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大全

看清楚它是怎么进去的 女性三门齐开是怎样做的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54:05浏览:0分类:新词大全 宝贝

    裴纪安脊背一下子散了,他后跌两步,崩溃问:“李朝歌,你到底想做什么?她只是个天真烂漫的公主,一辈子无忧无虑,连一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她根本不会妨碍到你,你为什么杀她?”

    李朝歌听到这些话都气笑了。为什么杀李常乐?也亏裴纪安能说出这种话。

    李朝歌忍了李常乐许久,但是她最终选择动手,一是因为政治因素,二来,就是李常乐真的冒犯到她的底线了。

    今年七月,时局已经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每天都有许多大臣获罪入狱,经李朝歌之手里发出去的罪状,更不知凡几。李朝歌想到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裴纪安了,裴家的事终究是她对不住裴纪安,所以,她想借着裴纪安生辰的机会,给裴纪安赔罪,顺便缓和夫妻的关系。

    七月初六那天,李朝歌特意请了一天假,悄悄到裴府上,想给裴纪安庆贺生辰。从两年前开始,裴纪安就搬出公主府,和李朝歌两地分居。李朝歌无视裴家下人敌视的视线,亲手给裴纪安做了一桌生辰菜,然后欢欣雀跃地坐在房间等。她枯等了一夜,菜凉掉,加热,再凉掉,裴纪安也没有回来。

    李朝歌心也跟着变凉了,她倒掉所有饭菜,第二天一早,她顶着一宿未睡的眼睛,让人去查裴纪安的行踪。城门守卫禀报,裴郎君初六大清早出城,去敬亭山上清观给广宁公主李常乐庆生去了。

    李常乐生辰七月初七,和裴纪安只差一天。李朝歌在裴府中枯等时,裴纪安正陪李常乐等待生辰到来。探子还报,子时过后,裴纪安第一个给李常乐祝福,公主十分感动,再加上两人都喝了酒,就滚到床上去了。

    李朝歌彻底被激怒。裴纪安说听到“皇夫”的称谓感到恶心,殊不知李朝歌看到裴纪安的时候,也发自内心地觉得脏。她一看到裴纪安,就会想到他和李常乐在床榻滚的画面,几乎恶心得反胃。

    之后李朝歌一手主导了赵王谋反案,李常乐被牵连其中。没几天,李常乐“畏罪自杀”,自缢在上清观中。

    如今,裴纪安问她为什么。

    李朝歌有许多愤怒、失望憋在心中,但是她开口的时候,省去了那些质问的话,只轻描淡写道:“我想杀,便杀了。”

    我想杀,便杀了。

    这句话彻底逼疯了裴纪安,裴纪安突然拔剑,飞身向李朝歌袭来。李朝歌只是不紧不慢侧身,用两指夹住裴纪安的剑。

    李朝歌身体动都没动,唯有头顶的旒珠轻轻晃动。李朝歌手指微微用力,就把裴纪安连人带剑推开。裴纪安跌跌撞撞退到大殿上,李朝歌居高临下,包容又怜悯地看着他:“我已经突破至臻界,身剑合一,身体发肤刀枪不入,人间已经没什么东西能伤得了我。裴纪安,你杀不了我的。”

    裴纪安伸手,擦去嘴边的血线。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长在凡间,但是不知为何学了一身高深功夫,能飞檐走壁、降妖驱鬼,就是因为她武力无所不克,才被女皇重用,镇妖司因此大行其道。这些年李朝歌得罪了许多人,不知道有多少人雇凶杀她,可惜,无论多么出名的杀手,无一人生还。而且很快,卖凶之人就会被李朝歌疯狂报复。

    镇妖司可止小儿夜啼,绝大程度上,是因为李朝歌。朝中众人提起李朝歌,谁不是气得牙痒,却又畏惧不已。

    连裴纪安也不行。他用剑攻击李朝歌,李朝歌分毫无损,裴纪安却被她强大的真气震得内腑翻腾,经脉剧痛。

    李朝歌经历了一场很不愉快的谈话,第不知道多少次阻止了驸马杀她,内心已经疲惫至极。明明今天,是她登基的大好日子。

    因为刚才动了手,李朝歌的冕服又乱了。李朝歌转身去整理自己的玉佩,一边不在意地对裴纪安说:“你现在回去,我可以装作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你依然能安安稳稳做我的皇夫。你听话,裴家和长孙家剩下的人,才可以继续活着。”

    裴纪安咽下口中的血沫,讽刺地笑了。他在她眼中到底是什么呢,一只没有尊严、没有主见的金丝雀吗?裴纪安知道朝中不乏有人想向李朝歌自荐枕席,李朝歌无论相貌还是权势,都是顶级。可是李朝歌一个眼风都不扫,久而久之,下面人也不敢了。世人皆羡慕裴纪安艳福不浅,可是裴纪安却恨不得李朝歌流连花丛,豢养面首。

    此等艳福,他消受不起。

    李朝歌毫不避讳地将后背暴露给裴纪安,因为在她的认知里,天下除了周老头,已经没有人可以伤到她了。可是她却忘了,天下不能,那天上呢?

    裴纪安将手指抹在剑刃上,用力划过。鲜血汩汩流过潜渊剑,更妖异的是,这柄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剑,竟然将血一滴不漏地吸收了。

    潜渊剑饮饱了血,忽然红光大作。李朝歌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凌厉的杀气袭来,其境界远非凡人能为!李朝歌大惊,立刻回身,祭出全部功力抵挡。可惜,还是太晚了。

    一剑穿心而过,冰冷的剑锋穿过华丽的冕服,穿过李朝歌温暖的身体。李朝歌伸手握住剑,不顾疼痛,执着地盯着裴纪安:“你就这么想杀了我?不惜以身祭剑?”

    李朝歌掌管镇妖司这么多年,妖妖鬼鬼的事不知道见过多少,她怎么能认不出来,这是一柄凶剑。剑的主人似乎造了许多杀孽,剑身上的煞气已经足以割破半仙的护体屏障。这样的剑,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用的。

    裴纪安竟然能驱动凶剑,更意外的是,他竟然不惜以血祭剑。凶剑一旦开了戒,不吸光驱使者的血,绝不肯罢休。

    裴纪安为今天已经准备了许久,来之前,他考虑了每一种可能。可是等他真的做到这一步,真的将剑刺进李朝歌胸膛后,他心中却泛上一股巨大的荒芜。

    他真的杀了她。他真的摆脱她了。

    裴纪安眼睛盯着她,几乎无法眨眼。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失去了知觉,他的手握在剑柄上,明明应该趁机深入,可是他却良久无法用力:“对不起。来世,请你不要再爱我了。”

    李朝歌看着裴纪安,突然不可自抑地笑起来。她和他做了六年夫妻,最终,他却说请不要再爱他了。他们的婚姻给裴纪安带来许多痛苦,对李朝歌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李朝歌忽然毫无预兆地向裴纪安击去一掌。她心脉俱裂,已经活不成了,可是,没道理杀了她的人却能好好活着。李朝歌这一生没做过几件好事,唯独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从不亏待恩人,也从不放过仇人。

    就算李朝歌喜欢他又怎么样,她死了,裴纪安也别想活着。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李朝歌要死了,她的一掌也不是裴纪安能消受的。这么近的距离,裴纪安根本没法躲。事实上,他也没躲。

    裴纪安被一掌击中心肺,顿时内脏破碎,胸骨断裂。裴纪安噗的喷出一口鲜血,被打飞好几米,重重摔到地上。李朝歌也牵动了伤口,她捂着汩汩流血的剑柄,缓缓跌倒在地。

    她这一生,幼年和家人走散,少年被周老头抛弃,好容易找到家人,却成了所有人都憎恶的存在。她杀了弟弟,杀了妹妹,杀了母亲,杀了丈夫的外祖父,杀了小姑,气病了婆婆,气死了祖婆婆。她登基为帝,却一无所有。

    最后,她也被自己的丈夫杀死。

    一切皆是李朝歌的选择,李朝歌不后悔。可是如果再来一遍,她不想再走这条路了。

    尤其,她不要再喜欢裴纪安了。


当前tag:

以上就是看清楚它是怎么进去的 女性三门齐开是怎样做的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