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语详解

把红酒倒入b里用塞子堵视频 小东西我干的你怎么样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42:32浏览:0分类:用语详解 宝贝

    肖阮讪笑:“有啊!”

    秦揽:???

    剧本不对吧!肖阮脑子抽了?

    秦揽顿时咬牙心道:你今天只要敢送上来,我永远不直播!让你和你的直播合同埋一起吧!

    倒是程倦听到这话一下子眉目舒展了点。

    肖阮:“扔了,每次抖是赛后找师傅换锁。”

    程倦脖子有点僵,扭头看秦揽的时候很机械,秦揽好像听到空气中微微‘咔擦咔擦’的声音。

    秦揽很无奈地看看程倦,一脸为难和无语。

    但看见程倦眼里的情绪,他立马对着手机‘怒’斥:“现在找开锁师傅,路费我报销。”

    肖阮电话那头十分敷衍:“十一点了,你觉得有师傅来吗?秦神!”

    秦揽一锤定音:“能来!”

    电话一挂,秦揽就对上程倦有些寒漠的视线。

    他‘愧疚非常’的和程倦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我们在战队赛间是这样的......”

    程倦闭着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半响才从唇间磨出一句:“有冰水吗?”

    “有,我给你拿。”

    秦揽说完就转身下楼,步子干劲利落,一股子讨好劲儿挺足的。

    程倦跨坐在自己行李箱上,百无聊赖得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开机。

    首先崩出来的短信又是他|妈的。

    【听说你去了IF?】

    【回来继承公司不行吗非要去打游戏!你还能打几年?都21了你还小?】

    【还是说你要继续找男朋友?六年了还不够吗?男人能和你走多久!】

    程倦蹙着眉,随着指尖的删除操作,他心口上压着的东西在减少,直到拉黑了这个电话之后他才真正的能出一口气。

    随后就看到江修远的未接来电二十三个,但没有信息——江修远从来不用文字做解释。

    程倦很讨厌这个。

    因为他有情绪的时候,根本不想听到那个让他有情绪的声音,更喜欢看这种静默的文字,每个字带着温度来解释。

    以前能忍,现在程倦完全忍不了,还烦透了!

    长长舒得一口气之后,指尖一按继续关机。

    他脚下点着节奏等秦揽,目光不经意得四处打量起来。

    结论是:IF还不错。

    肖阮见秦揽下楼,小声走到秦揽身边,秦揽无视他直接绕到冰箱门前。

    肖阮跟上来压低声音,“你们到哪一步了?程倦要签合同吗?”一副贼兮兮得样子打探‘敌情’。

    秦揽打开冰箱,全是碳酸饮料,他上翻下翻地找矿泉水。

    见肖阮又要说话,秦揽直接堵住他的嘴,“让他睡我房间这一步!还没说签约。”

    肖阮一个头两个大,瞪着眼睛不可思议,“你给人家下药了要睡你房间!”

    签约的事情已经被这句话给冲击忘了。

    终于秦揽在最下层急冻中,找到了整个冰箱里唯一的一瓶矿泉水,他拿出来的完全就是冰坨子。

    这根本喝不了!

    秦揽皱着眉头,推开碍事的肖阮往茶水间走,倒了半壶热水,把矿泉水放进去,够着脖子看等冰化开。

    “你在干什么?”

    “解冻。”

    “你疯了?要降温我借你房间冲凉水澡不比喝冷水快点?”

    秦揽脖子转过去,“好主意!我也想,可惜程倦不给力。”

    肖阮惊讶,“程倦不行?这年纪轻轻的,好像还没你大吧?就......”

    秦揽从开水里拿出矿泉水瓶,瓶身还很烫,但是里面的冰块已经融了大半。

    他拿在手上晃动,希望里面的冰雾赶紧侵蚀瓶身,这样程倦拿到手上就是冰的,喝起来也能正好。

    看着瓶子里的冰块融化,秦揽笑笑,“你看过?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谁大?”

    肖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揽已经上楼梯了。

    肖阮对着那个即将消失的背影‘大’声咆哮!拿出手机压低嗓子给秦揽发了一条语音。

    【你大爷!】

    他气得要死,要不是程倦在三楼要给秦揽‘面子’,肖阮想借叶常那八百米的砍刀就地劈了秦揽。

    骚断腿的秦揽!

    秦揽手机秒回:【呵。】

    肖阮一手按住茶水间的桌子,一边默念心经,想按耐住自己的杀念!

    程倦听见动静抬头时,秦揽已经走到他面前了,水递过来,但瓶身湿淋淋的,里面悬着一块结晶。

    秦揽看着自己指尖全是水,掀开队服把瓶身上的水擦干净,重新递过去。

    “就这一瓶了,明天我找人开锁后给你房间放一台冰箱,水给你备好。”

    seckill的队服衣摆湿了很大一片,程倦接过水,满眼木讷,视线慢慢上移到秦揽脸上,喉结滑动了下......

    刚刚队服下面,seckill的腰线好流畅——

    程倦诡异地勾了嘴角,拧开瓶盖喝了几口,里面还在化冰,程倦指尖也沾染上了少于冰雾。

    程倦一边拧好瓶盖一边抬头问:“还有机位吗?我可以打通宵,明天我再睡也行,反正我倒时差也不是很困。”

    走廊过于明亮,程倦坐着仰头,整张脸全都突然印在秦揽眼中。

    这个他肖想了四年的人一下子入了眼又入了心,秦揽嗓子登时有些干、还干得有些发疼。

    秦揽声音抖了下,“睡我房间吧!我去楼下的沙发就行。哪能让你第一天来IF就在电脑面前通宵的道理。”

    说着秦揽拧开自己的房门。

    程倦眉尖若蹙,出神地看了秦揽一眼,秦揽看不出他是个什么意思。

    就是程倦调子带着疑问,“我来第一天就住队长房间?”


当前tag:

以上就是把红酒倒入b里用塞子堵视频 小东西我干的你怎么样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