太大了 压在玻璃上 会看到的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0 15:26:16浏览:0分类:微博热搜 宝贝

    楼喻顺着冯二笔搀扶的力道下了马车,正要开口,斜地里忽然冲出一个小孩,噗通跪在楼喻面前,先是磕了一个大响头,才恳求道:

    “公子行行好,赏点钱吧!”

    见楼喻没说话,他又硬邦邦磕了两个,重复刚才说的话。

    楼喻打量着他。

    一身破烂麻衣,裸露在外的脸和胳臂冻得青紫青紫,头发脏得打结,一绺一绺的,脑门亦是紫得发黑,像是磕过许多次头一样,整张脸脏得看不清,唯一双眼睛充满渴望。

    楼喻尚未说话,茶楼掌柜就嫌弃地挥手:“去去去!说了多少次,别来这里污了贵人的眼!快滚远点!”

    转头又对楼喻致歉:“是小人没管好,这小乞丐天天来,见到贵人就磕头,赶都赶不走,我这就叫人撵他走!”

    楼喻拦住他,好奇道:“这庆州府还有不认识我的乞丐?”

    他生了一张俊秀雪白的脸,眼睛又大又亮,乍看上去就是一位和善亲切的贵公子,相当具有欺骗性。

    饶是掌柜清楚他的脾性,也被这双看似纯良的双眼蒙蔽,不由解释:“本地乞丐哪能不知您的威名?这小乞丐估计是逃难过来的吧。”

    庆王世子可是连乞丐都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

    楼喻像是得了新玩具一样,笑眯眯俯视小乞丐:“你从哪来?”

    小乞丐见他笑得和气,双目顿时迸出亮光,哑着嗓子回道:“吉州。”

    “我可以给你钱,”楼喻话锋一转,“但需要你替我做件事。”

    小乞丐赶紧点头:“能做的我一定做!”

    楼喻让冯二笔掏出十文钱给他,指指远处,“等日头挂在那栋楼的飞檐角上,你在最近的巷口等我,我再吩咐你做事。”

    小乞丐紧捏着十文钱,眼眶带泪道:“谢谢公子!”

    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转身飞快跑远。

    “楼喻,你还愣着干什么,快上来啊!”头顶突然传来一道粗嘎的嗓音。

    楼喻抬头,只见二楼栏杆处,一华服少年探着脑袋往下瞅,与楼喻目光相触时,立刻扬起笑容。

    庆州府里,敢直呼世子大名的外人,也就只有知府之子郭棠了。

    这位郭少爷正值青春期,一副公鸭嗓甚是难听。

    郭公子相邀,楼喻自然不会不给面子,直接上了二楼雅室。

    郭棠是个混不吝的,与庆王世子臭味相投,两人合在一起,总能做出一些令人唏嘘的事来。

    茶倌上了茶和点心后离开,郭棠睁着一双桃花眼,好奇问:“我在楼上瞧了半天,你今日怎这般好心,赏那小乞丐钱?”

    这句话侍立一旁的冯二笔也想问呢。

    楼喻哼笑:“新鲜哪。”

    庆王世子的恶霸之名传遍整个庆州府,只要在街上看见庆王府的马车,所有人都自行退避,今天突然冲出来一个小傻子,楼喻觉得新鲜好玩倒也说得过去。

    郭棠被说服了,恰好说书开始,屋子里安静下来。

    说书先生讲的是前朝名将奋勇杀敌的故事,说得那叫一个热血沸腾,郭棠小少年鼓掌鼓得手都红了。

    故事讲完了,郭棠意犹未尽,转眼看到淡定喝茶的楼喻,眼珠子一转,道:“对了,你之前买了霍家罪奴,说是要折磨他出出气,半个月都没出门,人不会被你折磨死了吧?”

    楼喻瞥他一眼,反问:“我要买的马呢?”

    之前原身托郭棠去北边买良马,郭棠应得好好的,却到现在都无音信。

    郭棠一噎,讪讪笑道:“这不是吉州雪灾,养马场也遭了难,马都养不起了,哪还能给你找良马?”

    别看知府见到庆王要行礼,可知府是朝廷派来监视庆王府的,庆王府的人如果没有知府允许,都不能踏出庆州府一步,所以郭棠并不怕楼喻发怒。

    楼喻急了,“什么养不起?不就是雪灾吗?秋收那么多粮食,怎么就养不起了?”

    “我爹说,吉州今年收成低,又遇雪灾,粮价上涨,要不然哪来这么多难民乞丐?”郭棠边说边吞了一口点心。

    楼喻皱眉抿唇,“那我的马怎么办!”

    一副骄矜跋扈的模样。

    郭棠乜他一眼,“我哪知道。”

    他虽顽劣,却比楼喻知事多了,恐怕吉州府的灾情比想象中还要严重,但吉州再难,也跟他没关系,楼喻再生气,也不会朝他撒气。

    却听楼喻天真道:“咱庆州府有粮!我让我爹送粮去养马场不就行了?”

    郭棠被噎得猛一阵咳嗽,他慌忙灌下一口茶,公鸭嗓刺耳难听,“咱庆州府哪有多余的粮!”

    “我让府中人少吃点,省点口粮,这么多人能省下不少。”楼喻继续他的天真无知。

    冯二笔:“……”

    殿下果然还是嫌他吃太多了!

    “你可别!”郭棠嘴快道,“庆州府收成也不好,本来连王府都差点供养不起,要不是又加了一层赋税……”

    说到这,他连忙捂嘴,眼巴巴瞅着一脸震惊的楼喻。

    完了,他爹不让他说的,希望楼喻这个傻子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楼喻震惊半晌,才绝望吼道:“所以我的爱马就这么没了?!”

    郭棠:“……”

    这他娘的是重点吗?楼喻果然是个草包!

    见他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郭棠松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要不再等一年,等明年……”

    楼喻一脸崩溃:“明年要是还雪灾呢?后年还雪灾呢?难道我要一直等下去?”

    郭棠差点咬到舌头,楼喻什么时候对马这么上心了?不就一匹马吗?等等又怎么了?

    他也这么问了。

    谁知楼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瞬间跳起来,红着眼眶朝他喊:“这是马的事儿吗!这关乎我的尊严!”

    郭棠彻底没话说,怎么就关系到尊严了?半个月不见,楼喻脑子被门夹了吧?

    他好奇问了几遍,楼喻死活不开口,倒是更让他心痒痒。

    到底是什么事,让楼喻对一匹良马这么看重呢?

    他好说歹说,才将楼喻安抚下来,楼喻却又语出惊人:“既然收成不好,为什么不提高收成?你爹是州府长官,连这个都做不到?”

    郭棠很想说你行你上啊,但还是照顾楼喻面子,为自己老爹辩解:“庆州府历年来收成本就不好,我爹不是没治理过,这不是没有起色嘛。”

    楼喻狐疑:“有这么难?”

    简直跟“何不食肉糜”有异曲同工之妙。

    郭棠这下真忍不住了,瞪着眼,“不信你自己去种啊!”

    他想着楼喻这下该知难而退了,却见楼喻腾地站起来,吃了爆竹般,“我种就我种!我就不信有那么难!”

    郭棠气性也上来了,反唇相讥:“你连粮种都分不清,农书也看不懂,还敢说大话?也不怕风闪了舌头!”

    楼喻指着他,“你等着!”

    然后不等郭棠回话,蹬蹬蹬下楼去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江停说严峫太大了 压在玻璃上 会看到的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