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用语详解

夜里把舍友摸硬了|大炕上的偷乱

作者:引力百科日期:2022-03-11 13:39:02浏览:0分类:用语详解 宝贝

 所以就算家里的食材还有生活用品都有人送来,她仍然会隔三差五出去逛逛超市和商场,买点东西,放松一下心情。


 文学


  祁墨如今这状况肯定是不能随她去人多的地方,在车里一直等又太憋闷,每次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出门。


  她逛爽了回来的时候,定然能看到微微敞开的大门后,会有一双幽黑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目光里满含无声的谴责,仿佛她是个抛夫弃子,狼心狗肺,冷漠无情,只会自己出去浪出去嗨的渣渣。


  对此,楚安离并没有任何表示,该出门还是出门。祁墨也不说什么,只是明显感到有点郁郁不开心。


  这年的情人节,正好是大年三十。


  祁墨找了理由没有回家,而楚安离难得回国一趟,秦淮自然是要她一起吃团年饭的,楚安离无法拒绝。


  祁墨上午送她出门的时候,一直叮嘱她别吃太多了,要晚上九点钟之前回来。


  楚安离嘴上应着,走了两步,突然回眸看他一下。


  身高腿长,黄金比例,仍旧是眉眼如画,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的大帅哥,只是那挺起的肚子硬生生的破坏了这份完美和谐。


  大概是又胎动了,他一手扶着腰,一手习惯性抬手摸了摸大肚子,整个人那叫一个风轻云淡。


  楚安离看着这一幕,突然有点想笑,嘴角翘起一抹弧度。


  祁墨凝视住她,眸中熠熠生辉,柔声道:“阿离,你刚才笑了。”


  “笑你。”


  祁墨眉毛弯了弯,满足道:“嗯,你笑了就好。”


  楚安离陪魏淑君一起包饺子的时候,有点心神不属。之前也不是没把祁墨丢家里过,他那么大个人了,能照顾自己。


  只是今天是过节,是不论男女老少,贫穷富贵都很重视的春节,他却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家,吃着她给留好的饭菜,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哎呀,瞧瞧你这包的,都漏了!”魏淑君拎起一个包坏的饺子,在楚安离面前晃了晃,“阿离,想什么呢?做事情要认真一点。”


  秦桑,李平山,还有秦天骏都坐在那儿乐呵呵的嗑瓜子看电视,闲事不管。秦淮抱着孩子,见魏淑君还在那儿对着楚安离念念叨叨,语气微有些恼火地唤秦桑来帮忙,然后又让楚安离去旁边休息。


  秦淮很少发火,老实人生气起来有种莫名的威慑,秦桑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拍干净手过来了。


  楚安离坐到旁边其实也无聊,秦天骏从来不拿正眼瞧她,李平山跟她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秦淮更是一天没几句话。与其干坐,她不如继续包饺子。


  她不再想事情,认真地包。秦桑包得歪歪扭扭的,十分随性,面粉ròu馅掉得满地都是,魏淑君也没嘀咕一句。


  家里开了空调,楚安离只穿了件毛衣。秦桑眼睛朝着楚安离微微凸起的肚子瞥了眼,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状似不经意的问:“姐,我没想到你是真神速啊,这么快怀上了,亏我之前还为你操心呢。”


  楚安离淡淡地道:“你操好你自己的心就是了,别管我,也不要再去联系顾廷均。”秦桑以前就是顾廷均的忠实拥护者,楚安离却没想到她上次能做到那个地步。借机敲打她两句,免得下次她又胡来。


  秦桑立马腻歪到魏淑君怀里,“妈,你瞧她,我关心她,她还觉得我多管闲事。”


  魏淑君看上颇有些心烦,将她们两人都赶走了。


  楚安离刚在沙发上坐下,秦桑笑盈盈的端水来给她,楚安离正要接,她手没拿稳,水杯里的水尽数泼在了楚安离的毛衣上,打湿了一大片。


  “哎呀,幸好水不烫。”秦桑忙拿纸巾给她擦,快碰到肚子的时候,楚安离用手格挡住她,接过纸自己擦。


  “这样不行啊,全湿了,我拿件我的衣服给你穿吧。”


  楚安离随她去拿衣服,正准备换的时候,发现秦桑还在房间里,不由无声看着她。


  “好好好,我出去,真是,都是女人还怕我看啊。”


  秦桑嘟嚷着,吧嗒吧嗒踩着拖鞋去厨房晃荡了一圈,再出来时,楚安离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她的衣服码号大,穿在楚安离身上,空荡荡的,肚子都快遮没了。


  她再瞧也瞧不出什么,趁着楚安离在看手机,悄悄回房一趟,拿出提前隐藏在衣柜里偷录的手机。


  她拿起一看,差点一掌拍死自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当前tag:

以上就是夜里把舍友摸硬了|大炕上的偷乱的文章总结,转载请注明出处!