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语详解

将珍珠放在小洞里 讲讲你和男朋友的第一次学生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20:36浏览:0分类:用语详解 宝贝

    “咳咳咳咳咳咳……”

    什么叫做,也?

    意思是。

    你也玩?

    虞泷像是能听见她的心声似的,摇了摇头,“我没玩。”

    “周围倒是有同事玩。”

    他想了下,又重新修正,“好几个三十五的秃头老哥。”

    “……哦!”

    她摸了下后脑勺,脸颊却红到极点。

    要命又可怜的自尊心。

    为了一点点小小的胜利和不甘心而鬼迷心窍,又为了被人发现而难堪不已。

    真是……有够怂的。

    不过楚祈抬眼看他的时候,倒是没什么太多的印象。

    甚至还有点陌生,在脑海里拼命搜索了下有关此人的生平与往来,愣是一点也找不到。

    所以,这人到底是?

    “姐姐,你没事吧?”虞泷忙拍了下她的后背,很温柔地轻顺着气,“你脸很红诶,是不是刚刚跑步跑太久了?”

    楚祈摇头,忍不住皱了下眉。

    她非常不习惯这种过分亲密的,肢体上的接触,所以让了下身子,和虞泷保持一定的距离,归零跑步机后徐徐走下,到一边的休息椅上坐下。

    如若她没有记错,HCC大厦的下沉式广场也是完全隶属于HCC公司,健身房,食堂等设施也都从来不对外开放,进入HCC前也必须刷工卡。

    这个小男孩出现在这儿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他也是HCC公司的。

    小男孩看上去很年轻,虽说长相不一定显年纪,毕竟太多男人都是娃娃脸,45的大叔装25的小鲜肉都有,更何况本来就二十来岁的。不过出现在HCC还喷香水的男人,不是高层就是新来的菜鸟。

    几天不洗头抗着粗布格子衫的糙老汉子们身上能有点sixgod的香味就不错了,还香水。

    臭水。

    哪儿像这小孩?

    身上有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Williampear味儿,或许因为在健身房待的太久前调散去,此刻包裹住细腻的commonfreesia味儿。

    长相打扮什么的,也很精致,精致到她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

    就是,妖。

    非常非常的妖。

    楚祈把毛巾拧成条状隔离在他们之间,淡淡地问:“你是春招新进来的?”

    “嗯。”虞泷勾起一丝笑,“我是莱东大学的。”

    “叫虞泷,姐姐你不会忘了吧?”

    楚祈看了看他手里的工牌——虞泷,研发部——方才摇摇头,“没忘。”

    其实忘了,但不能说。

    成年人的世界总是布满谎言,即便是从未见过的小家伙她也得说没忘。

    总不能让本就工作得够身心俱疲的人再伤心点吧?

    HCC公司是全国互联网行业近几年发展最迅速的黑马公司,公司几乎很少校园招聘,大多都是社会招聘,莱东大学是她和很多高层的母校,在全国计算机专业里的排名也是数一数二,理所应当的也会多多照顾点。她推算了下年数,猜测他应该是应届生。

    能一毕业就进HCC,估摸着最少也是专业绩点排名5%。

    楚祈又努力回想了下到底有没有遇到过这个叫虞泷的小孩。

    可是想了半天也还是没头绪。

    算了,就当做现在认识了吧。

    二人沉默了会,没人再说话。

    半晌,楚祈才双手撑着漆木椅,心事重重地站起来。

    她还在在意最最最开始的那件事。

    楚祈用手顺着发根梳到马尾的结点,像小猫啃骨头似的,不自在地挠着发尖。

    张了张嘴,“同……虞泷,哪个……”

    “你刚才应该没看见什么吧?”

    虞泷听罢,狐媚的眼中忍不住染上一层暖意。

    他弯了下唇,非常上道地回应,“我只看见姐姐在玩手机。”

    “哦,就好。”楚祈干巴巴地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因为心虚还是什么,张了张嘴还是补充一句,“谢谢。”

    “没事儿。”

    时针很快就滑到11点处,健身房也要关闭了。

    楚祈换上干净的衣服和新的粗跟白色高跟鞋如往常一样阔步来到停车场。

    只是今天有点不一样。

    背后有个小孩跟着。

    虞泷小跑着跟上去,和她并肩,又转过身子,双手抱在脑后,倒着走。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姐姐,你一个人回去吗?”

    楚祈眼波流转,随意地答了句,“嗯。”

    “那我送你回家吧。”晦暗的灯光下,他白皙的面庞浓墨重彩,像对比度和噪点拉满的黑白画,格外清晰明朗,停车场里鸦雀无声,潮湿的青苔味随着情绪的翩然而愈发浓重,她的鼻腔里却全是他温暖的味道,虞泷弯了弯嘴角,露出一双精致稍显幼稚的虎牙,“女孩子晚上一个人回去很危险的。”

    “不用。”楚祈驻足在固定车位A110,从包里掏出钥匙,摁下开车键,面前的白色宝马前照灯很快亮了下两道黄光。

    虞泷见状,也从包里掏出车钥匙往边上A109上靠去,对准车把手上的钥匙孔精准无误地开锁。

    只是很可惜,他的桑塔纳也很不争气地叫了两声。

    “guguagugua——”

    警报铃不合时宜地奏起,惊飞了停在停车场入口的飞鸟,把门口喝得烂醉的大叔也惊醒了,抄起手电筒往他们这边照。

    “诶!那边那两个!干嘛呢!”

    “他妈的宝马都敢偷了啊?!”

    大叔怒气冲冲甩着电筒地跑过来,酒臭味熏得她忍不住微微挑眉,手里的电筒也没长眼,挑衅似的直往她眼里照。

    她下意识地用手去挡,却无济于事,刺眼的光像杀疯的盲和尚,手持利刃叫嚣着横冲直撞,虞泷见状,皱着眉快速地靠了过来,拦在她面前。

    刺眼才减轻不少。

    高大的背影后,是一片黑暗,颀长的身子类似荫蔽繁茂的棕榈笔直地挡在她的面前,或许因为年轻与空气稀薄,楚祈细微的毛孔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滚烫又灼热的体温。

    古怪地令她觉得温暖。

    大叔老花眼得厉害,又没戴眼镜,所以并没有认出楚祈来。

    只是打着酒嗝,非常严厉地呵斥:“我告(诉)你们啊,本停车场禁止车震,这星期都第几对了啊……”

    “天天来停车场干嘛啊?”

    虞泷抬眼,看了看停车场大叔,突然嗤了一下。

    “也没天天啊。”他辩解道。

    “???”

    楚祈微微瞪大了眼,拽了下他短袖的下摆。

    皱巴巴的五官写了几串大大的脏话。

    死小孩。

    瞎说什么呢?

    然而她这样的举措,并没有起到制止的作用。

    反倒有点,正催化剂的作用。

    大叔听后,果然更生气了,眯了眯眼,晃着电筒认人,仔细端详起虞泷“荒-淫无度”的脸,这才认出他。

    得。

    又是这贫嘴没一句着边的破小子。

    大叔气愤地拿着电筒就往他身上敲,“嘿?!虞泷,你这小子!你还想天天??”

    “家里的床睡得不舒服?非得来这儿?”

    “背后藏娇呢?快出来啊小姑娘。”大叔的电筒往他背后照了照,楚祈却不好意思地往反方向错开。

    虞泷双手往后一兜,牢牢地圈住她。

    “哪有娇?”虞泷狡黠地眨了眨眼,透过旁边车辆的后视镜往后看了眼。

    嘴角的笑意更是浓烈,似乎还带了点不正经的坏。

    门卫大叔听后,更是愤怒,揪着他骂了好一段时间。

    直到虞泷说:“好,我们回家做。”

    大叔才哼了哼鼻子回去。

    看着大叔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楚祈也从他背后站了出来。

    她本来一开始就想出来,但因为虞泷的那点危险发言她又不敢出来。

    停车场车震,还天天。

    这可不是坏了她的名声吗?

    楚祈咬着唇,“你刚胡说八道什么呢?”

    “开个玩笑嘛姐姐。”虞泷扁了扁唇,瞬间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委屈下来,“大叔一个人值夜班也没个人说话的,我也就随便陪他唠唠。”

    “……你可真善良。”楚祈冷笑起来,把手提包再往上提了提,直接上了旁边的车。

    现在的小孩。

    心思真够多的。

    系上安全带的一瞬,虞泷又敲了下她副驾驶座上的车窗。

    她耐着性子摁开,脸色不怎么好,“还有什么事儿?”

    “姐姐,到家的时候给我发条短信吧。”虞泷笑着举起手机,用修长的食指在手机屏幕正中央轻轻敲了两下,“我刚刚用我的手机给你发了条短信,你可以备注一下。”

    “还有。”他非常虔诚地双手合十,“刚才的事对不起哦。”

    他楚楚可怜的样子莫名像只小狐狸,说话的时候连带着背后的大白尾巴还会摇啊摇。

    要命。

    狐狸精。

    “知道了。”楚祈点头,发动车子,语气稍稍缓和,“晚安。”

    “晚安~”

    车身驶出去一百米后,楚祈还是能从后视镜里看见他。

    他穿得很休闲,一件简简单单的白T和阔腿牛仔裤,胸前背着一个黑色单肩包,手上还提了个电脑包。

    弯着星辰般炯亮的凤眼,一直冲她挥手,面色红润如桃,上庭最上端还有个漂亮的美人尖,黑色的自然卷半湿,三七分开,顺着流畅的侧脸线条过分慵懒地耷拉下来。

    晚风袭来,发末也随着风的方向散去。

    妖精得离谱。

    -=-=

    车辆停在斑马线前,上方的红灯从还未显示秒数倒计时。

    她正准备看看虞泷发来的短信,手机里却很巧的唱起了歌。

    她垂眼一看,心却无声又强烈地抽了一下。

    呼。

    傻逼刘帆。

    又特么来弄老子。

    楚祈的脸上没什么变化心里倒是把知道的脏话全部重新排列组合了一边,她努力地克制额间的汗水不要往外渗。

    勇敢一点,保持冷静。

    手指间糟糕的抽搐却克制不住。

    她打开车里的收音机,把音量调到最大。

    如果要乱,索性就乱得彻底一点。

    和死一样。

    “喂。”


当前tag:

以上就是将珍珠放在小洞里 讲讲你和男朋友的第一次学生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