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语详解

领导的东西太大了 我跟你老公谁的大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20:14浏览:0分类:用语详解 宝贝

    但敢绕开老师,抛弃准备好的发言稿,自作主张,临时改词,却独魏清越一份。

    这下,更没有人不认识他了。

    至于他有没有挨老师的批评,无人知晓,不过按照高中生的逻辑,对于优等生来说,犯点无伤大雅的小错,老师根本不会追究。更何况,在梅中高一新生眼里,魏清越突然变成一个特别个性的符号,这个年纪,谁都想彰显自己的独一无二,而有人做出了大家不敢做的事,那他就是偶像。

    更何况,魏清越自带学霸光环。

    天气预报说,这一周都是晴朗好天气,别说雨,连一丝云彩都没有。

    烈日当头,蝉鸣依旧,大家晒到脸上淌油,刘海都一缕一缕的,每天都得洗头。教官很凶,喜欢搞偷袭,忽然从后头踢你腿窝,就看你是不是真的绷直了站,很不幸,他踢十个,得有九个腿就跟着软一下,几乎站不稳。

    被踢的先是一惊,转而心里偷骂教官。

    每个人的脸都黑红黑红的,偌大的操场上,如果看见哪班已经开始在树荫下休息了,肯定羡慕到眼红。

    江渡一个人穿军训服坐边上,她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参加,但坚持要留在操场不到解散不走。

    “我去,热死了,我真怕自己猝死。”王京京在休息时跑江渡身边坐下,屁股刚着地,那边,林海洋抱着几瓶水过来,先给江渡,又给了王京京。

    “这么大方啊。”王京京把瓶盖一拧,往嘴里直灌。

    “借花献佛,举手之劳。”林海洋下巴一抬,示意两人往南边看,那边,一个皮肤略黑,微微凸嘴,但眼睛很漂亮的女生在给大家发水。

    是张晓蔷。

    王京京记得,自我介绍时,这个名字一报出来,大家都笑,张晓蔷个子不高,牙齿特别白,她看大家笑不慌不忙也不恼,在黑板上,写了三个漂亮的粉板字,告诉大家:“我是蔷薇的蔷,请大家不要误会。”

    她是二班的第一名,入学成绩仅次于魏清越,她这么一写,再配上她自信明亮的笑容,大家立刻觉得是自己没文化了。

    小许已经安排她做了学习委员。

    但张晓蔷此刻俨然班长的姿态,有条不紊地照顾着同学们。

    王京京啧啧两声:“水是她自费买的吗?”

    “是啊,张晓蔷大方,我们室友认识她,她家里条件不错,爸爸是当官的,妈妈是大学老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林海洋就没有不知道的事,老鼠洞的内幕他都摸的门儿清,说起八卦来,一脸的快活。

    王京京非常鄙视这种调调,她又撇嘴:“你一个大男人,真够三八的,还势利眼,我说,你们男生还喜欢背后议论女生的家庭条件啊,关你们屁事啊,你们都想巴结人家张晓蔷是不是?”

    “咦,好端端的骂人干嘛,张晓蔷就是条件好,你嫉妒是不是?”

    两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斗嘴,王京京把林海洋骂了个狗血喷头,他不气,还笑,王京京更觉得气血翻涌,骂林海洋是个小贱贱。

    刚认识两天的新同学而已,两人的友谊通过骂战突飞猛进。

    江渡一直安安静静地笑,她挪了点位置,怕王京京追打林海洋时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江渡,感觉怎么样?你还行吧?”张晓蔷走过来,语气关切,这是小许给她的任务。

    江渡不想被特殊对待,本来,典礼晕倒就够难为情的,班里已经有人偷喊她林黛玉,这个称呼让人不太开心,好像身体素质差些,就容易被人喊林黛玉,要是这样,林黛玉三个字也太廉价了点。

    她把屁股下的报纸抽出,垫在旁边:“张晓蔷,你要做坐会儿吗?我没事。”

    张晓蔷微微一笑,又塞她一瓶水:“你要是不舒服,一定及时说,别见外。”女生有种成熟的活泼,这种感觉,不好拿捏,因为很难在一个高中生上这么和谐地兼顾着。

    江渡还想说点什么时,呼吸一滞,一个不算陌生的身影朝这边走来,男生帽子摘了,拿在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扣着腿。

    他往这边来,不远处,是一双双张望的眼。

    “你买的水?”魏清越是在跟张晓蔷说话,他人淡淡的,一开口,那个微微皱眉的样子,总让人觉得不太好惹,“我拿一瓶?”

    不是在跟她说话,江渡敛着眼,目光颤巍巍地往下溜,她攥紧手里的水,一动不动,像被什么震住,只管盯着脚边的沙土。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跳很快,有点慌,可耳朵格外灵敏,她听见张晓蔷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拿啊,跟我客气什么,多拿几瓶。”

    “谢了。”魏清越比个手势,他目光一垂,漫不经心瞥了瞥江渡,再抬眸,对上王京京那双跃跃欲试的眼,很显然,女生正在激动地酝酿跟他怎么搭讪。

    花痴。

    魏清越有点反感地收回目光,转身走掉。

    “啊,你跟魏清越认识呀?”王京京问张晓蔷。

    张晓蔷一脸云淡风轻:“认识,原来初中同学,有时候我考第一,有时候他考第一,很不幸,中考没干过他。”女生身为优等生的优越感,不经意流露,听得王京京也只能望洋兴叹,“你们都好厉害啊!”

    没来得及多打听魏清越,口哨一响,王京京只好拍拍江渡:“烦死了,又开始了,我走了哈!”

    江渡只觉得胸口还在跳的难受,等人走远,她觉得身处安全之地,这才悄悄把目光放远,在一模一样的绿色人海中,找那个高高的身影。

    隔这么远,没有人知道她的眼睛在寻找谁。

    但她很逊,隔这么远,还真就找不到那个身影了,一班个头高的男生不只魏清越一个。

    说不清是胃,还是肚子,一阵阵不舒服,感觉越来越明显,江渡抓起帽子,起身往厕所方向来。

    真是糟糕,初潮来后极其不规律,这才十天,她身上又来了。江渡手忙脚乱从厕所里跑出来,手都没洗。

    一道身影堵住了她的去路。

    “我们见过吧?”魏清越的声音非常清晰地响起,江渡怔住。

    校园里很安静,所有人都在操场上军训,日光从枝叶间漏下光圈,印在男生脸上,她连他皮肤上的纹理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江渡觉得嘴都僵掉了,机械地点下头。

    “别多嘴。”魏清越就三个字。

    这话听起来很难听,江渡不禁攥了下长裤,一脸难堪:“什么?”白到几乎透明的脸上一下变得通红。

    她是真没听懂这句威胁。

    “同学,我们暑假警察局里见过,当你什么都没看见,你要是不蠢的话该听懂我说什么了。”魏清越一开口自带戾气,完全跟江渡认知中的第一名截然相反,甚至,和在主席台上讲话的少年也相去甚远。

    她喉咙发堵,有点局促地低头,说:“我没多嘴传过你的事,我都不认识你。”

    江渡觉得魏清越可能会揍她。

    她其实很胆小,怕惹事,当然,也怕挨揍。

    暑假那次意外,她自己都不知道当时是哪里来的勇气。

    “不认识?”魏清越不易察觉地笑一声,他的自负里,带着一股早熟的毒辣,“你知道我的名字。”

    江渡无法否认,只好轻轻点了下头。

    魏清越哪里像什么第一名,他这做派,活像不好好学习专门打架斗殴被请家长的校霸。

    其实细究男生的长相,他有种初露端倪的英俊,带点书卷气,但整个人举手投足间却又是紧绷尖锐的。

    那双眼睛,夏天里偶尔记起的那双眼睛,就这么不带善意地盯着自己,江渡一紧张,就想假装系鞋带。

    她鬼使神差地蹲下去,嘴里含糊说:“你放心吧,我不爱讲别人的事。”

    心几乎要缩成一枚小小的杏核了。

    他的身影投在自己鞋子上,江渡的手指时而在他的阴影之下,时而又伸至阳光里,明一阵,暗一阵,她猛然站起时,眼前却真真实实地黑了一阵。

    几乎是本能地抓住了魏清越的手臂。

    男生条件反射般扶稳她,语气森冷:“怎么,你这是干什么?我又没怎么着你。”

    江渡花了几秒钟时间,视线才重新一点一点清晰起来。


当前tag:

以上就是领导的东西太大了 我跟你老公谁的大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