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语详解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3-03 08:37:15浏览:136分类:用语详解 席珍

1985年7月14日席珍,是烈士张露萍牺牲40周年纪念日,一位老人依靠着张露萍的墓碑,热泪横流,他念了一首自己写给张露萍的诗: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苍山埋忠骨席珍,浩气满大川。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梦随孤魂绕,怎不忆延安席珍?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这位老人就是曾担任过交通部长的李清,他也是张露萍的丈夫。两人认识时李清18岁,张露萍17岁,他们在延安结为伴侣,又奉命各自奔赴不同的战场。不曾想那次分别竟是永别,李清在1983年才得知组织的明确调查结论:张露萍不是叛徒。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张露萍奉命领导一个8人小组,潜伏军统总部的电讯总台,获取了大量绝密情报。却由于一个小失误,导致身份暴露,引发了让蒋介石震怒的“军统电台案”。张露萍是如何打入军统如此重要的核心部门的?她为何会给自己的丈夫造成“叛徒”的错觉,而在数十年之后才真相大白?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今天这篇文章就来分享一下,红色女特工张露萍短暂而又传奇的一生。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由于学界对张露萍的事迹研究较晚,相关资料缺失,现在许多书籍和影视作品,对她早期身世描述存在许多错误的地方。为此,崇州市地志办组织了一个调查队,走访了张露萍的亲属、邻居、领导,查阅了相关文献档案弄清楚了情况。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张露萍于1921年出生于四川崇庆县城公保府内,父亲教书为生,以当时的条件看,算是富裕家庭。小学和初中分别就读于县立女子中学附属小学初级班、高级班。1935年因形势紧张,学校停课,刚读初一的她转入建国中学。

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

在学校,张露萍与车崇英结为好友,并经常到她家玩。车崇英的父亲车耀先是共产党员,时任川康特委军委委员。经常给她们讲时局和革命理论,使张露萍内心受到了极大的触动。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张露萍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积极参与抗日救亡活动。由于表现积极,在先锋队和车耀先的介绍下,张露萍等十多位优秀青年奔赴向往已久的延安学习。

在延安,张露萍先后受训于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和中央军委通讯学校。她热情地参与各种活动,在一次唱歌比赛中,她指挥同学演唱了流行的抗战歌曲《拿起刀枪干一场》,给观众留下极深的印象。从此,获得一个外号“干一场”。

李清

在延安,她还遇到了自己的丈夫。那天,几个女学生刚从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乘卡车回来,正下课的抗大三期男生纷纷去帮她们提行李,李清提了她的行李。多年以后,李清回忆起初次见张露萍的印象:

尽管一身尘土,但她那冻得通红的圆脸上却绽出兴奋的笑靥,一双大眼睛里尽是好奇的神色。

这以后,两个年轻人经常在一起学习,慢慢产生了感情。在延安的日子,张露萍是充实的,不仅学习了无线电技术、文化知识和革命理论。1938年10月26日,她还被批准入了党。1939年初,经过组织同意,她与李清结为夫妻。

然而,两个多月后夫妻两人便要分离。当时张露萍的姐夫余安民在担任川军师长,且与刘伯承是同学,组织想调她到重庆参加南方局军事组,对余安明进行统战工作。虽然很难割舍,但李清非常支持张露萍,他说:“我在延安等你回来。”三天后,两人依依不舍地分别。

张露萍对延安充满感情,从她写的家书便能看出来:

他们都是爱自由的人,不愿做奴隶。所以这次的抗战使他们更兴奋,更努力,都愿意打日本。希望你们不要担心罢。中国人民的军队的八路军和边区亲爱的同胞们是会保护你们的孩子的!

张露萍只在家中住了3天,就于1939年11月到重庆曾家岩周公馆的八路军办事处与组织接上了关系。周公馆也是南方局的秘密办公点,书记周恩来,军事组长是叶剑英,领导着西南和华南的地下组织。

南方局原本打算派张露萍去做余安民的统战工作,但情况临时有变,要她打入军统的电台。“军统电台案”也是张露萍一生最大的功绩,因此本文有必要交代清楚该案的来龙去脉。

军统电讯总台控制着海内外数百个情报组织和数万军统特务,这里是国民党的情报中心,重要价值不言而喻。1938年,武汉沦陷以后,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失败情绪弥漫。老蒋开始消极抗日,出台了“限制异党活动办法”,不断制造摩擦。

为了保障自身安全,南方局“下闲棋,布冷子”,在国民党内安插情报人员。1939年8月的一天,一个叫张蔚林的军统工作人员来到周公馆,说要见周恩来。他说自己早年在上海入党,后来与组织失去联系,便参加了军统办的电训班。他要求恢复组织关系,调到延安或者参加八路军。

接待他的曾希圣搞不清他的意图,敷衍了几句叫他回去了。过了几天,他又带着一个叫冯传庆的人来,说军统实在待不下去了。出于试探,雷英夫提了几个军统内比较敏感的问题,他都回答了。后来要求他们搞一些重要情报,他们也搞回来了。这算是通过了组织的考验,两人被批准入党。

周公馆

考虑到张蔚林经常送情报容易暴露,组织决定由张露萍扮成他妹妹,作为联系人。并交给张露萍三个任务:一是传递情报;二是巩固和教育张、冯;三是相机发展组织。

曾希圣反复强调纪律:一定要单线联系,不能横向联系,以前认识的人不可再交往,任何情况下不能暴露南方局,让国民党找到借口。

张露萍以亲属的身份住进了张蔚林在军统的宿舍,为了让自己的身份合法化,她平时积极参与军统的活动,一些酒会、晚会只要能参加的都参加。张蔚林总是大方地向同事介绍,这是我妹妹。

好几次,张露萍与张蔚林外出时都遇到从延安来重庆办事的老朋友。他们不明白情况会主动上前打招呼,但为了避免暴露,张露萍只能忍痛假装不认识说:“你认错人了吧!”张露萍也很苦恼,但情报工作的隐蔽性,要求她牺牲部分个人情感,这件事连她丈夫也不知情。

消息很快传到了延安,有人跟张露萍的丈夫李清说:“看到张露萍在街上挽着一个国民党军官的手,别等了吧,她叛变了。”那时延安纷纷都在传“张露萍叛变了”。李清怎么也无法把那个纯真可爱的形象与叛徒联系起来,但作为一个党员,他必须暂时放下感情,等待组织作出结论。

在与军统职工熟悉以后,两人以宿舍影响休息为名,搬到了牛角沱一带,这里成了一个联系点。张露萍到军统以后又发展了几名新党员,这个工作组共有8人,成立了特别支部,由她担任书记。戴笠怎样也想不到,有这样一个小组就在他身边搞情报。

情报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据后来雷英夫回忆,张露萍这个小组很快就把军统局电讯总部人事图表、戴笠部署在全国的无线电设备分布网,电台频率、波长及密码本等重要情报全部送到了南方局。不仅如此,小组还利用电台空闲时向延安发报。戴笠最核心、最秘密的机构,在延安眼里与公开无异。

一天,小组成员杨洸经手一封戴笠发给胡宗南的密电,用原来的密码无法破译。他认为这肯定是重要情报,于是抄了一份送给张露萍。晚上,大家研究了很久才将其破译,电文内容为:

弟不日将亲自派遣一精干小组,携小型电台等器材,化装混入陕北共区,长期潜伏于肤施。望兄能设法掩护并鼎力相助。

这份情报被立即交到南方局,戴笠派遣的三人小组刚进边区就被抓获。狡猾的戴笠立即想到肯定有内部人员泄密,但是自己这边还是胡宗南那边,无法确定。他预防式地对军统内部展开了一次大排查,并成立了督察处。

戴笠

截获这份电报给保卫延安作出了极大贡献,加上前面的情报工作进展得太顺利,几个年轻人难免会放松警惕。1940年春节之际,张露萍提出想回成都看一下家人。组织同意了,一是让她回去探亲,二是顺便了解川军的动态。

但张露萍这一走却出事了。张蔚林在一次给延安发报时,烧毁了一个电台真空管。这种美国援助的新式电台很难弄到配件,按照军统内部规定,会立案调查或将当事人关禁闭。

张蔚林害怕一调查会暴露自己的身份,此时张露萍又不在,他沉不住气,直接跑到周公馆去了,这是组织绝对禁止的事。曾希圣安慰他说:“电台烧坏真空管是常有的事,你坚持是自己工作失误,就算被关禁闭也不要紧。”曾希圣要他立即回到岗位。

而张蔚林离开周公馆后并没有回电讯总台,而是去找自己无线电学校的老师,希望他能帮忙说情。张蔚林离岗时,军统督察处处长叶翔之发现他不在岗。当时处于工作状态,他的岗位上竟然无人值班,于是立即派人去找。各处都找不到,又派人去他家找。

剧照

派去张家的特务没找到人,却在他家找到电台密码、军统在各地密台表和电台花名册,以及一些看不懂的密语。叶翔之感到情况严重,立即报告了戴笠。随后,张蔚林在老师家被捕。

军统审查中发现字条上还有几个内部人员的字迹,并且其他同事也反映张蔚林等几人经常在家中聚会。这些人陆续被逮捕,在遭到各种严刑逼供后,只有一名叫安文元的新党员供出了支部的情况,并说领导人是张露萍。

军统在张蔚林家找到一张写有成都地址的纸条,试探着发了封电报:“兄病,速回。”张露萍收到感觉不对,按照事先约定的密语,电文应该发6个字。而且有紧急情况应该通过中转站,而不应该直接与她联系。

张露萍认为一定是电台出问题了,她没有给张蔚林回电,而是发电报给南方局说自己要立即赶回重庆。南方局收到电报后认为这肯定是军统圈套,立即复电让她不要回来。但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那时候民用电报收发时效很慢。南方局又派人去车站想要截住她,但发现车站全是军统便衣,根本无法营救。

张露萍一到重庆便被逮捕。情报工作就是如此残酷,一个不慎都有可能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无论军统怎么审讯,她始终没有吐露一个字。军统又玩起了“放长线钓大鱼”的老套路,故意把张露萍释放,派人在身后监视,看她跟什么人联系。据雷英夫回忆:那天张露萍突然出现在周公馆附近,表情严肃,但她没有联系任何人。

据沈醉回忆,这次重大的泄密案件,让老蒋震怒,大骂戴笠无能。戴笠觉得颜面尽失,他对沈醉说:“这是我一生的奇耻大辱。”

军统特务反复询问他们的上级是谁?情报送到哪里?安文元虽然出卖了支部,但他从未到过周公馆。只有张露萍、张蔚林、冯传庆三人经历了各种酷刑始终没有供出任何信息。张露萍只自己扛下了责任,她说:“我是他们的上级,他们是按照我的要求做事的。”

审讯无果,国民党将这7人判处死刑,关在白公馆,又于1941年3月转移到贵州息烽监狱。在贵州阴暗潮湿的山洞里,张露萍经历了5年的折磨。在抗战胜利前夕,为避免关押的政治犯被营救,开始提前“处置”。

1945年7月14日上午,张露萍等7人被军统杀害于离息烽县城三公里的快活岭。牺牲时,张露萍24岁,冯传庆31岁,张蔚林29岁,杨洸28岁,赵力耕28岁,陈国柱33岁,王席珍28岁。

解放后,当地曾给张露萍家发过烈属证明。但由于情报工作的复杂性,都采用单线联系,加上当时张露萍使用过很多化名,她在狱中有无出卖组织的行为一时无法查清。后来接连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使得调查中断。张露萍等人还被污蔑成“军统特务”“叛徒”。

张露萍的联系人曾希圣去世前还在说:“张露萍等人不知道被捕后是否坚强?如果不搞清,一辈子都是遗憾的事情。”曾与她一起关在息烽监狱的韩子栋(小说《红岩》中的华子良原型)坚持为那些遇难狱友申诉,军统特务沈醉等人也纷纷为他们作证。

叶剑英知道此事后,也为他们写了证明。他对说汇报人员说:“我想起来了,张露萍不就是那个‘干一场’嘛?”

经过长时间的调查,终于有了结论:张露萍不是叛徒。1983年她与另外6人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距离他们牺牲已经38年,李清也是此时得知组织明确结论。叶剑英后来指示:“张露萍的事迹是南方局历史的一部分,要歌颂她,学习她,她是党的好女儿。”

1985年,张露萍牺牲40周年之际,她的烈士墓也在息烽快活岭落成。当时,李清正好退休,他从北京赶到贵阳为她扫墓。李清苦等组织的结论,一等就是45年,两人再次交汇,却已是天人永隔。李清站在墓前,想起延安那些美好的回忆:

我想起她吃小米饭已经不噎嗓子时那副高兴的样子;也记得她转入抗大学习后,有时因为听不懂教员的课急得掉眼泪的样子;更记得身材娇小的她穿着紫红毛衣站在队列前面指挥大家唱歌的形象……我仿佛真切地看到她正站在鲜花丛中向我微笑!她依然是当年那个穿着红毛衣,热情活泼、开朗刚毅的张露萍!

张露萍牺牲时正是宝贵的青年时代,她原本可以衣食无忧平淡地过完一生,可以与自己的爱人和家庭相守。但她为了信仰,离开家庭去了延安;为了信仰,离开爱人参加秘密工作而失去自由;为了信仰,用生命保护了南方局的安全。她短暂的一生向我们展示的正是信仰的力量!

专注近代史,更多精彩故事,欢迎关注@温度历史 感谢支持!


当前tag:叛徒 情报 部长 席珍

以上就是席珍:张露萍从戴笠身边搞情报,牺牲38年后,部长丈夫才知她不是叛徒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