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语详解

县委书记玩人要 他的手已经自己往下移动了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42:15浏览:0分类:用语详解 宝贝

 
  人和人的关系往往不仅仅是A和B是好朋友,更多时候是错综复杂,七拐八弯有多重关系,除去好朋友关系,A和B也许还有从小订的姻亲,或是家族不和。
  
  所以即使是林澄和程远的关系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程度,林澄仍然不能透露太多关于程远的事。他有他的坚持。
  
  林澄的缄默让本就心情烦躁的周奕气上加气,她几乎花了所有的力气才让自己不在林澄面前失态,她压住怒火继续说道:“程远签了虞迟暄公司,今天刚发了出道照,和你七八分相似。”
  
  周奕已经急得呼吸不畅了,她很少被急成这样,她接着说:“你本来就糊,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你的样子,现在出来个和你差不多的,虞迟暄帮忙开路,出道就好资源加持。”
  
  “最重要的是,现在大家都觉得你是程远的替身,还是不上心的替身,你已经完完全全活成个笑话了。”
  
  这结果早在林澄意料之中,只是他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快,快到他都来不及同虞迟暄好好道别。
  
  窗外是夜色下的霓虹灯,林澄抬眼望着星空,听见自己一字一顿地说:“周姐,我只能告诉你,我确实比不上程远。”
  
  从一开始,他就输了。
  
  小时候,大家都说程远比他好看,性格温柔,比只会发呆的林澄更讨人喜欢。长大一点后,他成绩比不上程远,在家族日常夸奖里,他总是被忽略的小孩。再后来,也就是现在,虞迟暄也向着程远。
  
  程远是有天赋又足够努力的人,林澄从小到大都盯着他的影子,一路追,一路都追不上。
  
  周奕被这句话呛住了,无可奈何起来。她急她气,其实也是替林澄急,她害怕有一个人能在圈里完全替代林澄,那么林澄只能一辈子活在别人光芒下。
  
  娱乐圈是个充满机遇的华丽宫殿,但普通人寻找机遇时,有人已经踩着红地毯顺风顺水走上王座。
  
  很不巧,程远就是那个人。
  
  周奕突然有些疲倦,替她自个,也替林澄疲倦。
  
  “这部戏演完以后你真空2个月,然后进综艺,至于程远……暂时就当他不存在吧。”
  
  周奕递了这句话后就挂断了电话,留下不是滋味的林澄回忆从前。
  
  林澄把手机还给纪青后自己洗漱完就躺在了床上,平时他有空都会看剧本,今天全然没了心思。
  
  程远的出道给娱乐圈投了一记重磅炸弹,林澄最近本就一堆黑热搜,程远的出道更是为粉丝提供了舆论狂欢。
  
  人在麻木的情况下不会有多余的情绪,林澄就像个机器人,机械地刷着微博。
  
  「太好看了,什么绝世美人!」
  「此处拉踩某个精修图当生图发的糊咖。」
  「是正主吧是正主吧,正牌果然比替身好看,入股不亏!」
  「有没有姐妹觉得,他这个下颌线,有点像前几天虞迟暄视频的另一位主角?」
  「感觉未来可期,原来虞迟暄喜欢养成系的。」
  
  虞迟暄微博亲自转发,和虞迟暄关系不错的明星也纷纷转发,大家捧着鲜花鼓着掌欢迎一颗星星的冉冉升起,连一向苛刻的虞迟暄粉丝,也因为虞迟暄的表态,选择了祝福。
  
  大家都是美好的,除了在角落里的林澄。
  
  –
  
  程远出道庆功宴上,觥筹交错,不少明星应邀前来,应的不是程远的邀,而是虞迟暄的。
  
  庆功宴设在桐安最好的酒店内,灯光明亮,大厅金碧辉煌,到处都是衣着光鲜的靓女帅哥,仿佛是无声地告诉大家,宴会主角的明星路未来会多光明亮敞。
  
  房间里,程远还在和虞迟暄做最后的出席准备。
  
  “太破费了阿虞,我刚出道不需要这种排场。”程远穿着西装,那双貌似林澄的桃花眼和林澄的却叠不起来,比起林澄总是微红的眼眶,程远的眼神更坚定,也更爱笑。
  
  “远哥出道就是要最好的排面。”虞迟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皱了皱眉,不以为然地回道。
  
  “这样让阿澄看到了多不好……早知道还是邀请他来了。”程远看着虞迟暄拨弄自己的头发,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让他来太晦气,咖位不够,拉低档次,”虞迟暄眉头皱更紧了,他一想到叶时因为林澄拒了程远就一肚子火。
  
  “你也别这样讲他,好歹也是你一起长大的哥哥。”程远颇为不赞同虞迟暄的话,轻轻蹙眉。
  
  “他算哪门子哥哥,”虞迟暄啧了一下,越来越不满,“连个剧本都不给你,他和你长这么像,那个本你怎么不能演了?”
  
  正准备出去的时候,虞迟暄收到了一条来自叶时的信息。导演在外面叫,虞迟暄把手机随手揣进兜里,和程远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咳,大家晚上好。”虞迟暄是头一次做这种场合的主持,业务不太熟练,好在大家赏脸,他随便说两句也有人鼓掌。
  
  “我是虞迟暄,这是我的……哥哥,程远,今天邀请大家来是为了庆祝我远哥顺利出道,希望大家在未来可能合作的地方,多提携一下他。”过去23年虞迟暄可能从未求过人,一段话说得磕磕绊绊。
  
  “好!”大家也都很捧场,有人喝彩,有人鼓掌,媒体闪光灯打得啪啪作响,表面上和谐得很。
  
  池丛跟自己队友坐在一块,周围有摄像机,他也只好跟着笑,强行扯着脸,脸颊肌肉都崩疼了。
  
  他一出片场就被经纪人捎走了,一路狂奔赶上了按时进场,一进去就看见张和林澄长得非常像的脸,他还吓了一跳,傻乎乎地问队友,林澄要和虞迟暄结婚了吗?
  
  队友当着众多摄像机的面也不敢骂他白痴,边笑边咬牙切齿地跟他解释现在的状况。
  
  本来池丛还在疑惑,白天刚吵完架晚上就结婚,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也没有这么突然的,就被告知这么大排面其实是为另一个人,另一个和林澄长得很像的人。
  
  这几乎是在把林澄的脸放在地上踩。
  
  可是大家都不在意,场内气氛其乐融融,开场介绍完以后虞迟暄就带着程远到处敬人喝酒。
  
  圈子里咖位就是一切,虞迟暄摆不来笑脸,冷着脸带程远挨桌挨桌打招呼,大家仍然开开心心回敬,其中不乏资历较深的前辈。
  
  池丛替林澄不值。
  林澄喜欢一个人,大家都知道,还嘲笑他。可是喜欢一个人也没有错,更何况他们是情侣,哪怕是合约情侣呢。
  
  虞迟暄带着程远快要走到池丛这一桌了,池丛也终于看清程远的脸。池丛在心里默默给程远和林澄做比较,得出的结论是:还是林澄好看。
  
  “你们好,我是程远。”走到这一桌,池丛站起来端着杯子,望向程远。
  
  林导一直说池丛入戏很玄学,眼神戏经常接不住卿燃的,但此时此刻池丛觉得自己眼神戏肯定是巅峰了,他很好的掩盖掉了眼睛里的敌意,跟队友一样,热情地同程远聊天。
  
  “你是阿澄的同事吗?”程远跟整个队伍喝完一杯后,绕过前面几个队友,专程凑过来跟池丛讲话。
  
  “阿澄?”池丛努力磨掉自己对程远的不满,看起来像是和林澄完全不熟。
  
  “就是林澄。”程远笑眯眯的,十分和善。
  
  “哦,是的,但是不熟。”池丛恍然大悟,笑着回应。
  
  “我的傻弟弟,向来不聪明,希望你能好好照顾他呀,敬你一杯。”程远举杯,池丛回举,两个人其乐融融,仿若至交好友。
  
  目送程远离开后池丛坐回椅子,背后出了一层薄汗。
  
  程远走开以后跟虞迟暄打趣,眉眼弯弯,好像只是普通说笑:“这个弟弟,对我好像有点敌意呢。”
  
  虞迟暄压根没注意场内发生了什么,他来庆功宴纯粹是为了给程远镇场子,这种社交场合,他向来不喜。


当前tag:

以上就是县委书记玩人要 他的手已经自己往下移动了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