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大全

受孕的最佳姿势 第一次怎么找到孔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26:09浏览:0分类:新词大全 宝贝

    程文东忙着找拖鞋,他的拖鞋倒是挺多的,都被那群哥们穿过,有些讪讪:“要不,你穿我的?”

    又补充:“保证没脚气。”

    江心本来想说光脚也可以,但话到这份上,也不好拒绝。

    男生的拖鞋套在她脚上偏大,走在木地板上“吧嗒吧嗒”地响。

    小企鹅似的。

    江心忽然笑出来,很快敛住。

    被程文东尽收眼底,他这会和等老师念名字发考卷的心情差不多,虽然他念书的时候是学渣,从没在乎过成绩。

    心下稍安。

    江心打量起来,这是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房价在余安也不算低。

    但装修比贫民窟还不如,之前应该是用来做员工宿舍的,只刷了大白墙,三间房摆的都是上下床,铁架子的,碰一下哐啷响。

    程文东本来想着收拾过还算能见人,这会从江心的眼神里明明白白意识到,他家最大的问题不是卫生。

    解释道:“这套房是挂在我们店卖的,卖家卖得急,价格很低,但各方面都很不错。我那会才工作没多久,又跟朋友们凑了一点才把它买下来的,最近才有钱装修。”

    也算合情合理,江心羡慕地看着程文东家的大洗手间。

    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你这可以摆大浴缸了。”

    程文东对浴缸没什么想法,这会拍大腿:“可不,我老早想要一个浴缸了。”

    其实江心要是愿意贷款,还是可以买大房子的,但她这会前途未明,还是算了。

    这程子她虽然忙,还是抽空在网上了一下,发现余安的房价感人,工资更“感人”。

    五险一金爱交不交,大小周是福利,税前五千都算高薪。

    真是不可思议,江心开始怀疑大家住的是不是同一个世界。

    她的条件一降再降,最终不得不认清现实,她一开始想的随便找份双休的文员工作太天真了。

    好在没有贷款,不然她现在的压力不会比996的时候小。

    江心无意识地瞧着墙,回过神来:“这个是承重墙吗?”

    程文东摇摇头。

    江心:“我猜你不做饭,厨房可以小一点,这样餐厅做大,你们哥们聚会的时候方便。”

    程文东却知道江心喜欢做饭的男生,又摇头:“不,我立志从今天开始学做饭。”

    江心夸他:“好志气。”

    她不是专业做设计的,画了个简单的户型图出来,指给程文东看:“玄关做隔断,不会进来就看到客厅,餐厅和客厅可以打通,洗手间做干湿分离,大阳台可以包进客厅,洗衣机和晒衣服在小阳台。”

    她一边说,程文东一边想象。

    他跨过玄关,江心就坐在沙发上,他做饭,江心靠在厨房门边,吃过饭,他们俩一起窝在沙发上

    看电视。

    越想,他觉得越快乐,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来。

    江心眨眨眼,很想问他哪里不舒服,耸耸肩不多嘴,本子塞进包里:“该你请我吃饭了吧。”

    程文东:“应该的,应该的。”

    他是本地人,推荐的店没有不好吃的。

    江心咽口水:“吃你那天发在朋友圈的肥肠行吗?”

    程文东一边记下她的喜好,一边套上鞋往外走。

    江心穿的是双靴子,半蹲在地上穿,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一歪。

    程文东要过来扶她,没扶住。

    江心的腰侧撞在简易鞋架上,“啊”一声。

    程文东一时情急,手伸过来,这一下的发展很偶像剧。

    两个人的手碰在一起,快速分开。

    江心没把意外放在心上,隔着毛衣按了一下,不怎么疼,说了句“没事”就要往外走。

    徒留程文东在原地小鹿乱撞,耳根发红。

    江心按了电梯才发现没人跟上来,退回去:“怎么了?”

    程文东定定神:“没什么。”

    情绪作祟,他背靠电梯,在没有人注意的地方用一种贪婪的目光看向江心。

    如果说一开始是见色起意,后来就不是了。

    他干这一行小三年,形形色色的买家见过很多,大概有求于人的时候都客客气气的,或者自诩顾客是上帝,颇有几分颐指气使。

    归根结底,人有鄙视链,做中介好像在社会底层。

    江心不是。

    她跟你、跟他说话的时候,与其他人无异。

    程文东初中没念完出来混社会,因为身世缘故好像天生命贱,人家的轻视、鄙薄,在他这里才是最正常的。

    忽有一点正常人都该得到的待遇,惶恐中又催生些许希冀。

    想把她牢牢抓在手上。

    江心有点窘迫,她没有什么和男性单独相处的经验,开阔的空间不觉得,狭小的电梯间里,好像连空气都弥漫着对方身上的热意,燥得她不知如何是好。

    甫出电梯,吹来的风让她一下子松懈下来,不知何时挺直的脊背垮下来。

    江心在不知所措中加快脚步,才要迈出去紧急刹车:“往哪走?”

    她今天化了妆,人面桃花相映红,面容娇俏多可爱。

    程文东却像个傻逼问:“很热吗?”

    江心大写的无语,撇撇嘴:“没有,往哪走?”

    两句的态度截然不同。

    程文东敏锐地察觉出不对,却不知道错在哪里,手一指:“出小区右转。”

    两个人并排走路是件颇具浪漫色彩的事,暧昧的气息无声的流动着。

    江心指望着程文东发挥他平常的“巧言令色”说点什么,结果此人也不知道中什么邪,一言不发。

    程文东反思了一下,他今天真的大错特错,没有准备新拖鞋,买好的水果也忘了端出来,也没有小零食,好像就是专门请人来看怎么装修的。

    怎么看,怎么冷漠。

    他疯狂想怎么补救。

    江心微微低头,她今天穿的是双小靴子,比较重,落地好像有声,太吵了。阔腿裤出门前忘了黏毛,毛衣塞进裤子里,小腹不够平坦,配的外套也不好,显得太孩子气。

    她又看程文东,最普通的运动鞋和牛仔裤,不怕冷的只穿了一件卫衣,还挽起袖子,露出半截手臂,几根青筋暴起,一看就很不好惹的样子。

    她上学的时候一向离这类男孩子远远的。

    那些人后来都去干嘛了呢?

    她翻检脑海里的八卦,一脚踢到了消防栓。

    程文东正走神呢,反应过来:“没事吧?”

    鞋厚,江心都没什么感觉,咬着嘴唇:“有点疼。”

    程文东急了:“不会伤到骨头吧,要不要去看医生?”

    用他的小脑袋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江心编不下去,生怕下一秒被拉上救护车,卡一下:“现在又不疼了。”

    程文东不放心:“真的不疼?”

    江心点点头,正要问还有多久到,程文东茫然四顾,发出一声短促的“咦”。

    “走过了。”

    两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走过是理所当然的事。

    程文东尴尬地挠着他的小寸头:“刚刚那个路口应该左转。”

    这下都打起精神来。


当前tag:

以上就是受孕的最佳姿势 第一次怎么找到孔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