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博热搜

蜻蜓点水是指男女 你的尺寸太大了,我容不下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46:56浏览:0分类:微博热搜 宝贝

    惶恐到手臂发软,车都不会开。到了基地门口,秦揽迟迟不敢进去。

    他胳膊交叠地趴在方向盘上,眼睛从臂膀缝隙往上掀,盯着IF两个字都觉得心里发抖,腰腹一片火热,脑子里蒙着一场大雾。

    程倦……程倦……程倦……

    不多久,肖阮穿的人模狗样的定制西装往外走,正要去车库。

    突然瞥到基地外秦揽的车,直接后退几步往秦揽这边走。

    他偷偷摸摸确定秦揽车里只有他一个人之后,才光明正大的从阴影里走出来,在车前面和秦揽打招呼,扒到副驾车窗。

    肖阮探头进来扫几眼,有些惊愕,“刚才程倦接了个电话人就出去了,你在这里他人呢?”

    秦揽愣了一刹,“他走了?”

    肖阮一副‘???’的神情,脸有点僵,“不是你约出去的?”

    那他不在……

    秦揽开了车门,示意肖阮上车。

    他声音有点发闷,“估计是他朋友约出去了,不过他说要去聚会,也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位置,你跟他说地址了吗?”

    说着就开始掏手机,只要肖阮说没通知地点他就打电话了。

    肖阮没懂程倦这是什么情况,悻悻地瞥了秦揽两眼,“地址发给他了。”

    然后关于程倦的事,肖阮不想和秦揽多说一个字,因为什么也不知道,怕瞎带秦揽的节奏,让他大喜大悲!

    还有!能蹭到秦揽的豪车不容易。

    车门才拉开,副驾上的烧烤映入眼帘,肖阮指着,“你个丧心病狂的东西,这限量款的车你居然买烧烤这么大味的东西在车里!车还能开吗?!”

    秦揽下颚指指,“刚好你提进去,放保温箱温着,晚点聚会结束程倦没吃饱可以挑两口。”

    肖阮直接关门,有些凶恶,“我这一身定制不能被这个味儿糟蹋,你自己滚吧!我不坐你车!”

    肖阮摸摸身上的衣服格外心疼,还一副秦揽‘暴殄天物’该批判的上位审判样!‘啧啧’几声以示秦揽恶俗。

    秦揽拿着烧烤下车往基地走,走了几步突然回头。

    看着肖阮,一脸认真:“程倦就签一个赛季,老E一旦知道肯定要走,你和老叶商量过这个赛季结束谁上吗?”

    肖阮脸上闪了些不确定的阴霾,但是随之散开。

    “我相信你能追到他,一个赛季给你够了。追不到的话,二队先提一个人上来顶着,总不能拒签Aone吧!他的技术和商业价值比老E高太多,而且老E心思并没全在IF,这次世界赛老叶和我都想看你三连冠!”

    他看向秦揽,顿了顿,如实奉告:“即便赛季结束他走了,我也能用他把我们所有资源提升一个高度,你只要打好游戏就行,其他的你不用考虑!”

    末了肖阮又笑起来拉长一句话,“好好追吧!喜欢一个人四年不容易。”

    秦揽仰天,是啊,喜欢一个人四年真的不容易。

    像是有人加油助威,秦揽步子突然稳固起来,提着烧烤往基地走。

    告白不急……程倦刚回国,又面对江修远那个狗东西,心绪根本不稳,现在这样相处已经很好了。

    烧烤才塞进保温箱手机就一震,他从口袋勾起手机,程倦头像上有个未读的标。

    【你的车在门口,是在基地吗?方便捎我一段路吗?经理刚刚走了。】

    他还没回来得及复消息,肖阮发来一张图。

    江修远把程倦抵在一处阴暗的墙上,垂着头跟程倦说着什么,程倦双手垂在两侧,半抬脸迎上江修远的目光。

    两个人脸近得......江修远只要往下再压五公分,就能亲到程倦嘴峰上!

    秦揽目光顿顿,一口浊气梗得心口疼到四肢,他退出肖阮的界面,给程倦回复。

    【马上下来,等我——】

    程倦秒回,【嗯,快点!】

    肖阮又蹦短信,【秦神,你的男朋友被人轻薄了!基地厨房有刀,你带下来,我给你把附近监控都掐了!】

    秦揽指尖点点,【参加你的聚会去!我自己处理,该瞎的地方请自戳双目。】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就往下,头也不回的往图片地方走,这是基地外面一处拐角。

    原来打电话叫程倦出去的是江修远。

    为什么江修远到现在都能叫出去程倦?程倦这是什么情况?!还是江修远有什么把柄威胁了程倦?

    这关系见面很尴尬且很让人气愤好不好!劈腿加骗感情,江修远怎么还没死!

    一下去,程倦已经一个人站到他的车旁边。

    路灯昏黄,斜斜的拉了很长一段程倦的影子在地面,他的身影淡薄且孤冷,秦揽看得很不是滋味。

    他觉得程倦身边缺个人,缺个万万年陪他的人。

    这一刹,秦揽觉得站在程倦身边的人即使不是他也行,只要程倦能开心。

    周身戾气的秦揽,在见到程倦的那一瞬间整个人温煦起来,脸上平和,只是眉宇里蹙着几丝不痛快。

    秦揽走近,程倦先张口,“麻烦你了。”

    果不其然,见过江修远后他的声音都凉了许多,跟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水一样,泛着冰雾。

    秦揽没多说话,抬手把给程倦带的水递过去。

    程倦接过怔了一刹,从来IF的第一天要过冰水后,秦揽每天都会给他带冰水,像是成了秦揽的习惯。

    他有些放低声音,就连头也不太想抬起来一样,“刚才经理走了,我看你的车在这里所以问了你一声。”

    秦揽看着那一头葱绒卷曲的粉色头发,上面还有一个小丸子,想伸手上去揉揉。

    他也想问,为什么见一次江修远就成了这样,糯糯的提不起精神。

    可话到嗓子秦揽又实在问不出口,愤愤想:早晚弄死那个狗|日的!

    秦揽拍拍他肩,“上车吧!”

    两个人坐好后,秦揽发动车时说,“今天DXO第二名也进了亚洲预选赛,你等会会见到那个人……”

    为了照顾程倦,秦揽都没说出那个名字。

    程倦抿抿嘴,靠在椅子上,“为什么有烧烤的味儿?这么大味儿是哪里弄上油了吗?”

    一脚油门上去秦揽突然又急刹,带得程倦猛地身子颠簸一下。

    秦揽侧头问,“我买了烧烤你吃不吃?那个鬼聚会晚点去也没事,不去其实也行。吃不吃?”

    程倦目光慢慢扩散,“吃。”扯了一下僵硬的脸。

    秦揽开车冲进俱乐部空处,直接在基地违章停车。

    程倦下车看着这个位置,指了下车,“能行吗?”

    秦揽按电梯,“大不了让肖阮叫我两嗓子,按着我的头多直播会儿,能多大事儿。走,现在吃还是热的。”

    程倦抬眉看了两眼秦揽,这个人究竟是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他从嗓子里翻出两声清冽,“队长,我已经签了,不用再这样讨好我的。我不会在其他战队给你们增添阻力,至少这个赛季是。”

    秦揽心里深处冷哼,管你签不签!

    可嘴上依旧把控好分寸,“我让你不舒服了?”

    程倦踏上电梯,明亮的灯笼下来,全都撒在他们两个人身上。

    没有不舒服,是太舒服了——

    他捏着水,声音清淡,“你是狙位,我也是狙位,一个队其实没必要用两个狙,所以你们想打什么套路?还是单纯的签我放在队里,不阻碍你们赛程?”

    门一开,秦揽先阔步走到保温箱去拿烧烤。


当前tag:

以上就是蜻蜓点水是指男女 你的尺寸太大了,我容不下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