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博热搜

把它堵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你看,都这么多水了,你还说不要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7 16:25:49浏览:0分类:微博热搜 宝贝

    秦揽准备锁车跟着一起下去,“你认......”

    程倦抢道:“我知道路。”

    刚打开车门的秦揽停下动作,嘴角抿直,脊背不可视得轻轻靠回椅背。

    后视镜里,程倦已经打开车门下车了,走到副驾驶窗口的时候,程倦朝着秦揽点点头。

    毕恭毕敬说了声谢谢。

    秦揽眉心直疼,可看见程倦胳膊上还挂着他的队服,稍微又好了点。

    总之今天交际还不错,虽然比设想的要差。

    程倦前脚刚走,肖阮的电话后脚就响。

    肖阮声音里夹着刀锋,誓要见血的那种狠戾。

    “你再不回来,老叶就要把你的东西全甩出基地!你还记得明天有比赛!今天要复盘吗?”

    秦揽指尖在方向盘上有节奏地敲击。

    “我今天没有失误,复盘我做什么。我现在在拉Aone进队,要是他来了,今年亚洲邀请赛就不用说了,国际赛冠军不出意料还是我们。没准老叶高兴得两腿一蹬——”

    肖阮声音拔高:“我现在要公放,要让俱乐部所有人都知道你假公济私!”

    秦揽往后一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休息,今天站的时间太长。

    笑腔跟肖阮说,“你随意,反正他只要签了合同,我立马告白!你心口上的新商业金蛋要么赔钱违约,要么和我耗在俱乐部里备受队长照拂!所以你把违约金给我填高点,他这三年在法国应该攒了不少,给我算,一分都别给他留!”

    肖阮哽了一嗓子之后用手摁住心口。

    “被你喜欢上了倒血霉!攒了几年积蓄全被你坑了。”

    肖阮第一次觉得秦揽心真黑!但也知道秦揽只会嘴上说说,真干是舍不下这心的。

    秦揽笑笑,目光还停在程倦消失的路上,若有所思。

    “倒霉什么,到时候我把我的工资卡全都给他,不比他得多?”

    肖阮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怎么说,咳了一声,“你什么时候回来?老叶真被你气着了,我警告你别在赛前搞事情!”

    秦揽‘认错’态度良好,“没有下次。再等一会儿,我这儿堵车呢。”

    “你今天在会场抱他的事儿已经在论坛上挂了几个小时了,都在猜是哪个不要脸的小妖精迷惑了你!你明天只要操作失误掉到第二名,论坛热搜见!标题你大概能猜到了。DXO那边也不敢有人说是Aone,估计得罪不起。”

    秦揽听完笑了声,“别压下去,继续挂着。等签约后我来澄清,IF战队队长关照自家队员,请大家不要妄议。”

    说着就开始翻手机,点开原始屏幕,程倦那张侧脸就嵌在眸子上。

    秦揽有两分失神,拇指指尖摩擦了下手机边缘,动作轻得像是在摸程倦的脸一样。

    肖阮真的被折服,“我要是想压能挂几个小时?你别澄清,圈里圈外谁不知道你是什么取向,seckill的关照是哪种关照法?你就骚吧你,坐等你哭!”

    秦揽跟着肖阮的话嗤笑了声,目光无意一瞥,就看到江修远搂着一个女人从空蝉怀石日料店方向过来。

    两个人有说有笑,那女人还亲了一下江修远的侧脸,江修远挺激动的,把她按在一边的墙上,垂头回吻了她。

    秦揽当即慌了神,“晚点回去!”电话一挂就下车,车钥匙都没拔。

    原来程倦是来空蝉怀石是找江修远!

    算着江修远走过来的距离和程倦离开的时间,他们肯定遇到过!

    秦揽心里有些闷疼,脚下不禁加快步子。

    真才走没多远,就看见程倦一个人站在一辆车后面发愣,他的队服掉在程倦脚旁。

    程倦的目光越过秦揽,从秦揽的肩头看过去,江修远还在亲吻那个女人......

    秦揽几步上前把他往怀里一按,一手覆在程倦眼睛上,“别看!”

    程倦多喜欢江修远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程倦现在肯定很难受。

    能为一个人进一个原本不熟悉的圈子,该有多喜欢才能这样披荆斩棘!

    程倦肩膀抖了抖,两只手求助性地捏住了秦揽的衣服。

    车来人往的嘈杂下,细小的呜咽跟针一样戳进秦揽的心口上。

    秦揽低声安抚,又想绝了程倦对这段感情的所有期望,缓缓道:“那是江修远的未婚妻。”

    程倦呢哝腔很重,“我知道,我看到过他们的订婚请柬。”

    秦揽跟被人打了一拳一样,生生扣住一口血在胸腔里搅着,他双眼有点发红。

    江修远能TM做个人?订婚请柬发给谁不好要发给程倦?

    艹!

    秦揽推搡着程倦走另外一边,尽可能得让江修远那个王八蛋不出现在程倦得视线里。

    因此秦揽还挡着程倦。

    秦揽想了一会儿问:“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侧头看程倦的时候,他眼角有点红。

    程倦揉揉脸,双肩往下佝偻了点,“DXO俱乐部。”可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秦揽脚下一停,一把拽住程倦,“这个情况你还住DXO?”

    程倦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声音有点凉,“你知道我和江修远的事情?”

    因为秦揽刚才捂住了他的眼睛,那就是知道程倦和江修远曾经有过那么一段,不然捂他眼睛做什么,正常男女亲吻有什么不能看的。

    秦揽低头扫了一眼自己得裤脚,“知道。”

    ——我知道的还很多!

    ——肖想的也很多......

    秦揽踢了踢地面,结果看到程倦的鞋掉头就走,速度快且干脆。

    他心里一慌,我是说什么了吗?

    视线还没抬起来看向程倦,手已经伸出去,直接捏住程倦的小臂。

    “我说什么惹你不快了?”

    程倦愣了一下,只是回头往最开始站的地方看了看,“不是,你的衣服掉了,我去捡起来。”

    秦揽指尖顿了顿松开手,看着程倦走到那里蹲下身子,等程倦再站直的时候,他的队服捏在程倦的掌心。

    可目光还往江修远之前的那个方位停顿了几秒,那里已经没人了,但戳得刀伤还在。

    程倦抖抖他的衣服,“你这衣服给我用过,现在还弄脏了,我给你洗干净。”然后一步一步往秦揽身边走。

    秦揽嘴角不自控地挑了一下,“那我送你回DXO吧!”送你亲自和DXO、江修远一刀两断!

    程倦身子一顿,步子也慢下来,秦揽察觉后也拖慢步子,嘴巴几张几合都没说出话来。

    他歪头问秦揽,“你们IF还差人吗?”

    程倦觉得IF好歹也是去年的世界总冠军,一队肯定不差人。

    可现在自己缺个落脚的地方,国内三年没回过来,变成什么样子了也不知道,而且现在身上也没钱。

    接着问:“二队差吗?”

    程倦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轻到不像他。

    秦揽消化之后,心里就跟翻过一阵惊涛骇浪一样,拍得他心花怒放。

    他清清嗓子,“二队不差人。”

    程倦头才低下去想该怎么办,秦揽就又捏住他的胳膊。

    “一队差个你!”

    程倦已经忘记秦揽刚才在他面前出柜的事情了,高兴地扯扯嘴角,脸上悲痛的样子都承接不起程倦的笑,有些苍白无力。

    他想:终于......不用在DXO看见江修远了。

    “IF离DXO远吗?”

    程倦说这话时候,指尖也不动声色地捏了捏seckill的队服,目光有点游离,像是DXO也成了他嘴上不能提的字眼。

    秦揽亲自把程倦推上副驾,“远!特别远!十万八千里远!你的行李都在DXO是吧?走,现在带你去拿。”

    他坐上驾驶位,“我们IF房间有现成的,今天直接来IF就行。”

    然后上翻下翻的找钥匙,程倦看着秦揽,歪着头,“钥匙么?你没拔。”

    秦揽顺着那根修长的指尖看过去,钥匙插得好好的。

    “哦,刚才下车有点慌。”

    这句话浅意试探了下,程倦有点不自在地别开眼,可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其它情绪和细微的抗拒动作。

    秦揽微微出了一口,看来以后会好追点。

    “安全带系好。”

    一路上两人不言不语,可秦揽已经开心到爆炸,恨不得赶紧给肖阮打电话报喜。

    到了DXO基地,秦揽目送程倦进去,“我在这里等你,不用急,慢慢收拾。”

    程倦随意地‘嗯’了一声就往里面走。

    秦揽激动得手直发抖,拨通肖阮电话。

    他还没来的说话,肖阮嚷着:“你别告诉我你今天不回来,要去DXO门外面蹲程倦。老叶八百米长刀已经准备好了,你一进基地他就要削了你的脑袋!”

    秦揽忍着砰砰跳得心口,“快,把所有没住人的房间都给我锁了!”

    肖阮:???

    像是嗅到什么不一样的感觉,“那些房间怎么你了?”

    碍事了!

    “程倦要来IF,现在去拿行李了,赶紧把我隔壁锁死!其它的房间也都给我锁死!我要让他住我这间!”

    肖阮愣了一会儿,压着激动,声音都开始抖抖抖。

    “Aone要来IF了?你......”你干了什么把人家骗进来了!!!

    一旁老叶插进来一声咆哮,“说谁要来IF?Aone?”

    可肖阮反应过来秦揽说的内容后,他忍不住暴走。

    “秦揽你骚吧你!Aone来IF的第一天让他睡你房间?你就算告白成功也没这么快进度吧!你到底骗人家什么了?捏住人家祖宗的坟头土了?”

    老叶凑近,“秦揽,收起你那不要脸的龌龊心思,把Aone给我好好送过来,你要是让他不来了,我就让你加训!你准备猝死在电脑面前吧!”

    不等秦揽解释,肖阮开始话赶话模式,激动又慌忙。

    “这是我的金蟾蜍!以后也会是老叶的宝贝!秦神,请你不要弄什么骚操作!Aone的合同还没签!对,合同,我现在去打合同!违约金填多少,我去算算,我去算算——”

    肖阮的声音虽然有点拉远,但是老叶疯了。

    “你要是敢让Aone签不成IF,秦揽我跟你同归于尽!今天你不和Aone一起回基地你就别回来了!”

    秦揽慢条斯理地诧异道:“你们搞清楚了谁才是IF的顶梁柱吗?”

    视线中,程倦拖着一个行李箱出来,僵硬地站在DXO大门楼梯上,风吹起了程倦粉色头发。

    这里是秦揽的视野盲区,他步子往外一拉,看见江修远赶紧松开搂着她未婚妻的手,与程倦面对面也楞着。

    秦揽抬起手机说了最后一句话,“我一会儿就把Aone带回去!”


当前tag:

以上就是把它堵在里面给我生个孩子,你看,都这么多水了,你还说不要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