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语详解

怎么都要不够你若若 我只想要你1v,1h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9 16:21:15浏览:0分类:用语详解 宝贝

    少年高高瘦瘦,留着一头干净利落齐耳短发,黑裤白衬衫简单干净,很阳光的模样,目光停留在周杳身上。

    少女站在一级台阶上,正好与他齐高。

    雨刚停,周围散发着泥土的芬芳,清晨浅色的晨光至上而下沐浴在她身上,从乌黑柔顺的头发至下铺陈开,少年愣了下,忽而见她冲他笑了下。

    “李劲年。”她开口说。

    周杳知道他。

    圣斯兰高中学生会主席,当年那场全校参与的校园暴力他没有参与,但他是李戴敏的哥哥,李戴敏是坚定不移站在秦姝身边的帮凶。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圣斯兰高中一直以来实行特殊的校董制,教师和学生分行管理。即教师归校董会管,学生归学生会管,学生会也是这个高中特殊的存在,权利很大,包揽了学校的所有活动,因此学生会里的人多多少少受人敬重几分。

    同理,在学生会主席的纵容下,作威作福也更加方便。

    但学生会也很难加入,回来前周杳掌握到,秦姝去年开始已经是现任学生会副主席,这个少年的副手之一。

    这个少年看起来让人如沐春风,但有着雷霆手段。

    周杳自然知道能当上学生会主席并且能连任三届的人,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并且,这个人家里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殷实小康家庭,相比于这里大部分学生来说,只能说家境一般。

    这个少女没穿校服,李劲年知道她大概就是校董会那边递过来的今年两个插班生之一。

    李劲年翻阅过她的档案,少女是周家的人,刚才外面转学回来。

    档案照片上的女孩很好看,白熙干净,光明磊落,李劲年当初看照片时就没忍住多看了几眼,但此时她就这么站在眼前,真人比照片更加震撼。

    看起来很美好的女生,让人不自觉想要靠近。

    她就站在五六米外,歪了下脑袋,含着笑冲李劲年笑,好听的咬字叫着他的名字,这个名字从她口中出来,异样的好听。

    这个少女和今天地平线上初升起的太阳一样夺目,让人难以移开目光,李劲年一时无法反应过来,眼睫压低几分,声音不自觉暗哑,“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少女笑笑不说话,一定不定地望着他,或许目光略微往下移了几寸,提醒他。

    这个女孩不会像别的女生一样含羞带怯地看他,她的坦荡让李劲年有几秒的晃神。

    李劲年这才反应过来,圣斯兰高中校服胸前都有学生名牌。

    周杳夸赞说,“你的名字真好听。”

    尽管她不是第一次说这句话的人,身为学生会主席受尽谄媚,但他心里莫名地,因为这句话而感到高兴,李劲年声音不自觉哑了几分,“谢谢。”

    “你知道高三年级10班怎么去吗?”少女声音欢快,语调微微上扬。

    李劲年神情自然,对她笑,“我带你去吧。”

    周杳注意到他手里拿着文件,“你是不是有事要忙,还是不麻烦你了。”

    李劲年笑起来尤其有少年气,在学校里受欢迎的程度应该不亚于陈笳域,只不过他更加含蓄,加上地位在那,懂得收敛自己的锋芒。

    他友好笑笑,显然不介意浪费自己时间,“不会,我带你去。”

    李劲年转身单手抄袋,率先迈腿,没发现少女唇边的笑意迅速淡了下去,眼睛里头平淡极了。

    阳光依旧渡在她身上,只是阳光是阳光,那一瞬间,再温暖的阳光也无法抵达那双好看的眼睛里。

    彼时。

    行政楼上三楼,校医办公室。

    有人站在偌大的落地玻璃窗前,这人个高腿长,一身简单的衬衫西裤穿出了模特质感,他就堪堪站在那里,一手抄袋,一手举着红酒杯。

    东升的晨光拓落进来,折射出这人眼底一丝趣味性。

    东方中泽边从办公椅旁走过来,边不满意开口,“裴二公子,你在看什么?我说话你到底听见没,我问你打算在我这躲到什么时候?被裴家发现了去跟我家老头告状怎么办,到时候我就不是被下放到这破学校当校医那么简单了,我可能会被他下放到中东去当战地医生,断手断脚以后讨不到老婆。”

    话语嘎然而止,东方中泽循着这人的目光看过去,一愣,发现楼下站着两个人。

    前面穿校服的年轻男孩是这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东方中泽是这个学校校医主任,他跟李劲年因为学校活动交涉过。

    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办起事情来有条不紊,能兼顾各方校董和那些有钱人家孩子的利益,是让东方中泽不得不另眼相看的人。

    东方中泽觉得奇怪,那个女生是谁。

    圣斯兰高中统一校服着装,这点传统百年不变,那女孩看起来也是个学生年纪,却没穿校服,难道是学生?

    而裴二公子,正饶有兴趣地盯着那个少女,东方中泽甚少见过他看哪个女的露出这种目光。

    那女生站在太阳底下,从这个角度上往下看,正好看见她乌黑发亮的发顶和干净白皙的侧颜。

    她唇边挂着让人感到非常舒服的笑,正在和李劲年交流着什么。

    少男少女站在一起,别说,还挺养眼的。

    “挺阳光漂亮的女生,对吧?”东方中泽评价说。

    说着,楼下李劲年转身,率先迈步,那少女浮着笑意一瞬间灰灭,东方中泽微微讶异,手里的酒杯里的红色液体都随之微微惊撼一荡。

    “这女孩怎么回事啊?”东方中泽看向这位裴姓少爷。

    只见裴姓少爷没说话,敛着眸,眸光深谙。

    直觉叫裴矜觉得这女生不太一样,不是指外形,而是她身上那种特殊又复杂的气质。

    突然,少女像是对楼上目光若有所察,微微抬眸,看了上来。

    这个少女好像有某种敏锐的反侦擦嗅觉。

    东方中泽“卧槽”一声,“她怎么知道我们在看她?”

    东方中泽能感觉到落地窗前的人也明显怔了下。

    而后,楼下少女收回目光,像是刚刚只是无意往上一瞥,压根没对上楼上的人,唇边继续挂上浅浅的笑意,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他们的错觉,她跟在李劲年身后,只留下晨光中的背影。

    东方中泽唏嘘,“我就说嘛,她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在看她。”

    蓦地,一直没说话的人收回目光迈腿走到沙发边坐下,他轻轻靠在黑色皮质沙发上,双腿交叠,一手捏着酒杯放在腿上,一手敞开横在沙发背上,姿势好不矜贵,此时头微微一偏,勾唇说,“她知道。”

    人如其名,裴家二公子,裴矜。

    此时姿态矜贵,语气淡淡地,却带了几分笃定。


当前tag:

以上就是怎么都要不够你若若 我只想要你1v,1h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