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大全

仙女插花和引蛇出洞什么意思 不够还要若若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53:47浏览:0分类:新词大全 宝贝

  他细细描绘着那飞沙走石、天地变色的斗法场面,散修们世面见得少,听得瞠目结舌。
  
  “大师兄带人前去搭救,两厢斗法七日七夜未能分出胜负,一同陷入险境。原来那堕魔上修数百年前原也是呼风唤雨的大能,一族之长,却爱上外来女修,不想对方为他族中至宝而来。他被骗走宝物,夺走修为,剜去双瞳,躲进禁地方逃过一死,却因此成魔,一困五百年,已绝生念,一心报复,当时只道,只要有人心甘情愿服下他的蛊,他就放他们离去,否则就拼个玉石俱焚,一同死在禁地里。”
  
  “是五师妹!”有人拍案立刻道。
  
  “聪明!”老板笑笑,瞧那人样子就知话本没少看,“在场人中只有五师妹跳出来应承此事,以身伺蛊救下同门。可怎知妖修之蛊乃是锁情蛊,于斗法中吸食了大师兄精血,此蛊入体,服蛊者就要生生世世情锁大师兄,否则便会道身殒灭。蛊毒无药,大师兄成了她唯一解药,最终二人只能结为道侣,到如今已有三十余载。”
  
  听众发出两声唏嘘:“可惜了……”
  
  也不知是可惜大师兄与六师妹的天作之合被棒打鸳鸯,还是可惜大师兄天纵英才却要与平平无奇的五师妹厮守终生……
  
  “倒是便宜五师妹,挟恩以报,换来如此惊才绝艳的道侣。”
  
  “可不是嘛……指不定那五师妹救人之时就存着这等心思,既可与大师兄结修,又能成为掌门夫人,一举数得。”
  
  “若果真如此,那此女当真是处心积虑之辈……”
  
  一时间小酒肆里议论纷纷,老板却不予置评,只闭眼呷酒。
  
  轰——
  
  忽然间,酒肆外有惊雷声传来。
  
  雪天行雷?
  
  酒肆里的人纷纷冲到外面,仰头望去。
  
  只见厚云内一道蛇电,直劈向二百里外的重霄宫。
  
  云上有庞大阴影,似人似兽。
  
  ————
  
  轰隆——
  
  一道蛇电由远及近,如利刃劈开天幕,有道人影自云端跌落,砸在重霄宫拜仙殿的屋顶,将拜仙殿砸出个大窟窿来。
  
  阖宫上下大惊,都往拜仙殿涌去,却不知与此同时,门派入口处的石碑下亦闪起一圈符箓的传送法阵光圈。
  
  光圈闪过三遍,虚影出现在传送法阵中。这道虚影才刚刚凝实就跌跌撞撞向外冲出,守门弟子只瞧见个鲜血淋漓的人朝门口奔来,早已警惕地拔/出宝剑,却听那人发出虚弱声音:“是我。”
  
  弟子定睛一看,才认出了人,大惊:“五师叔?!”
  
  虞南棠并不知道今日重虚宫不太平。
  
  她回来得不是时候,整个门派的注意力,都被拜仙殿的异状吸引走,没人理会浑身浴血的她,还是守门的弟子将她送回住处。
  
  她浑浑噩噩地躺着,只觉得体内的血要流干一般。不知过了多久,殿内才响起脚步声。她隐约觉得有人擎起自己手腕,替自己查看伤势,那人应该是自己的二师兄夏淮。她很想同他说,自己的伤在胸腹,但她什么声音也发不出。
  
  “五师妹不碍事,只是灵气耗竭而已,休养一段时间便好。”夏淮的声音响起。
  
  什么不碍事?
  
  她明明被异兽的锐爪洞穿身体,怎么可能不碍事?
  
  “那就好。璩灵洞那边已经顾不过来,如果她再有事……”第二个声音响起,无波无澜。
  
  璩灵洞?六师妹的洞府?发生了何事?
  
  南棠听到他们的声音,却苦于无法开口,只能在心底问出声。
  
  “放心吧,萤雪的伤,我会尽全力,你不必太担心。”夏淮回答道。
  
  “辛苦你了。”那人淡道,又问道,“这是何物?”
  
  “青髓笋?!”夏淮微惊,“怎么如此凑巧?”
  
  南棠心中却是一惊。
  
  “就是你给萤雪调配的引元丹里所缺的那味药引?”
  
  “正是。”
  
  殿中随着夏淮的声音倏尔陷沉寂。
  
  听那言下之意,南棠已隐隐约约猜中他们的心思,不免着急。
  
  “五师妹未醒,就这么拿走青髓笋,似乎不妥。”夏淮迟疑道。
  
  不好!当然不好!这青髓笋对她也很重要,如果她醒着,绝不允许他们拿走。——南棠如是想着,可她发不出声音。
  
  “她多久能醒?”
  
  “至少也要一天一夜。”
  
  那人沉默片刻断然道:”罢了,救人要紧。你先拿青髓笋去配药,待她醒了,我再同她解释。”
  
  南棠能感觉自己紧握的拳头被人一点点掰开,她大急,拼尽全力想要阻止他们,可身体却像不是她的一般,全然不听使唤。
  
  这枚青髓笋,也是她用命换来的!
  
  她与他们不同,是重虚宫上下公认的修行困难户,不像她的师兄师妹那样个个天赋异禀,甚至就连山门普普通通一个弟子,修行速度都能轻松超过她。
  
  天资不行,她唯以勤补拙,谋一个天道酬勤。
  
  可从她进门至今,百载已逝,与她同期的弟子早就结丹,她的大师兄更是在接任掌门时就从金丹迈进元婴,这速度放眼玉昆修仙界都是足以碾压大部分修士的存在,她的其他几位师兄也个个出众,就连修为最低的三师兄,也已经到金丹后期,更遑论在她之后,还有个逆天的小师妹。
  
  只有她,用了百年才终于筑基圆满。
  
  对比那几个人中龙凤的师兄妹们,她就像个异类。
  
  但她也没想与谁争个输赢,实在是筑基修士的寿元也只百年而已,她寿数满百,再不结丹,就会像凡人一样,历生老病死。
  
  这对一个修士而言是最难接受的结局。
  
  如今她好不容易筑基圆满,境界面临时突破,可结丹本就是一劫,稍有差池就万劫不复,更何况她这样资质不高又有心魔在身的人,结丹尤其危险。
  
  这枚青髓笋可暂平心魔,助她结丹,也是她的救命药。
  
  所以她才只身赴险,探入北境冰窟挖取青髓笋,哪想竟遇到蜇伏冰窟的异兽。异兽修为高深,她并非其对手,电光火石间,她掰断青髓笋,用传送符箓把自己给传回了山门,逃过兽口碎尸,却仍旧被异兽锐爪洞穿前胸,这才鲜血淋漓地昏在重虚宫的山门前,连青髓笋也来不及收入储物袋中。
  
  如今他们云淡风轻地替她做出决定,她如何甘心。
  
  “江止!还我青髓笋!”
  
  南棠从榻上弹坐而起。
  
  填满这偌大殿宇的,是殿内陈设的诸般宝物所绽放出的华彩。
  
  殿上无人,一片寂静。
  
  从迷茫到清醒,也只瞬间功夫。她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江止和夏淮早就已经离去,自然,那枚因为逃命而来不及收进储物袋的青髓笋也已经不在她掌中了。她从莲榻上下来,急匆匆往殿门口走去,才走没几步,忽又停下。
  
  南棠依稀记得自己在冰窟拈碎符箓前,异兽锐爪已经洞穿她的前胸。
  
  她下意识抚上自己心口,用力压了压,又将手伸入衣襟,在胸口左摸右摸一番,再反手摸到后背……
  
  她的伤呢?
  
  五个血窟窿呢?
  
  哪去了?


当前tag:

以上就是仙女插花和引蛇出洞什么意思 不够还要若若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