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大全

双指探洞水喷出来图片 看清楚它是怎么进去的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53:17浏览:0分类:新词大全 宝贝

    系统自闭了。

    盲盒害我。

    她安慰道,‘你放心,我现在对主神不感兴趣了,不会去搞事的。’

    系统略微安心。

    她下一句就是——

    ‘统子冷酷无情,可迷死我了。’

    系统面无表情按下按钮。

    ‘滴!清除99%……清除心灵垃圾成功!’

    切回现实场景——

    “怎么不说话了?”男人捏紧绯红的下巴,“刚才不是很能说的么?”

    绯红嗓音甜腻,“您先等等,我这时差还没倒过来,以及,我正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您这是仇杀呢……还是情杀呢?”

    对方冷嗤。

    “有区别吗?”

    “区别可大了。”绯红被蒙着眼睛,黑发凌乱披散在颈前,叙述却是相当清晰,“如果是仇杀,没有转圜之地,我闭眼等死。”

    男人冷眼旁观。

    他倒想看看,她还能多蹦跶。

    “而情杀嘛……”她慵倦吐字,“我讨您欢心了,求您给我个自由,成不?”

    他满脸厌色,“金家的人,果然是烂到了根子里,金茂他为了独吞公司,可以出卖兄弟,逼人跳楼。而你,金绯红,完全继承了你爸,那个衣冠禽兽的基因,卷了一大笔钱逃到国外,红灯绿酒,夜夜笙歌。”

    “怎么,那些男人还满足不了你金小姐的胃口,主意打到我戚厌头上来了?”

    “……戚厌?”

    她扬起语调,故作迷惑。

    “你谁啊?”

    “先生,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抓错人了?”

    男人的神情瞬间结冰。

    才三年。

    三年的时间,她竟然连自己玩弄的、欺辱的人都不记得了。

    也是,他如奴隶苟活,被她招来喝去,匍匐在大小姐脚底,烂泥都比他有尊严,她又怎么会记挂这样一个踩在鞋底的可悲玩具呢?

    但是现在,金茂锒铛入狱,金家气数尽了,曾经的大小姐,呵,不过是一个腐烂在烟酒里的美貌废物。

    她凭什么还能高高在上?

    跟他谈条件……她也配!

    “嘭——”

    绯红被男人野蛮摔到椅子上。

    ‘统子,这躺椅好软啊,比深红监狱的地砖舒服多了,你要不要也来躺躺?’

    系统:“……”

    它已经懒得纠正她的称呼了。

    ‘不必,你死了我会烧纸的。’

    系统开启嘲讽模式。

    反正接下来的剧情不是送到精神病院,就是被男主送到对家的手上,完美诠释了一部虐恋情深的小说——百万长篇里有九十九万字都在血虐女主。

    总之是够这个疯女人喝一壶的了。

    绯红顺势交叉着脚踝,躺出一个风情万种的姿势。

    ‘死在男主的手上,也不错啊。’

    系统:啊,世界毁灭吧,我累了。

    金绯红是在一次派对中被掳走的,上边是一件蓝灰色海马绒毛衣,头发松垮地盘起,丝丝缕缕垂在漂亮光滑的肩颈,而包臀紧窄的银白亮片流苏裙让她成为了夜晚狂欢的焦点——她天生善于利用美色为自己开道。

    这一点跟绯红很相似。

    可惜女主觉悟不太行,从头到尾,热衷于附庸男人,醉生梦死当她的美貌废物。

    金父还在时,她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就等着毕业了,未婚夫能供养她。等金父死了,她惶然无措,被金钱奴役,甘愿当男主的玩物,还英勇舍身,为金主断了一条腿。

    哦不,后期男主敏感多疑,怕她逃走,活生生打断她另一条腿,开启了坐轮椅的金丝雀剧情。

    啧啧。

    这难道就是虐得越深,爱得越真么?

    当人不好吗?

    非要当什么金丝雀。

    绯红摩挲着脑后的结,随手丢开了蒙眼的布。

    重见光明。

    她眨了眨酸涩的眼。

    昏暗的酒店环境里,红酒般的灯光,男人的脸部轮廓也蒙上了一层血红的阴霾,目光泛着森冷寒意,没有温度。

    为复仇而生的人类,像是地狱爬出的恶鬼。

    “啪——”

    皮鞋撞上了椅脚,声响脆烈。

    冰凉的手指鬼魅般侵蚀她的肌肤,蚕食鲸吞着她的鲜血和精气。

    绯红不慌不忙,手指别入他的头发,用最礼貌的声音向他问好:“同仇人之女亲热……你是恨我呢,还是爱极了我?”

    “嘭!”

    她又被摔了。

    这次绯红撞到了柜子的一角,额头渗出血迹,浸红了她的香艳皮囊。她歪斜着身子,指尖点着血珠,又含入唇里。

    “甜的……您要尝尝吗?”

    邪惑又天真,仿佛只是在邀请他品尝宴会糕点般自然。

    ——她疯了。

    戚厌擦拭着嘴唇残留的香气,对她的厌恶达到巅峰。

    “把这个疯女人关起来,我现在不想看见她!”

    他开门吩咐秘书。

    “呃……戚董,您准备让金小姐去哪里?”

    系统默念:精神病院!精神病院!精神病院!

    “就香蝶湖那边,随便丢进去!”

    系统失望极了。

    秘书失望极了。

    戚厌转身就走。

    秘书心道,戚董是不是少说了一个字?

    难道不应该是蝶湖大道的精神病院吗!!!

    系统:对,我也是这么想。

    至于香蝶湖,远近闻名的富人区,有着千万起跳的湖景别墅,号称“情人的鸳鸯岛”,最适合打情骂俏金屋藏娇卿卿我我了。戚董在那里购置了一套,当时秘书还以为是他为夏小姐准备的婚房呢,没想到仇人先住进去了。

    秘书:有钱人的世界卑微的打工仔不懂。

    秘书原想让保镖压着人过去的,却见这位金小姐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姿势讲究。

    “劳驾,带路。”

    秘书:“……”

    他从未见过如此礼貌中透着泼天嚣张的人质。

    系统感到很绝望,男主的复仇之火呢,怎么这么快就燃尽了?

    不仅没送精神病院,竟让这个狐狸精大摇大摆住进千万豪宅。不过男主没有令它持续失望,他虽然把人丢进别墅,却没有给她任何生活用品,至多给她叫个外卖饭盒,相当劣质的那种。

    他以为这样就能磨平金小姐娇惯的性子,向他求饶服软。

    绯红让他失望了。

    她吃盒饭吃得津津有味的,动作优雅,硬是吃出了法式大餐的气派。

    衣服馊了,脏了,臭了,没法穿,他以为她会抓狂,也没有,窗帘、床单、沙发套等成了她的新欢,尤其是那一层灰绿色的窗纱,缠裹着身躯,烟雾般朦胧,薄肩半露,长腿微分,衬得她似妖非妖,送外卖的小哥当场傻眼。

    隔天绯红就有正常衣服穿了,还有人给她专门做饭、洗衣、扫地。

    当然,全是女的。

    系统:‘你就不能安分点被虐吗?’

    绯红:‘我是啊,我睡了又吃,吃了又睡,长了几斤肉,好虐的。’

    系统;‘这叫懒。’

    绯红:‘不,这叫个人情趣,我就是喜欢他讨厌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说着,她赤着脚,借着桌面的高度,爬上了衣柜。

    监控屏幕里多了一张放大的美人面孔,清晰得照见了额角那幼嫩的、招摇的绒毛。

    戚厌无动于衷。

    她捧起了监控摄像头,献上炙热一吻。

    “啵!”

    那嗓音荡荡漾漾的,温柔得不成样子。

    这种取向……秘书怀疑他老板是个腹黑闷骚。

    戚厌猛地合上笔记本,语气厌恶,“真是恬不知耻,寡廉鲜耻,道德败坏,脏心烂肺,水性杨花,卖弄风骚!难怪能交了一任又一任的男朋友,腿这么能劈叉,不去跳芭蕾可惜了!”

    秘书揣摩上意,小声地问,“需要为金小姐报个成人形体芭蕾班?”

    戚厌:“你可以试试,以后上班搞个一字马打卡。”

    秘书:“……”

    秘书闭嘴了。

    半晌,戚厌忽然说,“她练过芭蕾的。”

    金大小姐家境优渥,从小到大补习班不断,特别在芭蕾方面,表现出了优越的天赋。当女孩子换上蓬软的白纱舞裙,化作一只高贵的小白天鹅起舞在冰湖之上,每个男孩都想当她的男伴。

    他承认,少年慕艾,他也有瞬间的悸动。

    直到,那双舞鞋不见了——

    它们诡异出现在男孩的房间里。

    他拼命解释,但没有人信他。

    大小姐“人赃并获”,居高临下地嘲讽他,“小野种,你喜欢我?你配吗?”

    男孩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被翻出来,浑身被羞辱得发颤,剥了傲骨,腌入脏污,那一场暗恋以满地狼藉收场。

    长大之后,戚厌试图剖析自己,怎么会对仇人的女儿可耻地动心?

    她明明如此恶劣、骄横、蛮不讲理。

    “大概是那一双腿吧。”他喃喃地说。

    那双为芭蕾而生的腿,雪白修长,瘦而匀称,蝴蝶般轻盈。

    当天鹅跳舞时,足尖发力立了起来,宛如一支小小秀气的玉弓,从脚趾到脚背,淡青色的血管浅浅浮动,又被遮掩在奶杏色舞鞋之下,那种观众能体会到童话的美感,既精致,又无端脆弱。

    戚厌冰冷垂下眼皮。

    ——如果能折断大小姐这碍事的双腿,那就更美妙了。


当前tag:

以上就是双指探洞水喷出来图片 看清楚它是怎么进去的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