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语详解

被c是什么感受描述 在图书馆往下边塞东西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8 14:43:32浏览:0分类:用语详解 宝贝

    周院长问了这一个月的情况后开检查单,递给游逍说:“我等下有事不在,检查完你找霍医生就行,你爸的病例他都清楚。”

    游逍接过道了谢,旁边站着的霍医生主动说道,“我办公室就在旁边。”

    游逍答应着又向他道谢。

    出了办公室,游逍仔细看了单,每个月检查的项目都差不多,每个检查室他早已清清楚楚,有几项人多,让胡叔先推他爸下去排队,他去缴费。

    等胡叔推着他爸进了电梯,他回头又返回周院长办公室,还没敲门刚好里面人推门出来,正是霍医生。

    他放下已经举起来的手,后退半步,欠身笑了笑,说:“对不起霍医生,我爸不是故意的,他说话不清楚,他其实叫的是您名字,只是发音不准确。”

    安静了至少一分钟,游逍不解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到一双冷静的眼睛盯着他,眼神幽深不见底。

    游逍一向淡定,少见的有些慌,又向他笑了笑。

    “没关系。”对方终于开口说话,游逍心里松了口气,听到他继续说:“游先生不用跟我说敬语。”

    游逍有点受宠若惊,忙说,“霍医生叫我游逍就可以了。”

    “好,游逍。”对方郑重的叫道。

    游逍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

    一上午终于检查完,却不能回家,几个项目是下午出结果,要在这边等,还有几项要等到下周才能出。

    检查到最后游喜明开始烦躁,或许是医院的环境让他记起了最恐怖的记忆,一到这里他就情绪很大。

    游逍哄着他说中午带他去肯德基,他才愿意配合。

    出了医院门,游逍拿出帽子给他戴上,严重的车祸伤,三次开颅手术,在他头上留下了嚇人的伤痕。游逍本不愿意给他戴帽子,不愿意接受他爸和正常人不同,但他更不想别人对他爸投来好奇嫌恶的目光。

    游喜明倒是挺喜欢戴帽子,以前给他戴棒球帽时他很抗拒,见那些钓鱼的人都带着这样的渔夫帽,回家就嚷着要买,还非要买三顶,要求两个儿子陪他一起戴才行,自己拿着手机在网上选了红黄绿三个鲜艳的颜色,游逍因为收货那天回家晚了,喜提一顶翠绿色的帽子。

    游逍计划好了今天请胡叔吃饭,先去肯德基给他爸打包了汉堡和鸡腿,带去餐厅。吃了饭在商场逛街,给他爸买衣服,又给胡叔买了双品牌的运动鞋。这几乎是每个月都会有一次的活动,请胡叔吃顿大餐,用心送他份礼物,无论贵贱。

    胡叔可能是想起来这一年来游逍对他的好,一直欲言又止的样子,想要跟游逍谈谈。游逍不想当着他爸的面儿谈这些,主动跟他说等他出差回来后再好好谈谈。

    等到下午三点多几项当天能出的结果出来了,游逍让胡叔推他爸在下面小花园散步,他自己去取了报告,上7楼找霍医生。

    不同于其他楼层的熙熙攘攘,7楼安静异常,不像是医院,更像研究室。游逍出了电梯就不自觉的放轻脚步,手上不敢用力,小心的拿着检查单,生怕捏出一点点的折痕。

    他很少有紧张的情绪,唯有到医院,到了这个科室才会变得神经质般的小心翼翼。

    霍医生的办公室门没挂名牌,游逍想估计是他刚回国到医院,还没有转正,但能被周院长亲自请回来的,必然是业内精英了,难道精英们也有试用期?

    他整理了下衣服,轻轻敲了三下门,没等来里面的声音,犹豫了一下举手想再敲,刚曲起手指门就从里面打开了,霍医生出现在门口,一张没戴口罩的英俊脸庞猝不及防的闯进游逍眼睛里。

    游逍不自觉的后退半步,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今天怎么邪了门了,总是还来不及敲门就被霍医生拉开门,每次都撞个正着,搞的一惊一乍的。

    脸上却带着笑说:“霍医生,您好,我爸的检查结果出来了,麻烦您帮忙看看。”

    “我说了你不用跟我说敬语。”霍医生固执的站在门口。

    游逍搞不懂他的坚持,但还是答应道,“不好意思,我忘记了,现在记住了。”

    霍医生像是满意了,点点头让开身,“进来坐。”

    医院办公室的构造都差不多,他这里跟姜医生办公室几乎一样,游逍进来后稍稍放松了情绪,在桌子对面坐下。

    “你爸爸呢?”霍医生接了杯水放在游逍面前的桌子上。

    游逍无法不注意到他的大手,手掌宽大结实,手指骨节分明,皮肤是麦色的黑,一点也不像是外科医生的手。

    游喜明有一双大手,从小到大,这双宽厚有力的大手掌是游逍最安全最幸福的寄托,只要握着爸爸的手,任何时候都不用害怕,所以一看到这样的大手掌他就控制不住眼神,多看几眼。

    “在楼下玩儿,没上来,要叫他来吗?”

    “不用,”霍医生往椅背上靠了靠,问道,“他排斥来医院?”

    游逍点点头,“有点。”

    霍医生没接话,拿起检查单仔细看了,说道:“还算正常,现在吃的药继续吃,血压和血糖还是要控制,如果有任何不舒服,尤其是头疼、头晕、呕吐之类的要及时来医院。”

    游逍身体前倾,认真答应,“好,霍医生我想再问一下,我爸以前左手没有知觉,水果都拿不住,这个月开始渐渐能动一两下,这是在恢复吗?我们要做些什么康复吗?”

    霍拓见过太多这样的眼神,认真殷切甚至带着讨好,希望能从他嘴里听到好消息,可游逍的眼神似乎又跟其他人不一样,就像是风平浪静和波涛汹涌同时在海面上演,是一种看淡一切的疯狂。

    他笑了笑说,“是好消息,等周一另外两个检查结果出来,再详细定下一步方案。”

    游逍惊讶的发现,这个高大冷峻的医生竟然有一颗虎牙,笑起来时只露出一点点,然而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就变了。

    “好,谢谢霍医生。”

    霍拓盯着他的眼睛,神情专注的说:“不用谢我,这是你的功劳,周院长和我说过你爸爸的情况,他能恢复到现在这个样子,家属的护理比医生更重要。”

    游逍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谦虚的笑了笑,继续问道,“那我下周一再过来,霍医生周一什么时间方便呢?”

    “都可以。”

    “那我早上8点过来可以吗?因为我周一出差,要赶上午10点多的飞机。”

    霍拓没马上答应,点开电脑看了看,说:“可以。”

    游逍再次道了谢。

    因为游喜明今天表现的很好,游家两兄弟决定给他奖励,吃了晚饭推着他去游戏厅玩了半个小时......

    回来游逍先给他洗澡,顺便帮他把头发推了。游喜明的房间当初是花了挺多钱装修过的,空间布置、护理床、家具等都是按照行动不便人设计的,以前家里只有一个洗手间,他出事后,在他房间加了一个,洗手池、马桶、淋浴这些也都是特意设计的。

    虽然50多岁了,游喜明却是个高大的男人,比游逍还要高六七公分,每天晚上帮他洗澡弄上床还是要费一番力气的,这些年下来,这一套流程对游逍来说已经像是身体的惯性一样熟悉。

    把电视打开,遥控器放在手边,游逍问:“爸,还看昨天那个跳舞的吗?”

    他爸最近迷上一个跳舞的综艺节目,每天都要看,电视台不播时,就把前面两季的都翻出来反复看。

    “嗯,嗯。”游喜明点头。

    调好节目游逍又帮他按摩,虽然两腿失去了知觉,避免肌肉萎缩,每天还是要帮助按摩,为此游逍和游弋都专门去康复医院学了手法。

    每天四十分钟,按完游逍出了身薄汗,这个天气还不敢开风扇,游喜明探身过来抬手在他额头上抹了抹,又放到后脑勺轻柔。他的手掌很大很厚,游逍故意靠上去,在他掌心上蹭。

    “小小累了......”

    分不清他是问句还是感叹句,游逍笑着答,“可不是嘛!”说着拍了拍自己胳膊,“爸你看我身上这肌肉,都是这么练出来的。”

    游喜明也学他一样拍他胳膊上薄薄的肌肉,眼睛里却没了平时小孩子一样的懵懂,是属于成年人的,藏不住的心疼。

    他讨厌黑暗,房间的灯光都很亮,晚上起夜时哪怕有自动感应的夜灯他也一定要开大灯,明晃晃的灯光下,他的心思和表情一样无处可藏,游逍在他掌心握了握,笑着说:“今天这头刮的太光了,都有点发亮了。”

    游喜明握紧儿子的手一起哈哈大笑。

    周六不用上晚自习,游弋跟同学出去打球还没回来,难得的清静时间,游逍慢悠悠的收拾行李。

    他姑打电话来说,明天晚上就过来住,他奶奶闹着非要跟着回来,让游逍把她房间也收拾一下。

    他奶奶快八十岁了,半辈子都住在这个院儿里,游喜明出事后实在照顾不了她,姑姑就接了过去,她自己心里都明白,当初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家,她很想留下来帮帮游逍,可她这么大岁数了,游喜明又是个高大的男人,她根本照顾不了,孩子们也担心她天天看着心里难受,万一出事更是添麻烦。

    老人恋家,每个月她都要回来住几天。

    板凳在院子里扭扭捏捏的叫起来,游逍在屋子里笑,这货爱多管闲事却又没那个胆子,见了什么风吹草动就吓的直哆嗦,怪模怪样的叫。

    游逍出去,见它躲在院门口探头探脑,等他最近了,这狗东西立马狗仗人势,汪汪汪的狂叫起来。


当前tag:

以上就是被c是什么感受描述 在图书馆往下边塞东西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