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词大全

考场生子 胎头 你陪我睡我就放了他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1-09-27 16:32:36浏览:0分类:新词大全 宝贝


  一身得体的西服,略微带着胡渣的俊脸,加上一脸颓废,却更有一种别样的魅力,尤其是此刻下眼角耷拉瞧着对面,痛苦而又深情却不得不放手的模样,更是让人动容。
  
  只可惜,对方是演的。
  
  男人的声音继续源源不断传来,深情而又不悔,带着过往两人感情的怀念与对他与新男友的祝福。
  
  “……我一直都知道你心里有别人,当初是我追的你,追了好久你才答应,当时我高兴极了,心想那一定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刻。”
  
  “可没想到,我们这关系只维持了三个月,但你放心,我们即使分手,我也不会、不会去打扰,会去说你与……那人的不是……”
  
  说到痛苦处,男人哽咽一声,抬起双手抓乱了一头黑发,略显凌乱,却将那张脸衬托的更加吸引人。
  
  与此同时,这一幕刚好被旁边卡座一个专门搞吃播的百万网红直播进去。
  
  网红原本是来这家高档餐厅探店,谁知刚拍没多久,竟然就拍到这狗血又三角恋的一幕。
  
  现男友抓到男友与小三在一起,结果现男友不仅不怨男友,还祝福他们?
  
  网红本来粉丝就不少,看直播的也多,顿时这场面让直播间的网友们集体炸了。
  
  【天啊,太不要脸了!这年头出轨都这么光明正大吗?】
  
  【这男的长得可真帅,这颜值不出道都没天理,竟然这样都被三?那个小三到底长得有多帅才能放弃这么好的男人?】
  
  【前头的你这就不懂了吧?家花哪里有野花香?】
  
  【哕了,□□配狗,天长地久!让他们狗男男在一起,下一个更香!】
  
  宁长青听着男人这一番熟悉又陌生的话语,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了。
  
  因为太过久远,他都要忘了这个人了。从他第一世被害死后,他无意间进入时空管理局很多年了,没想到退休了竟然被送回第一世了?
  
  面前的人是他第一世的第一个男友,也是唯一一个。
  
  只可惜,是个渣男,自己出轨就算了,还反把脏水泼到他头上,害得他后来被网暴千夫所指,一张嘴百口莫辩。
  
  宁长青瞧着段皓这张还能称之为英俊的脸,眼皮略微抬了抬。
  
  他这一个动作让原本正演到情动处眼圈泛红就要说出更煽情的话时戛然而止。
  
  段皓卡了一下壳,愣愣瞧着对面原本土气眉眼精致耐看却自卑怯懦的男生,刚刚那一眼是错觉吧?那一眼竟是让他有种被看穿被气势压制的错觉。
  
  好在这感觉只是一瞬间。
  
  段皓叹息一声:“阿宁,既然你找到了真爱,那我……成全你。你以后若是遇到难处,他要是对你不好了,你要是回来……我、我……”
  
  直播间的人已经气得恨不得穿过屏幕摇晃这个帅哥的脖子:你清醒一点啊。
  
  【不行qswl,这个帅哥就不能争争气!不行看看我啊!】
  
  【就是就是,这么专情痴情又瞎的,已经不多了!】
  
  【重点是长得帅!】
  
  宁长青看他终于演完了,面上依然没任何表情,他终于将第一世发生过的事翻了出来,过了这么久,他差点都要忘了这件事。
  
  这是他来A市的第二年,在高档餐厅打工时被段皓这个二世祖看上了,对方追了他三个月,他那时候刚从小地方出来没经验,被狂撩狂追几个月,被对方的“真心”打动,所以愿意试试。
  
  结果段皓只是存了玩玩的心思,但他不上道,几个月甚至只让对方牵牵小手。
  
  段皓已经打算放弃的时候,他的白月光出现了,说跟他在一起可以,但要毁了宁长青。
  
  这才有了今天精心策划的一幕。
  
  网红是段皓拿钱提早买通好的,为的就是刚好直播到这一幕,让宁长青这个素人社死毁了,彻底在A市呆不下去。
  
  宁长青像是没听到他这句话,低下头开始翻看手机。
  
  段皓在对面面上依然痴情不悔,心里却不耐烦,这宁长青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他今天要帮公司拍个情景剧,让宁长青配合演个渣男,甚至不需要宁长青露脸,也不需要说别的,只有一句话,就是段皓表演完,宁长青点头说个是就行。
  
  但只等宁长青说完,段皓早就买通的网红立刻会拿着直播设备过来,装作义愤填膺打抱不平对着宁长青怼脸拍。
  
  等这场戏演完,宁长青名声彻底臭了,也别想在A市混下去了。
  
  可宁长青怎么回事?演个戏都不会?
  
  宁长青终于再次抬起头,却是朝着对面的段皓笑了笑,那笑容仿佛昙花一现,让段皓有些被惊艳到,不得不承认,这小土包这张脸当真是得天独厚。
  
  可惜啊可惜,过了今天……
  
  “我找到真爱了啊?可我怎么不知道我真爱是谁呢?”宁长青一手撑着下颌,另一只手晃了晃手里的手机,“不如说说看?”
  
  段皓刚刚被晃了眼,吞了吞口水,对方此刻单手撑着下颌朝他笑的模样真的够勾人的,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宁长青这么……“你真爱不是叫刘冢吗?”他随口胡说一个名字。
  
  宁长青:“那做什么工作的?在哪里任职?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你又是如何发现的?有证据吗?或者拍了照片?捉奸在床了?”
  
  “啊,这个……”段皓皱眉,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不都是假的吗?这宁长青怎么回事?
  
  宁长青却是笑了,懒洋洋往后一倚,晃了晃手上的手机:“你没有,我有。”
  
  段皓还没听懂,却只见宁长青突然站起身。
  
  网红叫仙贝儿吃吃吃,本名贝玉玉,她的卡座座位与宁长青背贴着背,直播设备在对面,正好正对着她与宁长青对面的段皓。
  
  宁长青一开始是背对着直播间的网友,也是为了方便刚好正对着段皓,看到段皓的痴情,更加显得宁长青出轨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这个人渣怎么站起来了?他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谁听懂了?】
  
  【对啊,你没有,我有,是什么意思?】
  
  【谁管他什么意思,出轨的都不得好死!】
  
  直播间的所有人义愤填膺飞快舞着键盘疯狂辱骂,各种不堪入目的话充盈着直播间。
  
  就在这时,从头到尾一直背对着他们的人渣突然站起身,蓦地转过头,一瞬间,侧边透明玻璃透进来的光刚好打在那张年轻鲜活的面容上,青涩朝气眉眼完美精致到让人只觉得被美颜暴击了。
  
  直播间的评论一瞬间突然像是被清空般,停了下来。
  
  直到半分钟后,才有人……
  
  【md,就这张脸,被渣了我竟然也愿意舔……】
  
  【前头你清醒点!这是出轨渣男啊!再帅也是渣啊!】
  


当前tag:

以上就是考场生子 胎头 你陪我睡我就放了他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