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语详解

古代人怎么行房 换q游戏(两对cp)陆以迟免费阅读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41:03浏览:0分类:用语详解 宝贝

    应行捂着腿,盯着他,开了个头:“老樊……”

    两个人眼神一对视,悟了,同时发出一声:“操!”

    樊文德为了他那互帮互助的提议也太拼了,许亦北总算明白新宿舍是怎么凑够人的了,居然还把他弄来了,真有本事。

    应行也明白了,他不是离家出走,是突发奇想来住校了。

    “想不通你也会跑来住校。”应行说,那么有钱,住家里不舒服吗?

    “我还想不通你呢。”许亦北现在完全清醒了,回头收拾床上东西,看到应行的那只黑色旅行包就随手扔在床尾,刚才还砸了一下他的腿,就这把他给砸醒的。他弯腰拖了一下床单,把自己的东西一抱,扔到上铺。

    应行看了一眼:“干什么,换床了?”

    许亦北回头:“对,这儿让你了,我睡上面。”说完抓着扶梯两步踩了上去,重新铺床。

    应行看了看上铺,会意地说:“你就故意选在我上面。”

    许亦北坐在上面,垂眼看下来:“先到先得。”

    “行,随你高兴吧。”应行拿着手机走去了阳台,窗帘一拉,拨了号打电话去了。

    许亦北把床铺好了,还是想不通他怎么会来住校,坐在上铺,转头朝阳台看一眼,他还在那儿说电话——

    “舅妈没事儿吧?有事儿你真得叫我啊……别有下次了,再有下次我绝对不听。”

    电话挂了,他站在已经天黑了的窗户边上,又拨了个号:“大华,麻烦你跟程刚平时帮我多盯一盯修表铺……别问了,总结一下就是我他妈莫名其妙成住校生了……”

    许亦北心想这么委屈你直接走不就完了。刚想完,他自己的手机在枕头边震了起来,拿起来,是刘姨打来的电话。

    许亦北接了:“刘姨。”

    刘姨声音低低的,估计是悄悄打过来的:“北北,在学校还好吗?”

    “好,挺好的。”

    “你妈本来挺生气的,现在好多了,刚才你李叔叔给她来了电话,把她给安抚好了,我打电话告诉你一声儿,你放心。”

    “嗯,”许亦北也压着声音:“那就好。”他妈有了新家庭,确实比他这个惹人烦的儿子强。不生气就行,他从来都不希望他妈因为他生气。

    “那你在学校好好的,缺什么就叫我给你送哈。”

    “好。”

    电话挂了,许亦北又往阳台看一眼,应行正好拿着手机进来了。

    “桌子你选了吗?”他走到床下问。

    许亦北说:“什么桌子?”

    “书桌啊,”应行看了看那一排桌子,选了一张,手机放上去,然后指指旁边靠墙的那张:“旁边这给你吧,最边上,没人妨碍你,你肯定喜欢。”

    许亦北看了一眼,还真是他会选的座儿,故意无所谓地说:“随便。”

    应行看他一眼,去床边把旅行包拉开,翻出两件衣服:“那我在宿舍要不要注意一下形象?我睡觉可穿得少。”

    许亦北怀疑他是故意的:“随你,你裸.睡都行。”

    “那不行,我也没那么奔放。”

    难道你还能叫含蓄?许亦北腹诽。

    应行忙前忙后地整理床去了。

    许亦北没跟他说话,拿着手机,干脆翻起了手机里存的数学题,看了一会儿,又躺了回去。

    难,数学真是跟他天生相克。忽然想起应行那抽考卷子上的139分,许亦北想想,说不定数学第一的人也跟他天生相克。

    应行把床弄好了,掀眼往上看,许亦北背对着他躺着,脸朝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可能是又睡着了。

    那正好,他忙他的。他把书包拿过来,放到桌上,拿出许亦北的笔记本电脑,继续摆弄。

    电脑屏幕几乎全屏都碎了,应行从书包里找出工具,拆机前拎起电脑对着灯又看了一遍,回头看一眼床上躺着的许亦北,笑了:这他妈也太狠了。

    绝对是砸的,还能蒙的了他么?

    许亦北看了几十道题,偶尔听到几声很轻微的响动,不知道应行在忙什么,后来眼睛累了,闭起来养神。

    不知不觉还是睡着了,不知道多久,忽然又一下醒了。

    是饿醒的,他才记起来,那会儿倒头就躺下了,到现在也没吃晚饭。

    宿舍灯还亮着,许亦北拧着眉坐起来,才适应了光亮,往书桌那儿看,应行不在,桌上放着他拉好的书包。

    他下了床,下铺没人,去卫生间,走到门口才发现里面亮着灯。

    里面浴室的拉门忽然“哗”一声,一下从里拉开,应行低头走了出来,顶着头湿漉漉的头发,穿着大裤衩,正往身上套短袖,看见许亦北,手往下一拉,遮住了小腹。

    许亦北眉一挑,刚才好像看到了几块挺有模样的肌肉,眼睛转开,看看他穿短袖的胳膊,又是那双大花臂。

    应行看到他眼神,动一下胳膊:“放心,我不裸.睡,但也不能捂着它们睡啊。”说完越过他走了。

    许亦北心想随你,飞着睡都没人管,进了卫生间。

    等他上完厕所出来,回床上的时候,饿的感觉又冒了出来,手在肚子上捂了一下。

    应行坐在床边,拿着毛巾擦着头发,抬头看他一眼,想了起来:“你不会还没吃饭吧?”

    许亦北倒头一躺,嘴硬说:“没事儿。”

    应行又看看他,回头拉开旅行包,伸手掏一下,掏出一只小纸包,就知道他舅舅会给他塞吃的。

    床沿被敲了两下,许亦北扭过头,一只手拿着只纸包搭在他床边,手腕那儿露着一小圈青黑的花纹。

    “吃吧。”应行把纸包往他床上一塞,手收了回去。

    许亦北拨开袋子看一眼,好像是柿饼,本来不想吃,但是架不住饿,还是坐起来吃了一块,还没咽下去,想了起来,拿起手机说:“多少钱,我转你。”

    应行在下面笑了声:“这次就算了。”

    “为什么?”

    “为了庆祝我们同住。”

    许亦北拿着手机一停:“你适应起来挺快啊。”这还庆祝上了。

    “那怎么办,也不能去揪着老樊揍一顿,他只不过是个极其优秀的人民教师罢了。”

    “……”许亦北默默吃饼,算了,也接受现实了,总不能白天刚来,晚上就拎着东西回别墅去了。

    本来他只想吃一块,没想到后来都吃完了。

    吃完了,许亦北去卫生间刷了牙,重新回床上的时候看见应行坐在下铺,一条花臂搭着腿,一个巨张扬的坐姿,头发好像终于擦完了。

    应行朝他看过来:“怎么样?”

    许亦北爬上去:“还行。”

    他说:“别客气,这也算互帮互助。”

    靠,哪壶不开提哪壶。许亦北躺了下来。

    没一会儿,灯关了,下铺一沉,是应行躺下来了。

    “许亦北。”他忽然叫。

    许亦北愣一下,宿舍里安静下来,忽然被他这么一叫,感觉有点儿不同,不禁问:“怎么?”

    应行没来由地笑了一声,很低:“这宿舍不会就我们两个人住吧?”

    “……”许亦北也反应过来了,樊文德不是说人够了吗,怎么就他们俩啊?

    “算了,谁爱来谁来。”应行把话题掐断了。

    早上五点半,宿舍开始供电,许亦北就醒了。

    宿舍的床太硬了,他睡得不习惯,醒的也比平常要早。

    下床的时候,他瞥了一眼下铺,应行侧着身,还在睡,刚要走开,听到一声很低的咕哝,好像是梦话。

    这人居然在做梦?许亦北站住了,盯着他的肩,想了想,还是没压住好奇心,凑近听。

    应行含混地说了两个字,听不清,就听到是什么“圆”。

    圆?还是元?许亦北服了,要么是他数学第一了不起,梦里都在想着圆,要么就是奸商本性,梦里都在惦记着人民币。

    刚要走,应行忽然醒了,一转头,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他胳膊,攥得死紧。

    “操,干嘛!”许亦北吃痛喊了一声。

    应行看看他,松了手,一睁眼就完全醒透了:“我还想问你干嘛,偷袭啊?”

    “谁那么无聊偷袭你。”许亦北甩一下胳膊,转头去洗漱。

    应行坐起来:“我说梦话了?”

    许亦北在洗手池边挤了牙膏,对着镜子没表情地说:“对,你声情并茂地背诵了圆周率,还算了一笔账。”

    应行没接话,过了一会儿,拿着件长袖衫和长裤走了过来,一边拉浴室门一边说:“多声情并茂啊?”

    许亦北刷着牙,不理他。

    应行进去换衣服了。

    许亦北飞快洗漱完,趁他没出来,去柜子那儿换了件T恤,拿上东西就出宿舍走了。

    班上今天特别混乱,一进去就跟菜市场似的。

    许亦北往黑板上看,高霏在那儿板书通知大家把东西搬去高三(3)班,意思是要正式开学了。

    大家都搬着东西出去了,许亦北把东西收了收,搭着书包跟出去,忽然被拍了一下肩。

    他往后看,学习委员朱斌胳膊里夹着一摞书跟着他:“许亦北,听说你住校了?”

    许亦北问:“你听谁说的?”

    “老樊啊。”

    许亦北心想这有什么好说的。

    朱斌笑着说:“我今天会给你个惊喜,回头见。”

    许亦北觉得他有点儿莫名其妙,脚下一拐,进了三(3)班的教室。

    刚把东西都放好,应行就紧跟着进来了,身上穿着长袖衫、黑长裤,迈着长腿,手里拿了几本书,往许亦北旁边的座位上一放。

    “跑这么快。”一坐下他就说。


当前tag:

以上就是古代人怎么行房 换q游戏(两对cp)陆以迟免费阅读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