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博热搜

下面痒为什么做完就不痒 手掌在胸前游走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22:05浏览:0分类:微博热搜 宝贝

    有人站在偌大的落地玻璃窗前,这人个高腿长,一身简单的衬衫西裤穿出了模特质感,他就堪堪站在那里,一手抄袋,一手举着红酒杯。

    东升的晨光拓落进来,折射出这人眼底一丝趣味性。

    东方中泽边从办公椅旁走过来,边不满意开口,“裴二公子,你在看什么?我说话你到底听见没,我问你打算在我这躲到什么时候?被裴家发现了去跟我家老头告状怎么办,到时候我就不是被下放到这破学校当校医那么简单了,我可能会被他下放到中东去当战地医生,断手断脚以后讨不到老婆。”

    话语嘎然而止,东方中泽循着这人的目光看过去,一愣,发现楼下站着两个人。

    前面穿校服的年轻男孩是这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东方中泽是这个学校校医主任,他跟李劲年因为学校活动交涉过。

    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办起事情来有条不紊,能兼顾各方校董和那些有钱人家孩子的利益,是让东方中泽不得不另眼相看的人。

    东方中泽觉得奇怪,那个女生是谁。

    圣斯兰高中统一校服着装,这点传统百年不变,那女孩看起来也是个学生年纪,却没穿校服,难道是学生?

    而裴二公子,正饶有兴趣地盯着那个少女,东方中泽甚少见过他看哪个女的露出这种目光。

    那女生站在太阳底下,从这个角度上往下看,正好看见她乌黑发亮的发顶和干净白皙的侧颜。

    她唇边挂着让人感到非常舒服的笑,正在和李劲年交流着什么。

    少男少女站在一起,别说,还挺养眼的。

    “挺阳光漂亮的女生,对吧?”东方中泽评价说。

    说着,楼下李劲年转身,率先迈步,那少女浮着笑意一瞬间灰灭,东方中泽微微讶异,手里的酒杯里的红色液体都随之微微惊撼一荡。

    “这女孩怎么回事啊?”东方中泽看向这位裴姓少爷。

    只见裴姓少爷没说话,敛着眸,眸光深谙。

    直觉叫裴矜觉得这女生不太一样,不是指外形,而是她身上那种特殊又复杂的气质。

    突然,少女像是对楼上目光若有所察,微微抬眸,看了上来。

    这个少女好像有某种敏锐的反侦擦嗅觉。

    东方中泽“卧槽”一声,“她怎么知道我们在看她?”

    东方中泽能感觉到落地窗前的人也明显怔了下。

    而后,楼下少女收回目光,像是刚刚只是无意往上一瞥,压根没对上楼上的人,唇边继续挂上浅浅的笑意,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他们的错觉,她跟在李劲年身后,只留下晨光中的背影。

    东方中泽唏嘘,“我就说嘛,她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在看她。”

    蓦地,一直没说话的人收回目光迈腿走到沙发边坐下,他轻轻靠在黑色皮质沙发上,双腿交叠,一手捏着酒杯放在腿上,一手敞开横在沙发背上,姿势好不矜贵,此时头微微一偏,勾唇说,“她知道。”

    人如其名,裴家二公子,裴矜。

    此时姿态矜贵,语气淡淡地,却带了几分笃定。

    东方中泽“啊”一声,正想跟他辩驳辩驳,突然发现放在茶几上的那瓶红酒略微眼熟,愣了一下,拿起红酒瓶,人炸开来,“裴矜?!!”

    裴矜举起红酒杯,垂眸抿了口,喉结微滚,而后淡淡瞥了眼东方中泽,似乎是不满意他大惊小怪。

    “……”

    沉默三秒,东方中泽粗大脖子红着脸,憋屈道,“酒柜那里这么多瓶,你开哪瓶不好?!你要开我八二年的拉菲?老子自己都不舍得喝!第几次了?!你第几次这样开我酒了?!”

    裴矜似乎是嫌他聒噪,放下交叠的长腿,酒杯被放到茶几上,掏出手机,垂着眸,修长手指操作着,几秒后,东方中泽手机传来接收转账的通知声。

    “你以为拿钱就能打发——”

    东方中泽掏出手机一看,看到财大气粗七位数的金额,最后一个“我”字活活吞了回去。

    东方中泽:“……”

    东方中泽一口口水差点呛住自己,“你这是单纯酒钱还是想贿赂我?我先说好啊,之前你说那事我做不到。”

    也不是做不到,就是让他偷档案这事亏这人想得出来?

    本来就是被家里老爷子派到这“服役”的,要是被人发现了,老爷子肯定二话不说要他去中东了。

    老爷子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了,东方中泽这几个月都夹着尾巴做人,可不敢再在太岁头上动土。

    真要去了中东那鸟不拉屎战乱地还得了?

    东方中泽再次明确拒绝,“行政楼有监控,裴二公子,你可别害我,再说了你调查不能带着文件光明正大查吗?市区不是已经给这件定性了吗,那就是一件简单的学生纠纷,小打小闹。”

    裴矜沉默不语,眸光晦涩难明。

    东方中泽说不准这人的意思,“而且你只是怀疑两件事有关联,也不一定啊,那万一没关联呢?”

    东方中泽这么一说发现好像不对。

    没有万一,这人智商变态,军校毕业后只花了一年便从国外TOP1的犯罪心理学毕业,后还受邀联合国犯罪组织当顾问,和无数高智商变态杀人狂魔打交道。

    只要他觉得不对劲,那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几率就是有问题。

    这样一想,东方中泽换了个说辞,“帮你干这个,那要是你的好兄弟我被发现了怎么办?”

    裴矜重新拿起酒杯,淡漠地看着通透的杯壁轻轻摇晃,没喝。

    半晌,人掀起眼皮子,懒洋洋地盯着东方中泽看,“那钥匙呢?”

    东方中泽:“什么?什么钥匙?”

    “办公室的钥匙。”

    东方中泽犹豫了下,“……可以是可以搞到手,监控就在校长办公室,不过——”

    突然话锋一转,“但裴二公子要去偷,这传出去不好吧?”

    ……

    -

    九月中旬,盛兰斯私立高中校园廊道两旁的桔梗和合欢迎夏盛放,两个转校生入学的消息不胫而走。

    在盛兰斯高中,有转校生是件大事。

    因为一般来说圣斯兰不接受别的学校的转校生,这里的学生都是从高一入学到现在,不进,也不出。

    而碰巧的是,有个转校生被安排到了10班。

    10班本来就是风云齐聚的班级,不止有校花秦姝,还有陈笳域,这两人学校没人不认识,都是风云人物。

    据说秦姝和陈笳域还从小一起长大,两人是有娃娃亲的。

    一路上,学生们朝这边路过的两人投注来目光。

    不知道是在看李劲年还是在看周杳。

    李劲年似乎早就习惯这种众星捧月的目光,毫不在意地走在周杳身边。

    周杳不经意间问,“你是学生会的?”

    “恩,我是主席。”回答完,他笑了笑,似乎因为少女对自己感到好奇而感到高兴。

    “我也能加入学生会吗?”

    “当然可以,下周学生会招新,你可以去拿报名表。”

    周杳轻轻“啊”了下,停住脚步,笑意里暗含可惜的意味,“我以为你会给我开后门。”

    李劲年微愣,没想到少女这么直接,然而她的目光依然坦率,“我开玩笑的,李主席。”

    李劲年眸光闪烁,“学生会欢迎你。”

    往前走几步,李劲年接了个电话后为难地看着周杳,周杳表示理解,她自己去就可以了,李劲年十分仔细地给她指了路才离开。

    这下10班变得尤其热闹,破例收转校生的事已经轰动了整个圣斯兰。

    10班教学楼就在一楼,周杳沿后门至前门走,经过一群女生时沿途传来好奇又惊羡的探讨声。

    “一定是你家里捐了那几栋楼吧?刚刚副校亲自送你来的诶。”

    周杳挑眉,另一个转校生?

    被羡慕目光包围着的女生没说话,只低了低头,这在别人眼里就变成了低调和不太好意思,相当于默认了。

    周杳玩味地笑了笑。

    周杳经过10班窗前,走到前门。

    当周杳一双白色球鞋出现在10班门口时,里头纷纷朝门口看来。

    至下往上看,是校服裙摆下一双匀称的腿,细长且亭骨匀称,很是漂亮。

    圣斯兰中学是本市最出名的私立高中,就连校服款式也是找知名设计师设计的,每人共四套,每套款式不同,有些指定特定场合穿。平日没特殊要求都穿普通款,普通款就是男生衬衫窄脚笔直长裤阳光干净,女生衬衫束进格子裙里青春大方,但穿着效果视人而定。

    而这身校服穿在周杳身上就刚刚好,腰身妥帖合适,引人注目。

    少女不怯场,堪堪迎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周杳向旁边一个人询问,“请问,这是高三10班吗?”

    她的唇角习惯性勾起温和的笑意。

    被叫住的同学一怔,反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应该是。”

    少女微微挑眉,语气明亮好听,“应该是?”


当前tag:

以上就是下面痒为什么做完就不痒 手掌在胸前游走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